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中国人权捍卫者向莉,曾参与过新公民运动、海南万宁“抗议校长性侵女童案”、鸡西营救唐吉田律师案、参与报道范木根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建三江营救人权律师案、支持香港民众争取真普选、联署并发布《徐纯合案致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的公开信》、七味烧“推墙会议”等众多人权事件,推动捍卫中国人权。

杨建利认为,刘晓波既是一个具有相当高度的思想者,也是一个贴近现实的行动者。他长达几十年观察、思考中国社会的变化,并从一个民主活动者的特殊视角来审视民间运动的行为方式、策略等,这些思想有些展现在他的文章中,有些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未得到充分表达。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无论是高峡出平湖还是高峡出斜湖胜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都是错,三峡工程的结局都是输。如何改正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自相矛盾的错误?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拆除三峡三峡大坝,让大坝坝址处到重庆的水流速度恢复到自然状态,让两地的水位差恢复到没有建三峡大坝之前的状态。这才是中华民族保全自己的正确之道。

就是在今天,当山西的黑砖窑奴工事件被爆光而震惊世界之时,人们同样可以见识真正的剥削,接着又是更加震憾人心的东莞童奴工。那些既是地主,资本家,又是村官,地方官的黑奴主,其剥削之残酷,手段之凶狠,顿令“万恶的旧社会”也黯然失色,而且,正是“低人权”的优势,撑起了所谓的中国制造,“新中国”的工人连组建工会的权利都没有,更不要提什么农会。

因此本文认定青岛中院行政庭反对“依法治国”,且媚官欺民结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理由充分、适法准确。为此本文向他们赠送 “反法治国排头兵,媚官欺民马前卒”锦旗,可谓名至所归。这也正是青岛中级法院庄严、神圣的国徽上,自己给自己留下的一点时代印记!

在十月底,因为中央要取消对渔民的柴油补贴政策,引起浙江省渔民的强烈不满,因为渔民都在公海上捕鱼,在家的基本都是妇女和老年人,一时间群龙无首,后来经过朋友介绍,渔民家属派人来找我请我帮他们参加到省城杭州抗议维权,我当即答应义务帮忙,不收任何费用,并承诺万一政府对我本人采取强制措施后果由自己负责!

嘉宾:楊建利 陈破空 夏明 主持:海涛

依本文之见,习近平集中大权后,反而造成共产党内部的派系权力失衡,被打压而心有不平,或是担忧被打压而怀忧丧志者,所在多有。现中美关系出现紧张,已形成对习近平领导的压力。所以,为了表现习近平核心政策路线的正确性,或伺机等待习近平偾世坏事而使政治出现变化者,都会对于共产党持续对台湾的政治强硬立场有所共见。这是我国未来即将面临的两岸关系局面,我国在外交和国防处境上,应当小心因应对岸的出招。

董奇是在2017年5月24日被抓,第二天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6月30日转捕, 8月18日移送检院审查起诉,9月2日、10月23日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直至2017年12月29日移送法院审理。律师曾接到法院2018年3月26日开庭的通知,但仅隔一天,法院再次通知庭审取消,至今被羁押已十四个月。期间,代理律师两次控告检方违法办案。

这本记念性文集,不能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今天,他们只发行吹梁家河又出了真龙天子的屁话、“厉害了,我的国”那些废话,这些文化垃圾必像毛语录那样化为纸浆,唯纪念李锐老所标榜的人格与风骨,将永远是中国后来人敬仰的丰碑与楷模。

贸易战尚在口水阶段,并未真正开打,已经热火朝天。网友问我为何不发声?我说情况不明,无从判断。只见特朗普那头出击,连连加码,北京这边被动应付,遮遮掩掩。除了部委表示“对等出招”之外,高层怎么想?如何动?谁人主导?都看不透,一片混沌。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大家早就反感的一件事:除了外事报道,国内一提到新国王,必须带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个头衔,一个都不能少,仿佛有人要抢国王这几个头衔似的。而7月12日晚间由于没有带那几个头衔,手机微信上热门非凡,微友们都在窃窃私语,甚至猜想新国王会不会“要出事”。

老实善良的中国民众,在被一个強势的政府统治七十年以后,堪称世界上最能夠逆来顺受的族群。 毒奶粉、地沟油、灌水的肉类,残留的农药化肥、激素大量超标的食品,对于中国民众来说,已能泰然处之,习已为常了。至于一般非进“口” 入“肚”的日用品,任其如何假、冒、伪、劣就更不在话下了。

朱先生在去年12月和今年5月,先后两次依据不同的事实和依据向省政府提出信访事项复核申请,但却被省复核办无端指为是就“同一事项反复申诉”而被拒绝受理。朱先生非常气愤,他说,烟台市政府、山东省政府上下串通,沆瀣一气,完完全全是耍无赖。

同时,我请求美国政府敦促梵蒂冈当局就中国关系问题与美国以及其他民主国家保持密切协商。我相信大家会和我有同样的认识:如果梵蒂冈与民主的台湾断交而与共产专制的中国建交,这将是自由世界的挫败,特别是宗教自由的挫败。让我们一起努力,扭转这一走向挫败的动向。

自进入2018年2月以来,中国家庭教会面临着新的环境,北京、上海、四川、广东、河南等地遇到来自各方面不同的压力,聚会场所被无端干扰,信徒的正常信仰生活被侵犯和拦阻,严重伤害了信教群众的情感和爱国热情,造成社会矛盾,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我们不仅需要在这个时代作出美好的见证,更需要竭力在神的面前持守真道,作上帝无愧的工人和忠心有见识的仆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