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2018年2月12日上午11点,古巴人权组织正义古巴(JusticeCuba)在其位于迈阿密的总部举行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42人罪犯名单,中国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应邀出席记者会并发言。

改版后的《议报》公开征稿,尤其欢迎以下文稿: 1,记录中国社会的真实故事与变化,关注民生,关注不同人群的生活、思考、困顿和努力; 2,关注公民社会发育、法治进程中的行动,探讨相关经验与教训; 3,对经济发展、社会转型、环境保护、焦点事件、维权行动及非暴力抗争等议题发表独特见解; 4,有关中国现当代社会的经济、历史、文化、思想等方面的深入思考。

我们每个人自己都想要自由,何况其它受到中共奴役和威胁的人,包括台湾人、香港人、西藏人、新疆人,他们跟我们一样是人,一样有权追求自由。我们应该无条件地支持他们争取自由的权利。因为只有所有热爱自由和真理的中国人相互理解和支持,大家都联合起来,才能挣脱中共国强加在我们身上的锁链,我们每个人也才能够获得真正的自由。

中国既没有打赢贸易战的实力,也没有打赢贸易战的意志力。其实,这不是一场没有是非善恶的贸易战,它的本质是“要不要遵守规则、信守承诺的问题”——文明世界再也不能忍受一个谎言说尽、坏事干絶的盗贼国家了。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如果连真话都不许说不能说,甚至连转几个段子幽默都要被整肃,很多人就会感到绝望;如果物资生活再过得差,又正值青春年华,那么此人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用文革时骂那些可怜的自杀者一样,甚至想“自绝于人民”——而今天中国大陆青年绝望时发出的哀鸣是:“希望你们弄死我”!

中国和俄罗斯(1917年至1991年为前苏联)两国不仅是当今世界两个国土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国家,两者也是近邻,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两国有着相似的历史,在迈向现代化进程中有相同的遭遇,它们更深受同样一种幽灵的长期折磨—专制的共产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俄两国又在同样一个问题上遇上了相同的挑战:如何由威权主义政体转变为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

中共十九大以来,“红色政权”正持续不断地强化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一场信息时代的“共产红祸”卷土重来,中国再次处在历史转折关口,而中国民营企业家阶层将成为这一转折的主要牺牲者之一,因此,建立广泛的维权联盟,对中国企业家十分必要,这也是许多企业家迫切的呼吁。

第十二届国际记者节于4月11-15日在意大利中部城市佩鲁贾举办,中国公民力量创办人楊建利博士应邀在14日下午的“欠报道世界人权侵害故事” 时段上演讲。同台演讲的还有法国参议员Andre Gatolin,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鲁坤.艾莎。

绝大多数国人不知「重庆谈判」关键细节:国府额定全国军队50个师,中共要占19个师,国府最初给9个师,一直让步至15个师,只要求签约后立即缩编。周恩来同意,毛泽东不同意。主持调停的美国大使赫尔利:「达成统一的障碍来自共产党的要多于来自国民党的。」

但中国也有中国的一些问题,有些问题还非常严重,大家近日通过海外媒体也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性、一个中国母亲、一位律师的妻子,她从北京步行到天津,寻找她失踪一千天的丈夫,公安部门抓了他当律师的丈夫,一千天都没有给一个说法,也没有给中央汇报他的罪行,不仅如此,他们还对这位寻找丈夫的女性百般刁难,完全超出了人类伦理的底线,也不符合我党倡导的依法治国理念。

可我们听听美国总统以及美国政府是如何说的。川普说的是,他没想跟中国打贸易战,只不过是想把过去的损失拿回来。不仅如此,川普认为:不是美国打贸易战对付中国,而是中国发动对美国的贸易战已经几十年了。总之,不管如何,美国政府没有任何人说要“不惜一切代价”与中国打这场贸易战。

既然习近平自认为是王子,又弥补了其父不能接班的遗憾,还从残酷的权力搏杀中走出来,那就更珍惜自己的权力,更以维护共产党为已任。所以,习近平的复仇与集权、改旗都是皇帝威严的体现,都是巩固王朝的一部分。这些不但不矛盾,而且一致。

语言暴力对民主化的危害 路德访谈第一期 嘉宾:楊建利

香港资深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将此举形容爲“政变”,他指出:“从政治道德和政治伦理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说是一个政变。怎么政变呢?习近平实际上是骑劫(劫持)了整个党中央,骑劫了全党也包括了国务院、军队等等,因为整个党只服从一个人的指示。”林和立表示,习近平的做法无疑侮辱十四亿中国人的智商,也引发越来越多人的反对。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上午11点(北京时间3月22日晚11点) 嘉宾:楊建利(@yangjianli001)  主持人:陈小平(@xchen15) 

其实,媒体的性质是商业公司,不是权力机构,更不是无冕之王;媒体的角色是意见表达者,不是正义化身,更不是思想裁判者。很多美国媒体凌驾法律之上,变为不受约束的特殊利益集团,正在侵蚀美国法治、民主;美国媒体应回归到信息商业公司的本来性质,扮演正常角色,享有言论自由权利,履行不诽谤、不侮辱他人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