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159018 文章总阅读量:3607678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也谈缅甸民主大选的启示
(Nov 20 2015 9:34PM )

曹劲柏


也谈缅甸民主大选的启示


  在遭遇了长达50年的军人政府统治之后,在以赤裸裸的武力镇压为后盾、操纵一系列假选举并宣称已经实现民主之后,在25年前的一次全国大选被随意作废、反对党遭到残酷镇压之后,前不久缅甸人迎来一场真正意义的选举。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 (NLD)已经获得压倒性的胜利,现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SDP)承认落败。

  不少分析认为,此次大选将是缅甸民主的标志。缅甸这次巨大的政治变革,引发了中国民众的极大关注和议论,有人欢喜,有人忧,更多的是羡慕嫉妒和恨。中国政府面对缅甸的这次民主大选,一如既往地醋意地表示:尊重缅甸人民的选择。如果这是中国政府真实的开明想法,那么我们更应该反问道:什么时候,你们中共才能给中国人民这样的民主选择,并且也尊重它呢?

  这次缅甸民主大选对于中国的启示,虽然很多人在讨论,但是本人的看法还是比较悲观的,结论就是没有启示。因为中共的统治与其他国家的专制,在性质和命运上都是大不相同的。离开了这种根本的区别,随便套用其他国家民主化的经验,来研讨中国民主化的问题,纯粹是乔老爷乱点鸳鸯谱,不仅达不到实际效果,还会真正地耽搁和误导中国的民主化。

  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亨廷顿,早在《第三波民主化》中,就研究了过去的所有国家的民主化。这些国家有大有小,有穷有富,有不同的种族,民族,宗教和文化传统,也有不同的统治方式,包括了共产党,君主制,军政府等等,他得出的一个结论就是,民主化可以发生在任何国家的任何阶段,没有一成不变和普遍使用的规律。

  同时,在这本书里,亨廷顿还有一个著名而精彩的论断:经济发展使民主成为可能,政治领导使民主成为现实。这句话的含义不难理解,经济发展只是民主化的充分条件,而不是必要条件;民主化的必要条件只能是政治领导。在一个没有外来武力干涉的国家,在一个内生民主化的国家,民主化更多的是统治者的政治抉择。只有象前苏联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及叶利钦,象台湾的前领导人蒋经国,象现任缅甸总统吴登盛一样,为了国家和人民的福祉,主动地放弃专制权力,才能开启现代国家的民主化之旅。

  亨廷顿的这两个观点,乍一看似乎构成了一个互相矛盾的悖论:面对民主化转型,前面强调了没有规律,后面又强调了政治领导。其实,这是没有读懂亨廷顿。亨廷顿说民主化发生的任意性,是在一个长期的宏观的视野,也是在众多的统计数据上说的。而后面一句话,则是比较了经济发展和政治领导,对于民主化的不同的作用,其中,政治领导才是决定性的。两者完全不互相冲突,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在对于缅甸军政府的理解上,中国人也是完全错误的。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在国共两党的共同和相继的歪曲下,北洋政府完全就是一个军人政权,都被称为了专制政权。但是在中国现代史上,北洋政府却是最自由的,经济发展也最快速的,其执政时期被称为“黄金十年”。按照孙中山设计的中国宪政民主的道路,也是有着军政的阶段的。在台湾和韩国没有民主化之前,大家知道它们都是军政府,韩国的全斗焕及卢太愚总统都是军人出身的,通过政府操纵一种既不充分,也不自由的选举,从而成为了总统。和台湾的蒋经国及现在缅甸的吴登盛,也完全一样,其实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执政的军政府。

  记得蒋经国先生做出解除戒严,放开政治参与,启动民主化之前,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当时,台湾的经济发展的很好,政治上也比较清明和宽容。但是台湾人,甚至于西方国家还是很不满意。蒋经国先生就问随身翻译马英九,西方人到底是怎么看待台湾的戒严?马英九回答说,戒严就是军事管制,在西方人看来就是军人执政,就是军政权。蒋经国先生才恍然大悟,原来中国和西方的政治分野,就是如此的清晰。而当时的马英九,就是现任的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总统。所以,中国人认为的军政府,并不一定很坏,也有象台湾的蒋经国总统和韩国的全斗焕及卢太愚总统,现在缅甸的吴登盛,这样的威权主义的军政府。当然也有象共产党国家,这样枪杆子指挥党和人民的极权主义的政府。

  同样是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一书中,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共产党国家的稳固性,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类型的专制国家。在一个成熟的共产党国家,几乎看不见大规模的动乱和反叛,即使是发生了大规模的镇压或者大饥荒,也没有。亨廷顿把这种现象,归纳为制度化的不同。但是,我们从社会结构的层面,也是能够理解。因为共产党不仅消灭了资本家和知识份子阶层,把他们统统纳入了政权,或者镇压掉,从而与被统治的底层民众彻底隔离开来。没有了知识阶层的参与,社会运动就没有明确的政治方向;离开了底层民众的参与,社会运动也会没有坚实的力量;同时,社会运动也离不开经济和财物上的支持。所以,把不同的社会阶层,或者隔离开,或者消灭掉,互相之间形不成合力,共产党政权就能够避免了被颠覆。

  这除了说明共产党国家的极权主义的性质,还暗示了它的命运,那就是自我灭亡。只有共产党政权的失败和垮台,才能真正地开启民主化的可能性。否则,不管是经济的发展,还是社会的变迁,民主化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甚至于象《红楼梦》里面的风月宝鉴一样,正面看起来风花雪月,完美无瑕;翻过来一看,如同骷髅魔鬼一般,完全见不得人,只能是自寻死路。前苏联和东欧的共产党国家剧变,就已经完全说明了这样的问题。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应该擦亮眼睛,不要再迷幻什么中共的改良和党内民主了。

  曹劲柏2015年11月16日作于曼谷流亡地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