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原国家环保局局长曲格平被誉为中国环保第一人。实践证明三峡工程的生态与环境影响明显是负面的。曲格平放弃科学家和国家专业行政领导人的基本理念与原则,屈从于政治压力,使他的环境影响评估制度在中国如同虚设。
每年的 12 月 10 日为「国际人权日」。今年主题是「青年挺身护人权」。香港由六月至今,近六千名示威者被捕,当中更包括不少未成年人士和人道救援人员。行政机关滥权、任由警察执法不公。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美国总统特朗普感谢伊朗释放美籍华裔学者王夕越,换取美国释放去年被捕的伊朗科学家。王夕越因为博士论文到伊朗搜集资料于2016年被伊朗以间谍罪逮捕。

美国国会众议院12月3号傍晚以407票赞成,1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这项法案要求美国政府确认并制裁参与在新疆拘禁穆斯林少数族裔的官员,以及禁止可能会被用于窃取个人隐私、侵犯行动自由以及其他基本人权的美国技术出口到中国。

特朗普总统11月27日宣布他已经将《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签署成为法律。《法案》将对香港的自治状态进行年度审议以确定是否维持美国给予香港的特殊地位,同时还警告要制裁侵犯香港自治和人权的官员。

现年27岁的王立强毕业于安徽财经大学,2014年到香港的中国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任职。他说,该公司是中共情报机构的前线公司,老板向心是一名高级情报人员。最近他出逃澳大利亚,并向澳大利亚政府寻求政治庇护。

暴力反抗必然会带来破坏,其过程免不了要伴随打砸焚烧公共建筑、捣毁破坏公共设施、攻击对抗执法警察和反对派人士,以及对其它公共秩序的故意破坏等等。但这种大范围破坏,不应该叫抗议群众承担责任。

根据土改划成分,1949年的农村贫困人口发生率略高于50%,而中共最近的白皮书承认,1978年的农村贫困人口是97.5%。这说明毛泽东统治中国30年使得几乎全体中国农民变成了赤贫。

香港大规模抗议由反对“逃犯条例”的修订开始已持续半年时间,发展成为一场广泛参与的民主运动。这场民主运动因其社会动员之广泛、抗议意志之坚定、抗议策略之灵活,成为民主运动史上的奇迹和经典案例,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学习的经验。但迄今为止,有两点并未超出观察者一开始的判断:其一、中共和港府不会对主要的民主诉求作出积极回应,抗议者将遭遇越来越残酷的打压;其二、中共和港府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香港民众的抗议声音。

先生的《一滴泪》写得很真实,包含了人生写照和思想面貌两个方面。纵观过去数十载中国社会的现实状况,尤其是文化知识界的生存状况,这份巨大的真实无疑显得格外可贵,格外深刻。

近年,大陆流行词——精致利己,王蒙可为代表人物。这不,刚刚接获赤国七十周年颁发的“共和国勋章”,既得名也得利,估计将再得“王蒙现象”。

中共在内战中胜出原因很多,但原因绝不是“得人心者得天下”的定律。共产党甚至也不是得了下层社会的民心才胜利的。民主社会的左、右分歧与一党专政下的问题截然不同。

随着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发生和发展,许多国家都有人建立起了连侬墙,来表达对香港青年为争取自由、民主而抗争的支持。连侬墙其实并不是起源于香港,更不是起始于“反送中”运动,但连侬墙倒是确确实实一向与自由和抗争相关联。

虽然香港局势目前处于僵局,此时对中共来说,如能抓住这最后的机会,满足香港市民的诉求,迈开政治改革的步伐,必可换回皆大欢喜的结果。如若错过此时机,即便以后想改革,也必定陷入朝代更替的循环中。

本期嘉宾:杨建利、郑旭光、横河 #王立强 是不是中共的间谍?他的老板 #向心 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美国通过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和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中国可能会如何回击?

全球最大的军事联盟北约这个星期举办70周年特别峰会,“中国崛起”成为最大议题。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公开表示,“不是北约要进军南中国海,而是中国正在靠近我们”。北约首提中国威胁,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北约的转向,是欧洲国家的自觉,还是像中国官媒声称的那样,是美国运作的结果?

原乡先生刊文”港人到底要怎样?”,其实就是五大诉求,其中第五点是:立即实行双普选,实现真正的港人治港。这不是港独新要求,而是要中共不要违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

各派一致认为,这种一边倒的选举结果,使中共在对抗议活动作出回应上面临更大的压力。官媒进入了沉默状态。有人则担心,投票的结果可能被北京视为香港正进一步脱离其控制的信号。

美国参众两院通过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高等法院裁定 #禁止蒙面法 违宪;#美中贸易谈判 似乎再陷僵局。香港法案能否阻止暴力镇压?习近平当局将有何应对?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东时间11月19日国会参院一致通过,这意味着该法案最后经总统签字后会成为正式法案。中国官媒对外发布了中国七个政府部门对于这项法案的不满和抗议,睿哲认为北京对美国的指责没有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