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015803 文章总阅读量:3422121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論洪秀柱的「一中同表」政策
(2016/1/5 )

許劍虹


儘管中國國民黨在10月17日召開的臨時全國代表大會上,做出了撤換洪秀柱,改派朱立倫參選2016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的決議,但是她在參選期間所提出的「一中同表」政策,卻還是一個十分值得關心兩岸前途發展的讀者們所關注的議題。這個議題之所以值得關注的原因,並不是在於「一中同表」是洪秀柱所提出的政見,而是此一政見反映了基層泛藍支持者對海峽兩岸未來發展的期待。


「一中同表」的精神

在討論「一中同表」這個政策的可行性以前,我們要先討論「一中同表」背後所代表的精神。對於許多傳統的中華民國派而言,洪秀柱所提出的「一中同表」不僅與馬英九總統的「一中各表」政策毫無衝突,而且還是後者在精神上的延續。換言之,「一中同表」在他們看來,是在中共極有可能在未來「不戰而主東亞」的國際環境下,保護中華民國道統的最後一個方法。

換言之,「一中同表」是繼蔣中正的「反共復國」、蔣經國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李登輝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連戰的「聯共制台獨」與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政策之後,泛藍陣營的基層支持者們為了確保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能夠在即將到來的亞太變局中能夠繼續存在形成的共識。如同70年代「革新保台」的思想一樣,其背後所象徵的是一種救亡圖存的信念

過去蔣中正時代能夠高喊「反共復國」口號的原因,在於中華民國仍是在國際社會上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且擁有從大陸帶到台灣的正統地位。蔣經國時代,台灣雖失去了大多數的邦交國,但是因為人民生活水準普遍超過海峽對岸,因此還可以堅持「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政策,強調中華民國在政治與經濟體制上的優越性。

與中共沒有直接仇恨的李登輝接掌大權後,昔日留學海外的「革新保台派」掌握了台灣兩岸政策的主導性,因此能夠與大陸方面在「互不否認」的條件之下達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連戰出任黨主席的時代,做為在野黨的中國國民黨為了嚇阻民進黨籍的前總統陳水扁走向極獨路線,又採取「聯共制台獨」的策略,與中國共產黨同壓制島內的深綠勢力。

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總統後,一方面必須強化與大陸之間的經貿交流而必須改善兩岸關係,二方面則必須要確保台澎金馬自由地區在政治上不落入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因此尋求在華府與北京之間維持一定程度上的戰略平衡。在與中共維持政治冷淡,經濟熱絡關係的同時,馬英九政府與美國之間也不斷強化安全上的合作關係。

這種利用美國「重返亞洲」的政策來控制中共經貿影響力的外交路線,就是馬英九總統「不統、不獨、不武」政策的核心。此一路線仍舊是以李登輝時代所提出,後來又因為「兩國論」的提出,而一度為台灣方面放棄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基礎。儘管「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在過去八年的時間裡幫助中華民國渡過了不少難關,然而藍軍的支持者卻普遍認為其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

為什麼基層的國民黨支持者,甚至於大多數年輕泛藍選民普遍認為「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已經過時了?首先,經濟、軍事還有政治影響力處於快速成長狀態,並且在台灣海峽又具有地理優勢的中國大陸,讓他們相信美國不再可能如同過去七十年來,尤其是在冷戰時代所扮演的角色一樣,確保中華民國的生存與發展。

其次,身為中華民族主義者,大多數的泛藍支持者在心態上認為中華民國與美國合作圍堵大陸,是一種出於避免國土遭受共產黨全面赤化,確保復興基地民眾的安居樂業,甚至於基本生存權所不得已而為之的策略。居然中共已經在1979年停止了毛澤東時代的激進路線,帶領中國走向了富強之路,他們也就認為台灣沒有必要繼續協助外國勢力壓制大陸的成長與壯大

甚至,他們也都認為台灣繼續向美國購買武器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行為主張「一中同表」的泛藍人士相信,若要是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能夠以「政府對政府」的模式從原本的「互不否認」走向「相互承認」,台灣便可藉由與大陸簽署《海峽兩岸和平協議》,而不再需要繼續向美國購買先進的武器設備,並藉此省下大量的國防開銷用於建設家園。

換言之,洪秀柱的支持者們支持的是一種有別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目前所實施之「一國兩制」的「一國兩制」制度。在這個制度之下,台灣將在政治上維持高度自治的情況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維持高度一致的外交政策。這可以讓台灣人在不違背民族大義的情況下,最大化自己的經濟利益。然而,他們卻同時也希望中華民國能夠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附庸國」,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一位名叫做黃靖家的深藍網友,如此寫下了她對共產黨最終會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期待:「共產黨在台獨壯大之後,意識到摧毀中華民國,其實並不利己,反而帶來更大的困境,又隨著史實顯現,大陸及海外皆有民國熱,而且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民主憲政,看似亂糟糟,實則有不容易被摧毀的真實力,因此並不會再想毀滅中華民國,反而積極思考如何在統一前共存共榮,對等尊重。」

如果真的要從精神層面上討論,洪秀柱的「一中同表」政策是建立在海峽兩岸政府對政府關係的基礎上,而不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因此用中華民國版本的「芬蘭化」政策來形容,可能會更加貼切。整體而言,這些深藍支持者並沒有完全放棄以中華民國的政治制度統一全中國的想法,但是出於在島內與綠營支持者對抗的優先考量之下,只能夠先將自己的政治信仰暫時擱置。


中華民國版本的「芬蘭化」政策

由於洪秀柱被換掉的原因,她始終沒有機會對到底該如何推行「一中同表」政策做出更詳細的解釋,更別說將此一政策加以實現。總體而言,主旨在於確保中華民國能夠繼續「生存」,而非壯大的「一中同表」政策,目的就是希望北京當局在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條件之下,至少承認還有另外一個代表部份中國國民的中華民國政府存在。

也就是說,「一中同表」是在聯合報總主筆黃年所提出的「一中屋頂」架構之下,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之間的一種相互承認,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相互承認。洪秀柱似乎相信,在此一「一國兩府」政策的安排下,北京與台北能夠順利結束過去的內戰狀態,以平等身份簽署《海峽兩岸和平協議》。

藉由將海峽兩岸各自「一中憲法」內的灰色地帶擴大到極致,「一中同表」顯然是一種讓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兩個中國政權之間既不承認對方,但是又承認對方的最好安排。然而,政府之間相互承認的問題要解決容易,外交與國防的問題該如何解決則更為複雜。可惜的是,洪秀柱似乎沒有機會解釋她的外交與國防政策究竟為何就失去了參選資格。

因此,筆者也就只能夠以其他支持洪秀柱的藍營要角過去所提出過的主張來揣測洪秀柱的外交與國防政策。由於在「一中同表」的基礎上,中華民國政府將會是一個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外存在於世界上的另外一個中國政府,因此仍會保留外交部以制定自己的外交政策。然而,在外交政策的制訂上,中華民國政府將以不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戰略利益為主要原則。

尤其是在面臨東海與南海主權問題上,實施「一中同表」的中華民國政府將不再如同現實的中華民國政府一般,意圖在維持國家主權領土完整與維護友邦關係的選擇中保持平衡,而是堅定的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站在同一陣線保衛中華民族的共有國土。關於這一點,已經有許多在立場上支持洪秀柱的國軍退役將領提出了相關的建議。

比方說,前憲兵司令王詣典中將在2013年5月31日以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副歷史長兼理事長身份接受中國評論新聞訪問時,就指出:「對於南海的問題,綜觀一句話,不管是台灣還是大陸也好,任何一方都不可以有手軟、卻步的想法,因為牽涉到國家利益的時候,我們應該是全力以赴的,有什麼方法,只要能對國家有利的,要全力以赴,不要被其他的枝節影響到。」

當年11月15日,前國防大學校長,空軍二級上將夏瀛洲,又在中華婦女黨、中華人口文化促進會、《旺報》與《中國時報》共同舉辦的活動上,就南海問題發表了這樣的看法:「如果兩岸同胞不能團結,中華民族的領土和海洋權益將受到侵犯。目前海峽兩岸的共同敵人是覬覦釣魚島和南沙主權的國家,不該將彼此視為敵人,讓其他國家有可趁之機。」

緊接著,由黃幸強、陳廷寵與李楨林為代表的三任中華民國前陸軍總司令所率領的二十名國軍退役將領,也利用2014年5月25日造訪廣東省佛山市,與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錢樹根為代表的中共退役將領交流的機會,提出了讓太平島的台灣軍隊與赤瓜礁的中共軍隊建立相互補給、相互通聯等低層次的往來合作,確保祖先遺留下來的資產不會落入外人手中。

今年12月12日,中華民國內政部長陳威仁前往太平島主持基礎交通設施與燈塔的啟用典禮,並因此引發了來自越南的強烈抗議。四天後,也就是12月16日,身為台北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的張競備役海軍上校,在他投稿給《旺報》的文章中,提出了中國大陸應該公開聲援台灣政府官員前往太平島上宣示主權的行為。

由此可見,即便是這些一輩子學習如何與共產黨作戰的國軍退役將領與退役軍人,也出於不願看到國土遭到外國人竊占的愛國熱誠,而極力主張在東海與南海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展開間接或者直接的合作。從來沒有與中國共產黨處於直接武裝對立之下的洪秀柱,肯定在外交政策上也會傾向於與大陸方面合作以確保釣魚台列嶼與南沙群島持續的控制於中國人手中。

然而從技術上來看,除非得到美國的許可,否則使用美式武器裝備為主的中華民國國軍是不可能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東海或者南海長期合作的。一旦現有的武器裝備與彈藥消耗殆盡,國軍必然要從大陸方面取得物資的補充。假若中華民國海空軍在與越南、菲律賓、日本甚至於美國的交火中大量損兵折將,最後的結果必然是解放軍派出自己的官兵來彌補台灣軍隊在人員上的損失。

這麼一來,中華民國國軍若想要避免被解放軍整個吃掉的命運,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限制雙方的合作規模,或者頂多只派遣海巡署的船隻到東海與南海同中共的海警船聯合執法。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中同表」下的中華民國政府之南海政策,與今日中華民國政府的南海政策又缺乏本質上的差別。唯一的不同可能是台灣只能夠維持現有的美製武器,而無法繼續購入新的美製武器了。

當然,洪秀柱的支持者當中也有人對台灣的國防政策提出了更極端的主張。新黨主席郁慕明在2008年就提出了所謂「非戰之區,和平之島」的政策,認為台灣應該將海軍與空軍全部裁撤,只留下十萬左右的陸軍武裝以維護島內的治安。此一訴求充分顯現,民進黨早年提出的「東方瑞士」,即讓獨立的台灣共和國在美日與中共的衝突間保持和平中立的立場,在統派選民中其實也很受歡迎。

不過,從郁慕明的角度出發,台灣畢竟是中國的一部份,所以在中共與美日之間發生衝突的時刻,台灣當然也就沒有保持完全中立的立場。假若在實行「一中同表」的情況下,中華民國政府不保留屬於自己的海軍與空軍,這也意味著當東海與南海主權遭受到外國勢力威脅的情況下,中國人民解放軍還是可以將台灣視為投射海空軍力量的前進基地。


「一中同表」政策的障礙

很顯然的,按照上述這些洪秀柱支持者的立場出發,「一中同表」政策下的中華民國政府與抗戰時代汪精衛的中華民國政府,或者是今日馬英九的中華民國政府唯一的差別,只是由當日本、美國的「附庸國」變成中共的「附庸國」而已。這看在許多視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正統代表的正藍支持者眼中,恐怕只會是一種更為屈辱的安排。

甚至還會有一部份的深藍支持者認為,與其讓中華民國政府存在於世界上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凌遲,還不如台灣早點撤掉中華民國的國號,安安分分的當一個特別行政區比較有面子。至少在這樣的情況下,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還能夠求得一個光榮的死法。儘管目前筆者接觸到的絕大多數泛藍支持者中,想得到那麼遠的人其實是非常稀少的。

說來諷刺的是,反對「一中同表」政策最強硬的,在筆者看來不會是這少數看得比較遠的正藍人士,也不會是一般人所認為的美國、日本甚至於台獨人士。會最積極反對「一中同表」政策者,恐怕還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畢竟從中共的角度出發,唯有將中華民國的存在完全從這個世界上抹除掉,他做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正統地位,才能夠獲得全世界中國人的承認。

換言之,中共要消滅的不僅是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同時也還包括中華民國這個政府。從頭到尾主張一黨專制的中國共產黨,如果還願意允許中華民國以「國中之國」的方式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或許當年早就已經接受了聯合政府的提案,乖乖交出部隊的指揮權給國民政府了。因此,中共追求台澎金馬地區軍民同胞的臣服,進而消滅中華民國的終極目標是不會改變的。

更令中共感到頭痛之處,是在於洪秀柱在好幾場的演說中,都強調自己仍不放棄讓中國大陸人民生活在民主制度上的夢想。她曾經這樣講過:「台灣民主是應該吸引大陸十三億民心,很好的制度,不是變成跟人家對抗,我們有什麼本事要打仗嗎?去反攻大陸嗎?以前我們早就講三民主義模範省,應該是要吸引十三億同胞對我們制度的羨慕、信心、學習。台灣應該塑造成大陸的希望才對。」

也就是這種對外強調捍衛國土,對內則仍不放棄與中國共產黨競爭大陸民心的表態,洪秀柱不僅在台灣受到了深藍支持者的歡迎,同時也得到了海峽對岸的國民黨粉絲們廣泛的支持。在他們看來,洪秀柱顯然比馬英九更有資格做為國父孫中山先生民族主義精神的繼承者。同時,她對於促使海峽兩岸在民主制度下完成統一一事,也比馬英九有更強烈的企圖心。

因此,洪秀柱的參選確實也一度給習慣於運用民族主義口號來蠱惑人心的中共帶來了相當大的麻煩。或許這種仍然懷抱著逐鹿中原的夢想,但是卻想要讓民主制度回到大陸去與極權制度和平競爭的台灣政治人物,才是歷屆北京領導人心中所最防範的對象。在這樣的情況下,國民黨將洪秀柱換掉的決策看在習近平眼裡未必沒有讓他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即便做為一種政治表演,中共願意讓中華民國政府以「國中之國」的方式繼續存在,這種安排也勢必只是短期的階段性,而不是長期的永久性政策。過了一段時間後,中共必然會透過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政治手段逐漸控制柱台灣的政治大局,進而完全消滅中華民國。所以在面對中共此一最大阻礙的情況下,洪秀柱具有高度理想性的「一中同表」政策根本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立法委員出生,並且擔任立法院副院長的洪秀柱,由於比其他國民黨領袖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基層的泛藍選民,因此「一中同表」政策所反映的,某種程度上也是台灣深藍族群對中共存在的不切實際幻想。至於許多看似在立場上認同洪秀柱,但實際上卻支持中共統一台灣的「紅色統派」人士,他們積極聲援「一中同表」政策的態度,就讓人感覺到可能別有目的了。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