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文章
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
韩连潮博士在发言中赞扬了黄之峰不自由勿宁死、挑战强权的勇敢精神,认为中共的不信守承诺将香港人推向抗争和自决之路;他断言一国两制已死,习近平政权会对香港实行全面控制,香港前途堪忧,香港青年一代必须像大卫决斗巨人歌利亚(Goliath)一样,打破规则,出奇制胜。同时,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必须对中共打压香港的行径作出強有力的回应,否则不仅香港玩完,台湾也将步其后尘。

我们认为,从不同的角度对中共领导人开历史倒车的议题进行议论、对中国民主化的目标、策略和途径的探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议报如托发表楊建利博士收到的这两份文件,以飨读者

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由联合国观察牵头、包括中国公民力量在内的25个世界非政府组织联合举办,会期一般设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年会前的那个星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出世界范围内民间的声音。

2018年2月12日上午11点,古巴人权组织正义古巴(JusticeCuba)在其位于迈阿密的总部举行记者会,公布卡斯托罗政权反人类罪42人罪犯名单,中国公民力量发起人楊建利博士应邀出席记者会并发言。

改版后的《议报》公开征稿,尤其欢迎以下文稿: 1,记录中国社会的真实故事与变化,关注民生,关注不同人群的生活、思考、困顿和努力; 2,关注公民社会发育、法治进程中的行动,探讨相关经验与教训; 3,对经济发展、社会转型、环境保护、焦点事件、维权行动及非暴力抗争等议题发表独特见解; 4,有关中国现当代社会的经济、历史、文化、思想等方面的深入思考。

表面上看,美中贸易不平衡,是指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多,而进口美国的商品少,这样一来,中国每年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早就有人把话挑明了:中国的那些外汇储备实际上赚的就是美国佬的钱。我们赚人家那么多钱,人家现在希望通过一种能做到的方式“返还”一点,中国却难以接受。

前清、北洋、国府时代,均可自由办报创刊,号称准备全人类的中共,一上来就禁止民营媒体,都七十年了,还不开禁,连前清慈禧的气度都没有,自己都“解放”不了,拿什么去“解放”全国?至于“解放全人类”,今日怕是连提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楊建利:“中国在川金会中输的多赢的少。” “民间社会不是空泛的口号,需要在行动中成长。每一次行动都有价值,革命不发生在某一天,革命发生在每一天。”

正如一位诗人所言,中国是一个“狼和羊的世界”。在毛泽东暴政年代,尤其在文革时期,中国人要么是吃人的狼,要么是被吃的羊。但在当时的“羊群”中,都几乎是听天由命,任“狼”来挑肥选瘦后慢慢享用品尝。而像王自正这样不仅舍得一身剐,拚死反抗到底,而且干得如此惊天动地的实在太少,太少!

按晚清洋务的路数,只要无战乱,历史给予充裕的时间,中国就会自然出现有实力的工商阶级,而成为社会中坚,由此也就会逐步健全法治及契约制度,国家从而走向宪政。不幸的是,近代以来,中国内忧外患重重,未曾有此时间与环境。

时间: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6月13日上午11点-12点(北京时间6月13日晚23点-12点) 嘉宾:楊建利@yangjianli001 主持:陈小平@xchen15

2018年6月9日,“蒙古人在中国的遭遇及对策”学术研讨会在美国新泽西洲纽布瑞克召开。会议由“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主办,蒙古美国文化协会、成吉思汗纪念基金会、蒙古传统基金会、布里亚特协会等多家民间组织协办。来自美国、中国、日本、瑞典等国的30多位宗教界领袖、专家学者、人权活动家和智库、基金会负责人参与了会议。

在《为什么三峡大坝非拆不可之三》一文中谈到2010年7月19日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蔡其华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发问时表态: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这和之前官方媒体宣传三峡工程防洪能力巨大,形成巨大反差。为什么蔡其华要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表态呢?

曹牧师在云南做福音工作时介入缅甸瓦邦的扶贫建学工作,于2017年从缅甸返回云南时以偷渡国境罪被捕。今年4月,他被云南省孟连县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这个罪名,判处7年的有期徒刑。此案正在上诉。经家人允许,《议报》刊登国内基督徒请求为曹牧师祷告的呼吁书,评介曹牧师的文章以及律师会见笔记

一个国家这样的二线官员有多少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你就掐着指头随便算一下一个省会城市吧,估计也有几千乃至上万。也就是说,这些官员退居所谓二线那几年,啥都不干,不为这个国家(不想说还有人民)出一分一毫的力,却要享受在位时所有的一切享受。难道这样做,也是“为人民利益着想”?

今天北大的怪象,归根结底来说,便是这个国家长年来施加在教育中的意识形态弊病积累的制度性结果。北大的精神早就破败掉了,人文的破败是必然的。盛世装点的社会已经如此不堪,金玉其外的大学亦不能例外,此实乃民之不幸、国之不幸也。

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不需要这样的大学,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也不需要这样的大学。因为它只会毁坏人们原本正常的心智,把尚在青春期的青年学子引向真正的邪路,甚至有可能因他们一生都不能再有正确的认识而毁了他们一生的幸福。这是多么悲哀呀!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热评】西藏“分裂” 朝鲜“去核” 美中贸易战“搁置”… 然后呢?(2018/05/25) 嘉宾:楊建利 王丹 贡噶扎西 主持:何平

明镜直播:川金会又添变数?贸易谈判美国居下风?中国民主发展只能等待时机? (《明镜编辑部》第256期) 嘉宾:楊建利 主持:刘屏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