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赵紫阳诞辰100周年的第二天,他的子女将他安葬于北京郊区昌平天寿陵园的一块墓地。中国89民运发生,赵紫阳宁愿丢官下台,赔上子女们的前程,反对武力镇压学生和市民,来自他固有的理念:解放军不可以把枪口对准学生和市民。
日本共产党在14日发表以“立即停止打压香港”为题的声明指出,对手无寸铁示威者开枪的野蛮暴行令人无法容忍,,港府打压的根本责任是在中国政府及中国共产党,要求立即停止打压香港民众。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也对自6月以来席卷香港的抗议活动发表了迄今最严厉的公开评论,称中国支持香港警方“严正执法”。 他强调,“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这是一个危险信号。

美国国会委任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11月14日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呈现出中共尽显无遗的全球野心及对现有全球秩序的挑战;而另一方面,中共却因惧怕民主价值而全方位加大意识形态管控。

2017年3月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入境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今年8月枋寮乡政顾问李孟居入境大陆失联,9月蓝营两岸学者蔡金树在大陆被失踪1年多,如今又传出学者施正屏被逮捕判刑。

香港的一名香港警察在周一(11月11日)早上向一名反政府示威者开枪。这在该市因最近参加抗议活动的一名学生死亡一事而情势显得更加紧张,这一事件可能会使事态进一步升级。

香港,一个现代化的文明大都市,现在正处于人道主义危机之下。 88%的香港人都饱受催泪弹毒害之苦。香港警方已经发射近一万枚催泪弹,其中有五分之一于上周在香港中文大学发射。催泪弹的过度使用使香港成为了一个化学污染之城。

公民力量将于下周末11月23,24日举办两天义卖募款活动。义卖物品是由支持者捐赠的近千件中西字画等艺术品,古董,家具,书籍,瓷器,水晶、玻璃器皿,台灯,烛台,首饰,钟表,T恤衫……

七千人大会后,毛退居二线,刘少奇主持召开西楼会议,陈云在会上否定了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毛泽东治国无能,认定陈云等是中国式的修正主义,从此下定决心要打到刘少奇。

警察们闯入了香港中文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大学,并在前两所大学里投放催泪瓦斯。这一举动在几所学校引发了冲突。新闻道德在两种社会制度下显得截然不同,一边是以新闻事实为依据进行报道,另一边是以维护政治稳定进行报道。

黑龙江访民刘杰,早期勤劳致富,因不贿赂当地官员经济利益受到侵害。自从二十多年前选择了上访,经历无数侵害、侮辱和残酷殴打,数次频临死亡威胁,一直到病死,维护自身权利的努力从未停止。

所谓“全过程的民主”再好不过地暴露了习对民主的无知。现代民主首要和基本的民主是民众有选举权,习指的民主决策充其量不过是一种民主作风,也是装饰品。就算当政者有民主雅量,普通民众也是进不了民主决策的圈子。

1989年11月9日夜,在东德人民的抗争压力下,柏林墙被迫开放,随之轰然“坍塌”。今年也是六四惨案发生三十周年,两个不同的共产主义国家的两起悲剧事件给受难者家庭带来无数的创伤、悲痛和苦难。

在柏林墙倒塌后的几十年间,中共一直是无形柏林墙的缔造者。当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后,中国网络防火长城就此在几年的时间里建立起来。中共当局的执政稳固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这样的文化禁锢建设。

柏林墙不仅分隔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和欧洲大陆,而且也是政治和经济鸿沟的象征。今天的威权主义在柏林墙倒塌的后三十年间与大国沙文主义相结合重新成为新冷战思维的温床。

中共19届四中全会上周闭幕,一大重点就是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各种信息不断传出,中国正在全面推动 #人脸识别 系统,甚至还在进行 #情绪识别 系统的大规模试验。

浙江理工大学教授郭兵拒绝人脸识别,状告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启动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世界许多国家都使用人脸识别技术,但是中国对该技术的大量投入和大规模使用,格外引人注目。中国当局在新疆和香港利用高科技进行监控和镇压就是例子。

中国设定的扶贫标准是人均纯收入2300元,相当于每天收入96美分。根据这一标准,2016年中国仍有43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此外,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约有5亿中国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5.5美元。

中国国台办对外发布了对台湾工作二十六条的措施,通过经济优惠措施来反击《台北法案》的通过。这二十六条措施被看作是在中共四中全会之后,中国共产党当局对于台湾最明确的态度。

总结起来,习近平执政第二季的开端就是:大权在握、平衡派系、平衡路线、继续严格管控社会、减少折腾以稳定党内,并力争第三届。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