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159018 文章总阅读量:3607679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中共高干医疗特权惊煞世界!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3/2/2017 8:23:39 PM )

遒真言實


遒真言實:中共高干医疗特权惊煞世界!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举世皆知,中共党国平民看病难看不起病全球第一;举世皆知,中共权贵医疗特权全球第一。实情如何?却又不甚了了。本文主要谈后面的问题


在本系列文章的前几篇里,笔者曾经指出,中共党国混帐财政支出最令国人痛恨的罪恶是,肆意挥霍公帑——“大撒币”。想一想,此论未必恰切。中共权贵令世界各国惊骇的医疗特权,大概更使中国百姓愤慨。


一、天差地别:富丽堂皇的官员病房和疗养院——农村诊所


在美国——全球最富强的国家,除了白宫,没有专门为官员服务的医疗机构。可是,在一向标榜平等的中共党国,各地级市、各个省会以至首都,公立医院都特设有“官员病房”“高干病房”,各都市、风景名胜游览区都有专供高级官员逍遥玩乐的疗养院。设施豪华,叹为观止!


(一)中共官员和高干病房


中共官媒的解释是:高干病房,一般是指在医院专为领导干部提供的病房。较比普通病房,高干病房不仅面积大,环境好,并配有专职护理人员,为高干看病的医生一般也为副主任级以上医生。看病住院不用排队,普通医保无法报销的药物可报销等等一些列的优越条件。


请看以下四幅照片——

(二)中共官员和高干疗养院照片

(三)中国当代农村诊所的照片——

(四)作为对照,请再看看中国当代平民看病难的照片——



二、中共官员和高干病房揭秘


——中共官媒调查(2013-7-18 8:17南方都市报):


南都记者近日探访深圳市人民医院干部保健病区。……在这个区域,双人房内每个床位每天60元,普通单人房每天380元,一房一厅普通套房每天580元,7楼贵宾区普通病房每天880元,而在7楼还有一套豪华套房,价格为每天3880元


南都记者以患者身份欲进入这一豪华病房,但遭到医护人员拒绝。一名医护人员介绍,这个房间里面配置齐全,包括冰箱微波炉等设施。而按照其他楼层面积估算,这个豪华套房超百平方米。


深圳多家公立医院 均设有“特殊病房”


南都记者近日探访了北大深圳医院,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深圳市中医院,福田医院,罗湖医院等多家公立医院,这些医院均设立有特殊病房。这些特殊的病房,名目不一样,对外标称综合病区,贵宾区,特保病房,特需病房,有的也直接标干部病区。这些病房均位于独立区域,和其他病区走廊里大量加床,人声嘈杂比,这些病区都具有的特点就是安静,装修也较为考究,主要为单人房和套房,少量的双人房。


深圳市中医院的综合病区位于住院部顶楼的19楼和20楼,装修考究,红色木门,门上贴着红色窗花。19楼均为单人房,设立约为24个病房,每天价格360元。但是20楼就极为讲究,中心位置是一个大天井,该层楼仅有6个病房,其中四个是一房一厅套房,每天收费1180元。剩下的两个豪华套房,从外观上看,有巨大的落地窗,室内面积超百平米,每天收费2380元。


除了病床费用高昂外,特殊病房的其他收费往往也较普通病房要高。如北大医院在13楼设立b区,对外标称“特诊病房和老年病科”,均为单人房和套房,价格从每天460元到每天800元不等。据医务人员介绍,除此之外,护理费比普通病房翻一倍加收,其他诊金也比普通病房上浮20%到50%。


揭秘:为何设立干部保健病房?


近日,网上出现一篇《深圳市人民医院外科大楼及干部保健病区工程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按报告时间推算应该为2004年之后所做。对于干部保健区设立的意义,文中写道,“一些老干部为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是我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要重视他们的医疗保健工作。”文中分析,“保证这一群体人员的健康,使他们有充沛的精力投入工作,是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干部保健工作就显得越来越重要。”除此之外,“医院领导班子也一致认为:承担深圳市主要的干部保健任务,加强干部保健基地建设,是医院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也是医院的一项光荣使命。”


干部保健区啥标准?


对于干部保健病区的设置也与一般病房不同。文中称,“由于干部保健病区的特殊性,要考虑到这些保健对象的工作特点,干部保健病区均按单间布置,在干部保健病区的建设中,增加一些适合他们特点的会诊室、接待室、活动室等用房。”


谁能住进干部保健区?——副处级以上干部或者技术专家


什么是保健人员?所谓的一级二级保健人员又是指什么?公开信息显示,对于保健人员,各区的规定并不相同,但是大体一致,主要是领导干部以及技术人才。


如宝安区保健办网站上公布的信息显示,“一级保健对象:区直属党政机关行政事业单位凡享受副区级待遇以上的干部(含离退休)。”“二级保健对象:(一)区直属各部、委、办、局事业单位(处级)正职领导和相当这一级别的正处级调研员;(二)45岁以上的副处级干部(含离退休);(三)正高级知识分子;(四)受聘五年以上,工资待遇在34档(含34档)以上的副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高级知识分子(含离退休);(五)国家人事部或科委批准的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六)享受国家特殊补贴的专家;(七)广东省优秀中青年专家;(八)深圳市优秀中青年专家;(九)1949年10月1日以前参加革命的离退休干部;(十)1992年12月31日前退休的原宝安县正科级以上干部……


干部保健享受怎样的服务?


一名享受二级保健服务的人员告诉南都记者,二级保健服务相对于普通患者来说,看病住院可享受优待,免去排队之苦,除此之外,一些普通医保无法报销的药物等可以报销。

三、中共官员和高干病房:藏污纳垢之处


《住院一次花300万,谁给的官员医疗特权?》(中华网社区2013-08-17 )写道:


据新华社调查,多地领导干部职务消费呈现铺张浪费、挥金如土的恶性态势,而公费医疗造成的浪费同样严重。山西一家三甲医院的副院长举例,有的领导仅得了一个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几种药,并且要求住院输液。前几年,有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就高达300万元。(8月16日新华网时政)


网文《无耻的高干疗养院和高干病房!》(2012-01-07 人民网强国论坛)披露:


高干病房,这里的市局级别的高干病房费用高昂,一旦进入生命维持系统,一天的费用是20多万,一年就是7000多万。国家投入医保费用和医疗资源大部分被金字塔顶端用掉了,用在老百姓身上已是廖瘳无几了,所以全民医保改了十多年还是遥遥无期!……

   我居住的小城并不大,可是官员却肥的流油,一些官员长期霸占医院高干病房,即使人不住,而且床费却要交着……这些官爷的家属亲情,七大姑八大姨,三叔二大爷,祖宗三代都来这里享受特权,输液吃药不花钱,住单间享受也是领导签字到药房拿药,谁买单?还是老百姓!

   那么多官员,太多的时候都在这里无病呻吟,小病大养,站着好床位,只等下属来送礼送钱,本人没病,也要把他们的爹妈弄病了,送到这里来,等着有人来送钱!


**


中共官员的医疗特权,最高典型是大独裁者毛泽东。对此,另有专题论述。


四、中国民众愤怒的声讨


上述《无耻的高干疗养院和高干病房!》:


……可是,医院走廊里那些急诊重患的痛苦呻吟,他们没有及时救治的床位,他们不认识院里的领导,又设有钱,有时侯弄点钱给科主任主治医生或是护士长送了红包后,希望给找个床位,像个孙子似的卑躬屈膝,才能住进病房里,没有送钱的也只能是住在冷风飑飑的走廊了……


   在这个“一人患病全家致贫,重病拖垮整个家庭”的年代,医保、社保还不完善的社会里,身为独立个体的普通老百姓,只能是自我救赎式的挣扎着,交不上住院押金,必会无情的拒之院外,或断药驱赶出院,黑了心的医院,坏了良心的医生,为了骗取患者钱,他们相互勾结, 为拿回扣,会把药价虚高到1000倍,而我们政府却放任自流,从中获利,由于政府投入不足,又要提高医生待遇,发展规模,放任那么些黑心医院大发黑心财,原因官员们享受的是全部免费的高等病房, 现在的很多医院院长和医院的管理者科主任的身上的每个毛孔都渗透着病人们的血和泪哦!”。

   只许当官疗养,不许百姓看病。特权垄断医院,无疑比唯利是图的医院更可怕。有多少大病患者因无钱治病而跳楼自杀了,这是为什么?只因官员们享受的是全额医药免费!请问:有官员因为病人跳楼被问责、被撤职,乃至被追究刑事责任吗?官员们外地就医也要自己负担4070%的医药费吗? “跳楼悲剧”一次次上演谁追究了责任?那些高干病房里的所谓“高干”们良心就没爱到一点谴责吗?那些高干病房里的所谓“高干”们不正是那些无钱治病而跳楼自杀的病人背后的凶手吗?

   综上所述: 官员特权医疗才是杀害病患老百姓的无形屠刀啊……!


北京理工大学胡星斗教授《公立医院要以公益定位》:


中国现行的是封建等级的特权医疗制度。财政拨款超过80%用在高干病房、干部疗养方面,只有10%左右用在十多亿民众身上。而政府拨款不足,使公立医院要靠高价卖药或重复医疗程序赚取经费,这些问题涉及到体制问题,除非在体制上改革,否则难以消除问题根源。


   中国首届十大策划人之一秦全耀先生《特权医疗折了百姓的寿》(2017-02-12):      


中共高级领导者有很多长寿之人,原因是什么?不要被媒体上充斥着的离退休领导人的养生秘诀所左右所误导,领导人长寿本质上既是特权的表现,也是特权的结果。一遇到地震、矿难或其他安全生产事故,领导人经常指示说,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被困者的生命安全。其实国家真正不惜一切代价的,唯有保障领导人离退休后的健康、安全和生活。副部级以上高干,可以成年累月住在专门医院或高干病房里,享受无微不至的医护,用世界上最先进、最贵的药,每天花个几千上万元不在话下。2013年官媒曾报道,一位退休省级干部住一次院花费高达300万元。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别花费如何,我们可想而知。


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灵。如果对工农商学兵特权医疗,如果对地富反坏右特权医疗,那么中国活得最长寿的不是工人就是农民,不是资本家就是地主。对不?


显然特权医疗的存在是损人利己,是对生命的民退官进和劫贫济富,是寅吃卯粮折了咱老百姓的寿!总之,生命的尊严不可用金钱和职务衡量,更何况还口口声声以民为本为人民服务。任何一个社会里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所以,必须实现医疗平等,这是人的生命尊严平等的最基本的体现。如果一个社会中某些人一年可以用纳税人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医疗费来维持生命,而有的人却每月几美元的养老金,病了无钱就医,这种不平等现象就是一种不道德现象,因为一个人占用了成千上万人的医疗费用,让他们中的一些人死于可以治愈的疾病。可见,特权医疗就是谋财害命。


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为什么还不取消特权医疗?


**


2013年8月26日,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章蓉娅女士在微博上向国家卫生计生委提出了一条“实名建议”:要求取消高干保健。

**


2007年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先生在两会上发言,郑重提出“改革高级干部待遇终身制宜早不宜迟”的提案。


**


网上,类似的声音经久不衰,可谓呼声震天!


四、惊人的数字


(一)


网易财经9月12日讯 2012年夏季达沃斯9月11-13日在天津举行,会议主题为“塑造未来经济”,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可持续的卫生体系分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卫生费用占GDP比重仅为5.1%,不但低于高收入国家(平均8.1%),而且比低收入国家的比重还要低(平均6.2%)。而与中国同在金砖国家中的巴西和印度分别达到了9%和8.9%。


陈竺指出:卫生总费用偏低,个人支出在医疗支出中的比例偏高,这是我国医疗卫生体系常常为人诟病之处。


据媒体报道,中国医疗费用个人支付比例2000年达到59.0%。这一数字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二)


《司局级以上高管待遇终身制存弊受抨击》(中华网论坛 2009-01-30 ):


卫生部原副部长殷大奎表示,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的80%是仅为八百五十万党政干部所享受。全国有四十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到处设置的干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开支也高达五百亿元。


**


笔者此前已经做过论证,中国的福利全球倒数第一。由本篇上述可知,政府财政福利事业支出中,卫生医疗部分非常之差;而在极其有限的公费医疗投资中,一小撮——占总人口0.6 % 的中共权贵却占用了80 % !——这是一个什么国家?全世界有第二个吗?


这些钱是中国人民的血汗!——不是你共产党的钱!


这是中共党国财政——刮民财政——的第十六宗罪恶!


**


不言而喻,中共党国对中国人民的剥削掠夺严酷至极!


一个国家执政党如此残忍剥削掠夺自己贫穷的国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贯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如此暗无天日的国家,叫中国人民怎么爱?怎么能爱?怎么会爱?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