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0652151 文章总阅读量:2823283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红二代、褐二代和红色基因
(2016/1/13 )

彭小明


习近平文革开始时小学毕业,没上过中学的数理化生,基本的科学概念都缠夹不清。旅德中国物理学教授曾经指出,习近平提出的正能量莫名其妙,能量没有正负之分。习近平拿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比喻中德关系也非常可笑。习近平本想用此来比喻友谊关系的助力和阻力。却不料按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方向相反,大小相等的两个物理矢量。比拟不伦,徒增笑料。现在习近平又提出什么红色基因,也是常识性错误。党政理论和思想作风,跟遗传密码毫无关系。

2016年新年伊始,网上流传出林彪集团黄吴李邱四大金刚等人的子女聚会的讲话,接了红色基因的话茬。

对于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林彪集团已很遥远。林彪是毛泽东在文革前夕钦定的接班人。也是搞毛崇拜最狂热的阴谋家。1971年林彪和他的妻儿一同乘飞机逃亡苏联,坠毁葬身在蒙古沙漠。四大金刚分别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被捕以前是总参谋长、空军政委、海军政委和总后勤部长,后来都已刑满释放,先后去世。这些人的是非功过,一言难尽。对于中共及其军队来说,他们都是从战争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邱),确实是战功卓著的军人。林彪败亡已经四十多年了。平心而论,四大金刚及其属下,惨遭整肃的军级干部八百多名,等而下之被牵连被处分被解除军籍的军人达十多万人,实际上绝大多数跟林彪父子的密谋毫无关联。跟历史上所有共产党的整肃运动一样极大地扩大化了。但是四大金刚作为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在文革十年的浩劫中作威作福了五年1966-1971,并不能脱离干系。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奉命打击迫害电影界人士赵丹郑君里顾而已等人的秘密行动。这些艺术家跟军方毫不隶属,完全是江青和林彪之间的利益交换,(我帮你打击仇人,你帮我打击仇人)。江青为了掩盖自己青年时代上海的风流历史,不惜将相关的十八人关押入狱,赵受尽折磨出狱,郑患肝癌庾死狱中,顾自杀身亡。可以说,林彪集团帮助毛泽东江青推动文革,狂热崇拜、政治庸俗化形式主义(早请示晚汇报,三忠于,忠字舞……)几乎都是军队先行,全民仿效;反过来又跟毛泽东四人帮有矛盾有明争暗斗。在军队内部打击异己也不会比党内其他派系更仁慈。林彪叶群利用毛宠信的文工团演员刘素媛传话,造成了北京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演出的大武斗。黄永胜与叶群通奸被林立果录音在案、邱会作的生活作风也丑闻不断。为了给林家一儿一女林立果和林立衡择偶,林彪集团以他们的夫人为主角,演出了一出几乎堪与封建皇朝比美的选妃选婿全国性男女选美丑戏。正直的中国知识界是不会忘记的。还是不要把这些中共干部和家属描写得太革命太无产阶级吧,人民自然有历史的记忆。

四大金刚确实都是“穷苦人出身”(李)。但是他们都不是自觉地加入革命队伍的知识分子,而是当地发生革命而卷入红军的农民。幸运的是他们进入的是历尽坎坷夺取胜利的共产党红军。像他们这样无意中跻身军旅的穷人,在那个年代何止千万,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各系皆有。不过是行军打仗,卖命“吃粮”罢了(方言中当兵为吃粮)。当然他们是其中的佼佼者,机警能干,忠诚勇敢,也善于保护自己;而且重要的是,多少有一点文化,又善于学习,终于成为开国将领。但从来都不是理想主义者。

他们的子女原是红二代,父母被整肃,就成了褐二代。他们拼命地歌颂父辈的革命经历,然后又竭力赞颂习近平及其反腐政策,绝口不提对毛的质疑和抱怨,无非是希望新的党政朝廷重新审核林彪集团案,恢复名誉。冤情是存在的,没有共谋和密谋,就应该予以澄清。但是这些褐二代的眼光也非常局限。经过了几十年的反复折腾,依然没有看清共产主义的本质,依然走不出洗脑文化的阴影,也是非常可怜的一群。邱会作说他们“后半生吃了共产党的苦”。他们只觉得自己冤枉。怎么不想想全国有多少人吃了共产党的苦!共产党建国以来,饿死三千七百万农民,杀关管几千万地富反坏右,有多少人罚当其罪?地主富农有一点田地招谁惹谁了?国民党军政人员,未必有今天共产党干部的腐败,即使腐败也应以腐败问罪,而不应以奉公守职问罪。国军抗战老兵更是有功而无罪。右派分子和坏分子中因言获罪的人哪一个没有冤情?共产党的干部受到不公正的整肃,平反恢复名誉,还补发工资。地富反坏右,死了的没法复生,没死的也毫无补偿。家属子女长期受歧视,贻误青春,更没法补偿。比比那些无端打成黑五类的人民,褐二代应该幸运多了。(林彪集团人员出狱后都由政府发给生活费)。林彪的女儿林立衡的讲话关切的仍是“四野”(林彪为司令员的原第四野战军)部下的子女和将领们的造像。一场把人民推入三年特大饥荒和十年特大浩劫的残酷内战1945-1949到底有多大的纪念意义?

比较特别的是陶铸的女儿陶斯亮也出席了这次聚会。她是来道歉的。文革初期,陶铸尚在台上,陶斯亮以高干女儿的身份出任上海第二军医大学红色造反纵队一号勤务员(即头目)。异常活跃。国庆节上了天安门,李讷拉她去见了毛主席。她向毛告状说邱会作压制造反派……。后来红色造反纵队冲击总后勤部,邱会作几乎被打死。文革后期,造反派头目,凡是牵涉打砸抢出人命致人伤残案件的,一律逮捕判刑。邱会作虽是林彪集团案犯,但是任何公民被打成重伤,主事的头目陶斯亮也应负有刑事责任(她的二号勤务员钱信莎在甘肃受到了隔离审查的处罚)。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封建特权惯例和不成文法,让一大批高干子女躲过了司法制裁。其中包括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李讷。李讷在实际上主持解放军报工作的期间,以毛林江嫡系和红色公主身份,化名肖力(其实人尽皆知她是何人),疯狂打击知识干部和工作人员,逼死逼疯多人,将许多干部打成走资派、反革命,隔离审查,开除军籍,血债累累,民愤极大。还有贺龙的儿子贺鹏飞是清华大学迫害教职员工的凶神恶煞。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则是恶贯满盈的西城纠察队的创建人,冲击民主党派的负责人。西城纠察队是北京红八月血腥惨案的主要凶手队伍,堪与柏林水晶之夜的纳粹冲锋队比肩。李、贺、陈这样的罪行在法治国家如战后的西德,绝对要判处长期监禁,乃至极刑。(参看德国知名中篇小说《朗读者》案例)。陶斯亮在父亲被打倒之后,迅速退出舞台,体尝过一阵黑五类子女的经验。文革结束后,父母恢复名誉,她再次介入政治,成为中央统战部六部的统战官员。从此她接触到不少出身民国的老知识分子。她应比当今的中共官员幸运得多。因为许多当朝新贵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什么是体面,什么是知识分子的风骨,什么叫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可惜的是,如今年逾古稀的陶斯亮并没有多少长进,还在念念不忘什么“红色基因”之类反科学意识形态,还在共产党的统战思维中徘徊跌撞。作为行医经年的西医大夫,难道还不明白基因只是生物的生理遗传密码,与意识形态传承毫无关系吗?即使拿这种概念作比喻也是非常牵强的。她至今还没弄明白,在一个法治民主的社会(如联邦德国),执政党要倾听知识界的声音,为他们服务,与他们打成共识;而不是反过来,去监控和管制知识分子,去或明或暗地威胁和迫害知识分子。

那位黄永胜的儿子黄春光更是离谱。当人民对党政腐败的调侃已经在网上沸反盈天的时候,他还来告诉我们说:“历史证明我们这个党有自洁的功能,能够清除自己身上的腐败,能够清除自己身上的错误”。闭上眼睛想一想吧,延安时代处决了黄克功(杀死女友),三反五反处决了刘青山张子善(贪污),还有点威慑作用,如今的贪官王宝森、陈希同、成克杰、薄熙来、谷开来、徐才厚、谷俊山……数额越来越大,官阶越来越高。党能自洁?有人信吗?说这种话,为了讨好当朝领导,换取父亲的平反,老百姓可以表示同情。但说到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黄春光也已看到,共产党的根基已经动摇。他说:“如果共产党下台,别的什么党上台,我们在座的这些人绝不是他们的基本力量,也不是他们的依靠力量。我们的生命是和共产党连在一起的”。然后又说:“天下是我们的父辈打下来的,我们不能背叛他们的事业,不能背叛我们的父亲”。何等愚昧的思想!打天下,坐天下。与几千年来的农民起义有什么区别?人民为什么不可以选择自己的政府?儿女为什么不能背叛父亲?革命前背叛父母的共产党人实在太多了。到底是服膺人类的普世价值,还是服膺家族的血缘传承?黄春光满脑子文革时代的红卫兵垃圾。什么基本力量,什么依靠力量,都是阶级理论的一派胡言!如果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民主和法治,国家就是全民的国家。每一个公民都有申诉的权利。任何案件都应该重证据依法判决。没有“领袖威信”考量,没有“政法委为党着想”。黄吴李邱及其属下的冤情恰恰是共产党内各集团之间决斗的结果。

陶斯亮和黄春光等人的发言,大致代表了当今国内褐二代、红二代的一些真实思想。完全没有走出党化思维的窠臼。远远比不上沙俄时代的十二月党人。沙俄贵族青年子弟享受世袭的优渥生活,接受最好的欧洲教育,其中优秀的叛逆者们却公开谴责农奴制度,抨击专制皇权,宁死不屈。当死刑犯慷慨赴死,其余流放犯远赴西伯利亚的时候,许多女青年以身相许,冒雪同行。由此对比可以推想,中国的民主法治之路,可能还很长很长。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