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160801 文章总阅读量:3609266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徵婚廣告
(Aug 21 2015 8:38PM )

任自元


徵婚廣告


  我的鄰居孟軻說了:“夫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不耐見儒家那一套,而且非孝。世道不好,說話難,必須解釋一下:非孝,不是煽動毆打父母——正如批評政府不是煽動顛覆。家人之間應是愛,是親情,道德掛帥只會培養偽君子偽孝子。說到孟子,有詩為證:

《詩論孟子》
夫子名軻是吾鄰,繼往開來亞聖人,
舍我其誰口氣大,何必曰利必曰仁。
民貴君輕畫大餅,不屈不移作順臣,
後世盛產偽君子,信以為真有愚民。


  跑題了呢。看人家相親節目有才藝展示,就展示一下下,打油詩,不成敬意,嘻嘻。那個,自鳴得意的,傲嬌的真本領,就不展示了,字裡行間都透著呢。

  總之,徵婚不是為了啥子無後為大,但也不是主張丁克,只是討厭老古董的調調,不是討厭小寶寶哦,超喜歡小寶寶的。

  說到徵婚,繞不開兩句話:大丈夫患志之不立,何患無妻。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第一句,我志已立,似乎該患無妻了。第二句麼,這個,咳,這婚就不能徵了。糾結ing……好在先總統蔣公迎娶宋美齡女士時說過,得此賢妻,更助於事業。吾意遂決。

  介紹自己先。

  話說西元1978年,這世界,我來了。北方內地小縣城長大,幼時看兩本兒童畫:《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自以為學得了造反精神和火眼金睛。此外無話。什麼自幼讀經史就不提了,中國的經史,非出類拔萃之人不可讀,否則一讀就變白痴,幸虧我沒讀懂。汗。

  然後上學,上班,乏善可陳。傲嬌的是從初中起就不受班主任待見,直到師專畢業。Yeah!班主任這種奇葩,充分證明了中國大陸的學校就是衙門。不受它耐見,傲嬌的不行。

  說著就到重點了:在縣城初中教了兩年書,網上玩玩論壇,認識了幾個朋友,走上了當反賊的羊腸小道。耶穌說的麼,要走小路,進窄門。2002年夏天,和朋友一起一竿子扎到洛陽,做工人狀況調查去了。然後就忙著網上四方論戰,線上線下結交朋友,全國各地流竄,約見,詳談。但由於宗旨是“秘密結社,武裝起義”,所以不大張旗鼓,以點對點為主。

  到了2005年春天,一看人也不少了,天也不早了,雞也不叫了,狗也不咬了,和葛競天、萬里等朋友一合計,中,建黨吧。於是我起草了章程,綱領,畫了個醜醜的黨旗。還寫了本《民主之路》小冊子作內部教材。其實想叫《民主革命論》來著,太大氣,沒敢用,低調麼。我提著一包打印的《民主之路》手冊,全國各地跑著分發了一圈,樂呵呵的預備秋天集會正式建黨了。擬定的名稱是“中國大陸民主陣線”,簡稱“中山黨”,就是標明了學習孫中山革命黨模式。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拼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誓死推翻邪惡統治,推翻邪惡意識形態和價值取向。

  2005年5月10號,南通,剛全國跑完,正和我女朋友在一起呢,被山東國保糾集南通警察給抓了,借口是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當時他們自稱是公交部下發的案子,仿佛表功請賞升官發財的機會來了似的。今年出獄後才知是周永康批的案子。周某人已被朝廷定性是壞人了,他進去,我出來,報應不爽。按說朝廷該給我平反喲,朝廷欽定的壞人抓的我,不證明我是好人麼?

  其實這事灰常單純,上層殺雞駭猴,底層邀功請賞,都往大發了整,我被誅心……他們歷來如此不顧百姓死活。

  審問期間,我冒充仗義,說承擔一切後果。本來麼,主要的事我都摻和了,又貌似總聯絡員,不抓我抓誰?

  看守所關了将近一年之後,2006年春天才開庭。朋友們幫我請了律師,幫我作無罪辯護。開庭號稱公開審理,但旁聽席位被國保和公檢法全部佔據,只有律師和我父母能進,親戚朋友一個都進不來!那時候朝廷就開始玩這陰招了。

  我當庭自我辯護如下:“我的動機是,要民主不要專制,要自由不要壓迫,要平等不要特權”,“中國必須民主,民主必須革命”。“我這只不過是一個設想,並未構成現實,無錢無槍,拿啥顛覆?況且並未有組黨,連個遊行示威也沒有,連個傳單也沒發。何‘罪’之有呢?”“在你們的法庭之上,還有個更高的法庭,那是歷史的法庭,人民的法庭!在那裡,我們還不定誰審判誰呢!”結果,他們無恥地取消了我的最後陳述,不讓說話了。

  當時為我辯護的是北京京湃律所的張成茂律師,他為我作無罪辯護之後,對法庭說:“濟寧是孔孟之鄉,文明之區,希望你們的判決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毫無懸念的,我入獄了。山東省監獄,前身是內戰時關押國軍官兵的戰俘營。

  入獄以後,受了點迫害。獄警為了要工作成績,為了它的“監管秩序”,可不就拿犯人開刀麼!我“罪名”顛覆國家政權,收拾我更突顯獄警工作能力。體罰,虐待,毆打,侵奪財物以外,更悍然剝奪我探視權四年半之久!當時有朋友質問監獄憑啥不許父母探視,監獄答:“他的態度非常傲慢。”真特麼講理!

  坐牢,無一絲怨悔。只有一件事痛心疾首:我父親長期不能探視,心疼,氣憤,焦慮,愁苦,竟於2013年春節後撒手人寰……此仇不共戴天!直到2014年6月份我才驚聞噩耗,終日痛哭,悲傷難抑……

  今年除夕前夜,我在獄中夢見父親,心慟欲絕,當即醒來寫了如下幾句話:

  《聲聲慢 除夕前夜夢先父》

  夢回五更,淚濕雙鬢,吾父音容宛然。覺來何處重覓,霽色溫顏?今世不复見矣,炎涼向誰問暖寒?慟欲絕,歸去何太急,不享天年!

  夢裡似幻也真,誨我以明德,身教言傳。執筆哽咽,望極夜色如磐。而今年近四旬,十年煉獄鬢將殘。天欲曉,永憶吾父志彌堅。

  因我父親去世,國內外朋友們激於義憤,或打電話或親自登門,質問當局,直接導致監獄再也沒敢對我下手!我在獄中就對此心知肚明,對朋友們感激不盡。當然,朋友們一直對我十分關注,關心,但我父親去世,卻直接引發了大家的極大憤慨。一想到父親去世後仍然如此保護我,不禁淚如雨下。就此刻,寫這些字的當兒,我的眼淚又來了。

  對不起,徵婚咋說也是喜事,不說這惹淚的了。整點搞笑的緩衝則個。

  出獄時,官府出動了反恐車,拉了一車武裝特警,如臨大敵。一反八點半以後才放人的常規,早上六點,獄警都還沒上班,犯人都還沒起床,就把我送出監獄大門了。為啥?防止朋友們去接我!萬一去了,就武力驅散!這不是搞笑是啥子?殺人放火黑社會出獄都許人接,我不行,這特麼唱得哪一出!

  出獄以後,受到朋友們的歡迎和慰問,或親來我家,或電話致意。我備受感動,備受鼓舞。只是這些年關心我的朋友太多,我出獄三個多月了,仍未能完全適應社會,只知道其中很少一部分朋友,借此機會,對大家表示衷心感謝。

  本人當前情況如下:今年5月9日出獄,現居家調整適應,家住山東省邹城市崗山街道,有水泥房數間居住,院內三棵大樹,可蔽風雨烈日。附有本人靚照數張,有點帥,但不是極品帥哥,抱歉,嘻嘻。喜歡運動,平日都有健身。有愛心,養著熱帶魚(這個算吧?)。K歌原版歌神……嘖嘖,優點真系數不完。此段請結合照片閱讀理解。








  自我介紹雖然是老實交代,但略有春秋筆法,貌似除了罵罵朝廷沒別的不良嗜好。缺點錯誤都沒寫。為啥?隱私權麼!不是沒有缺點,只是一般人我不告訴她。如有願與我接觸的女士,我當然不會隱瞞,偏不公開嚷嚷。嗯……先透露一點,我不飲酒,只抽煙,為了將來的女友一聲令下好戒煙,以示臣服之心。不許笑,往下看。

  先父已故,尚有老母在。我的母親六十歲了,因我出獄,心情大好,連高血壓都好了,明顯是長壽之象,贊美耶穌基督。整天價催我找媳婦,好給我看孩子。我這麼有主見的人,當然不會受此影響,徵婚一事,純屬巧合。你懂的。

  目前,我還在休養適應,畢竟十年文字獄,又不是智商極高,總得有個過程。現在並不主張暴力革命,好教朋友們放心。在獄中總結了個民主憲政六項主張:多黨制,軍隊國家化,三權分立,地方自治,全民直選,充分民權,正在寫書《民主的制度》詳為闡述。本書核心理念是“一個國家的社會面貌,完全是由她的政治制度決定的。民主制度的用意,就是人民要像專制帝王嚴防姦臣篡位奪權一樣,嚴格監督、控制政府。要防賊一樣防政府,稍不留神,政府就會竭力擺脫人民掌控,反過頭來欺壓人民。人民需要政府,好比駕著猛虎拉車,極其危險,實屬萬不得已。”對懂民主的人來說,這都是簡單常識,我的目的是用比較好玩的方式寫出來,沒準能讓人覺得有趣味呢?如果枯燥乏味,人家根本就不看麼!頭兩天電腦故障,草稿丟失了!沒關系,再寫,胸中自有法術在麼。看,書還沒有,先打廣告了,善哉,善哉。

  徵婚條件:談得來,人不笨。情投意合,互相敬愛。年齡不限,未成年不行。外貌五官端正就好,喜歡運動健身尤佳。必須是女性哦。

  這個廣告,講自己太多,風花雪月羅曼司幾乎木有。不是有劍膽無琴心,更不是不看重女士,更更不是把婚戀附庸於事業,只不過這廣告是面向未知的人,並未有特定的一位女士,似不宜於深談細膩感情——雖然我的情書感人至深,情深款款,但顯然不到時候。介紹自己多,則是為了開誠佈公,童叟無欺,如假包換。兩塊錢,您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嘻嘻。

  最後,附送獄中所作《獄中詩箋》最得意的一首:《水龍吟》

  天下幾個英雄?大鉤須用五十犗。任家公子,巨緇拋下,風高浪闊。不愛鱸魚,要釣鵬鯤,雄奇偉烈。揮萬丈長鋒,斬取鰲足,砥柱立,擎天闕。

  當年秦皇漢祖,逐鹿中原雲煙過。何足道哉?王朝更代,民權微弱。黃巢何事?衝天壯氣,枉稱雄傑。知否天下勢,主權在民,終須振作!

  本廣告長期有效。截止日期另行通知。有意者請加我微信BladeFrank,或電報BladeFrank。請注明徵婚兩字。也可拔打電話(+86)13695378964。靜候佳音呢。

  任自元
  2015.08.15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