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159022 文章总阅读量:3607720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耗费巨资愚民欺世!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3/19/2017 7:28:34 PM )

遒真言實


遒真言實:耗费巨资愚民欺世!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本文谈,中共党国混帐财政支出第八大问题:耗费巨资进行愚民欺世宣传。


一、中共党国庞大的宣传队伍


纵观世界史,除了纳粹德国和共产极权国家,地球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有宣传部门;21世纪只有四五个国家有宣传部,中共党国是其中最大者;现代自由民主世界,不允许执政党自办媒体,中国共产党是拥有大量传媒体的全球独一无二的执政党。


中共党国目前有44067个乡镇街道党委,都有专职宣传委员;有2861个县级党委、333个地市级党委、31个省级党委和一个庞大无比的党中央。此外还有成千上万的院、校、系、所、军、师、旅、团党委和大大小小的国营企业层层党委等等,都有宣传部。


中共党国还有几支专业宣传大军:各级党报、各级广播电台、各级电视台、县级以上各企事业单位各院校自办的网站、


显然,这是一支非常庞大的队伍。


二、中共党国庞大的宣传队伍都做些什么事情?——第一,严厉打压不同声音


著名女作家张抗抗女士说中国: “似乎你看到了许多报纸,其实你只看到了一种报纸;似乎你听到了无数声音,其实你只听到了一种声音;似乎你想到了无数答案,其实他们只给你一个答案。如果需要,他们会把所有人改造成一种人,他们拥有这种强大的力量。他们就是一部高效的机器,几十年如一日地制造一种叫做奴隶的产品!”


毛泽东曾有一句名言:“枪杆子,笔杆子,革命靠这两杆子。”。这个害惨了中国的魔头对笔杆子始终高度重视。习近平继承了这一传统。2016年2月19日在北京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党的一项重 要工作,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要适应国内外形势发展,从党的工作全局出发把握定位,坚持党的领导,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 向,尊重新闻传播规律,创新方法手段,切实提高党的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特别提出:“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所谓“姓党”,即完全与中共中央保持绝对一致,绝对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和意图进行宣传。其实,现在一些私营网站、影视机构也必须姓党——听党的话。即使中共元老办的刊物,如果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一概查封,或者换人,鸠占鹊巢。如《炎黄春秋》。


中共宣传部门配合公安、国安部门,制造了大量文字狱。


毛泽东时代时时处处揪辫子,甩棍子,扣帽子,舞刀子,文字狱数达几百万起(仅一场反右派运动,划了300多万右派,绝大部分都是因言治罪)。中共制造文字狱大大超过秦代、超过明代、超过清代,是历史的大反动。至今(2010年代)共有四大高潮:镇反(镇压反革命)肃反、反右、整肃十七年文艺“黑线”、文化大革命;典型事件有:胡风事件、小说《刘志丹》事件、剧本《海瑞罢官》事件(文化大革命的引爆点)、“三家村”事件……


时隔30年,2010年代邪风卷土重来,又掀起了一场新的文字狱高潮。


三、中共党国庞大的宣传队伍都做些什么事情?——第二,愚弄欺骗人民


(一)革命时期——讴歌民主宪政,批判一党专政


   【毛泽东共产党讴歌美国赞颂自由民主】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毛泽东亲自撰写的社论指出:

    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核心,民主的保护神,人民的朋友,专制者的敌人。所有的封建专制统治者都把美国当眼中钉。美国是人类社会的成功模式的榜样 。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民主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我们相信,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


【中共革命时期高调宣传:反对一党独裁——倡导人权自由——把人民的权力交给人民!】


1941年10月28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 :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唯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1944年6月13日解放日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问》:


“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1945年4月13日中共喉舌《新華日報》社論:


人有天賦的人權,人的自由與尊嚴不該為不正勢力所侵犯與褻瀆,人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奴隸,……這從十八世紀以來,應該早已經是全人類共知公認的常識了。可是,在今天,在二十世紀的四十年代,世界上還有根本不承認人民權利的法西斯蒂,還有企圖用不正暴力來強使人民屈服的暴君魔鬼,還有想用一切丑惡卑劣的方法來箝制人民自由、剝奪人民權利的“法規”,“條例”,“體制”﹔還有想用“民主”的外衣來掩藏法西斯本體的魔朮家和騙子……


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社论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力交给人民!


(注:之所以与图中文字重复,主要是防止图片显示不出来。下同)


1946年3月30日《新华日报》社论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毛泽东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郑重承诺:建立民主政治制度】

   

   1943年7月4日新华日报《民主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我们坚信,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


毛泽东1944年与到访延安的美国代表团的讲话(中共中华论坛2011.11.30):


毛泽东:"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我相信,当中国人民为民主而奋斗时,美国人民会支持我们。”

图片:右一毛泽东,左一朱德


1944年7月4日《新华日报》社论《祝美国国庆日——自由民主的伟大斗争日》:


……民主的美国已经有了它的同伴,孙中山的事业已经有了它的继承者,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的势力。我们共产党人现在所进行的工作乃是华盛顿、杰斐逊、林肯等早已在美国进行过了的工作,它一定会得到而且已经得到民主的美国的同情……

  

7月4日万岁!


  民主的美国万岁!


  中国的独立战争和民主运动万岁!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1945年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有些人怀疑共产党得势之后,是否会学俄国那样,来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和一党制度。我们的答复是: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不可能、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并郑重承诺保障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思想、信仰和身体”等自由。


美国专家福尔曼(H.Forman)发自中国的报告引用了毛泽东这样一段话:“我们不会遵循苏俄的共产主义社会和政治模式。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做的与林肯(A. Lincoln)在国内战争时期做的事情更具相似性:解放奴隶。”(《炎黄春秋》2011年第3期,沈志华《中苏同盟建立的曲折历程》)


**


毛泽东真的向往民主宪政吗?真的反对一党专政吗?其庄重承诺兑现了吗?狗屁!


(二)土地改革运动(1947—1952)


中共宣传“反压迫反剥削”“前方战士打老蒋,后方农民挖蒋根”,歌颂共产党毛泽东是人民的大救星。


土地改革,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历史潮流,但各国都是和平土改,唯独毛泽东中国实行的是暴力血腥土改。而中国,90%的所谓地主,都是平民,而且是中国农村中吃苦耐劳知书识礼善于经营的精英阶层。


极具讽刺意义的是:消灭了所谓的地主阶级所谓的剥削阶级以后,毛泽东共产党建立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对农民的残酷剥削(通过“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统购统销”“农业集体化公社化”“城乡二元”等一系列制度实施剥削)!——广大农民成了典型的奴隶!而昔日泥腿子毛泽东转身一变成了世界第一大地主(拥有150处地主庄园——行宫)和世界级大富豪(1976年拥有近4000万美元的私人存款)——这是什么人民翻身得解放?这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这是什么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领袖?狗屁!


(三)抗美援朝运动(1950—1053)

1950年6月28日,在中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毛泽东宣告:“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  


随即,中共发动全国各地城市举行声势震天的大游行,开大会声讨“美帝国主义”。《人民日报》及各地党报及时报道了毛泽东的宣告,并连篇累牍地发表各界、各阶层的抗议。


中共中央于1950年10月26日发出了《关于在全国进行时事宣传的指示》,指出:“为了使全体人民正确地认识当前形势,确立胜利信心,消灭恐美心理,各地应即展开关于目前时事的宣传活动。”指示还提出了宣传中应注意的问题,要求:“报纸上应多发表反对美国扩大战争侵略朝鲜、台湾,反对亲美恐美以及加强国防和治安的评论、消息和信件。”
  

《人民日报》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登载了一系列的报道,如10月27日各地英雄模范发表书面意见“对美帝侵朝战争不能置之不理”;10月30日的各地劳模和模范工作者发表意见“反对美帝侵略保卫祖国安全”……


1950年中国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始抗美援朝战争。


《人民日报》重点发表了一些中共御用文人的专题文章,如福英的《美帝国主义是可以被战胜的》、胡华的《美帝在走着日寇侵华的老路》、胡绳于11月20日发表的《美国在历史上怎样侵略中国?》。这些文章指出“美国早已对朝鲜、对中国台湾和东北怀着侵略的阴谋,美国发动侵略战争的目的是要独霸中国,做亚洲的主人。”。《人民日报》还特别刊登了《介绍“纸老虎”美帝国主义》的宣传鼓动员讲话参考材料、《怎样认识美国》的宣传提纲。提纲指出:“亲美的主张是反动的,崇美、恐美的想法也都是错误的。……每一个爱国的中国人都应当仇视美国、鄙视美国、蔑视美国!仇视美国,因为它是中国人民的死敌。……鄙视美国,因为它是腐朽的帝国主义国家,是全世界反动堕落的大本营。……蔑视美国,因为它是纸老虎,是完全可以打败的。”


新闻总署署长和人民日报社社长胡乔木奉毛泽东之命为11月6日人民日报撰写社论《为什么我们对美国侵略朝鲜不能置之不理?》,写道:“战火已经烧到我们的门前了,放火者已经暴露了他们的野心了,我们处在侵略者刀锋之前的中国人民,怎样能够熟视无睹?怎样能够置之不理?我们的热血同胞,怎样能够不纷纷起来以志愿的行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1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胡乔木为抗美援朝写的第二篇社论《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意义》。号召志愿军将士“冒着敌人的炮火和炸弹前进”,给帝国主义侵略者坚决的反击,“胜利是必然的:在你们的面前只是一群数目有限士气不高的野兽,在你们的后面却是为祖国独立和世界和平而坚决奋斗的几万万英勇的正义的人民!”


1953年停战后,中共宣传:打败了美帝野心狼!直至2010年10月25日,习近平讲话,仍然旧调重弹: “危急关头,应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高瞻远瞩,审时度势,毅然决然地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果敢承担起保卫和平的历史使命。……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九个月舍生忘死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这是中朝两国人民和军队团结战斗的伟大胜利,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的伟大胜利。”


现在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实际上,斯大林是朝鲜战争的策划者,朝鲜苏联是发动者。毛泽东共产党志愿军是苏联的走狗打手——苏联惧怕美国拒不出兵,由中国志愿军上阵卖命。结果,中共失去了夺取台湾的大好时机,耽误了几年经济建设,背负了沉重的战争债务,特别是牺牲了100万条年轻的生命,还送给朝鲜一大片国土!而且,中国被联合国确定为侵略者(1951年2月1日)。最后,养了一只白眼狼!这是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的战争!——中共党国是最大的输家!


(四)镇压反革命运动(1950—1952)


中共党媒宣传:自1950年12月开始的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历时两年多,范围涉及到全国几乎所有地区,从基本上肃清了国民党残留的反革命势力,并清除了一批帝国主义间谍。使我国的社会秩序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定,有力地支持、配合了土改运动和抗美援朝战争。


在现代文明世界(1945年以后),没有群体罪。个体犯罪,应依法惩治。镇压反革命运动的实质是:实施大屠杀,来个下马威,震慑全中国人民,以巩固毛泽东共产党的极权统治。——实际上,镇反运动屠杀的100多万人,大多都是旧政权下的中下级军官、政府官员和一般工作人员,并非反对共产党(真正反对共产党的国民党高层军政官员反倒保留了性命),只是为生计所迫而已,其中许多抗日卫国的有功之士。——总之,这是在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颁布以后震惊世界的严重摧残人权的反动血腥的政治行动。


(五)肃反运动(1951—1960)


中共宣传: 


肃反运动是在镇反运动兴起后紧接着发起的。这两场运动一度交叉进行。最早是在镇反运动后期,开始了所谓清理“中层”和“内层”的运动,这是肃反运动的开始。镇反运动结束后,中共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审干工作。在审干过程中,发生了潘(汉年)扬(帆)、胡风事件。这两个事件发生后,肃反运动大张旗鼓地开展起来。这场运动涉及面广、被清洗人员多,持续时间长,对中国当代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肃反运动的开始时间是1951年5月。运动经过了1955年7月―1956年12月的发动阶段,1956年12月―1958年12月的高潮阶段,1958年12月―1960年9月的结束阶段。 

肃反运动是为了清除镇压反革命运动中遗漏的反革命分子,以及打击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二十世纪中国史》、《中国社会主义时期史稿》)。又一说:1955年上半年,暗藏的反革命分子重新抬头,进行破坏活动。因此引起了肃反运动(《中华人民共和国简史》、王墨君等人主编的《中华人民共国史》)


肃反运动的代表事件是潘(汉年)扬(帆)、胡风事件。文革以后,中共中央予以郑重平反。无疑,这也是一场疯狂践踏人权的反动罪恶运动。


(六)整风运动——反右派运动(1957—1958)


中共历史上曾经进行过3次整风运动(194219501957)。本文谈的是第三次。


1957年4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并在5月1日的《人民日报》上公开发布。这个指示宣告,要在全党进行一次以"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主题,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这次整风运动特点是动员党外知识分子帮助共产党整风。


实际上,毛泽东1956年就开始发动。中国的斯大林,在苏联共产党批判斯大林以后,统治基石受到严重冲击。为了重振雄风,他苦思冥想,决定策动一次震动全国的突然袭击。


1956年12月8日,他召集全国工商联座谈会,诚恳地宣讲“我们的政府,是跟人民商量办事。可以叫它商量政府,不是板起面孔训人的,不是意见不对就给他一棒子,打得他头朝下,脚朝天。我们叫人民政府,你们有意见尽可讲,我们不会借故整人。”


接下来,毛泽东多次谦恭至诚地宣讲:


1957年1月,在省委书记会议上:“对党外人士,让唱对台戏,放手让他们批评。”、 “一定要守法,不能破坏法制。法是劳动人民制定,保护劳动人民的利益,一定要守法。”、“不允许工人罢工是不正确的,宪法上没有禁止罢工;贴标语是言论自由,开会是集会自由。”、“对付官僚主义,最好是罢工罢课打扁担,因为老不解决问题嘛!”


1957年2月27日,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左倾教条主义者,以前采用的党内斗争办法叫做‘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我们采用一个新方法,就是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达到新的团结。我们找到一个公式:团结—批评—团结。或者说: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人民内部矛盾,都可以用这种方法:团结—批评—团结。六亿人口里头,可以发展到解除武装的敌人……一经解除武装,我们就用另一种态度对待他们了。对这些劳改犯的人,我们也是这个方法对待,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现在不是放多了,是少了,应该再放。”


1957年3月10日,与新闻出版界代表谈话:“开会的时候,要党内外的人在一起,共产党不要关起门来开会。”


1957年3月2日,最高国务会议:“无论哪种干部、政府,缺点、错误都应该接受批评,并且成为习惯。人民政府成了习惯,批评就没有事。批评对了,当然很好,批评错了,没有事,这就是言者无罪嘛!人民是有批评权利的,宪法是应该实行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有自由。”、“长期共存,互相监督。什么叫长期?共产党有多少寿命,就是民主党派有多少寿命。如何监督?就是属于批评建议,用这些方法监督嘛!”


1957年3月6日,九省市宣传文教部长座谈会“我们对500万知识分子,几亿农民、多少万民族资本家和民主人士,打是不适宜的。要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有杀父、杀夫、杀子之仇的,有些血肉相连被镇压的。”


……


4月30日,毛泽东率全体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约见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谈话,通报了共产党的整风决定,表示热诚欢迎他们帮助共产党开展整风运动。


1957年5月4日,中共中央颁发毛泽东起草的《组织党外人士继续对党的缺点错误展开批评的指示》指出“最近两个月以来,在各种有党外人士参加的会议上和报纸刊物上所展开的关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分析和对于党政所犯错误的批评,对于党和人民政府纠正错误,提高威信极为有益,应当继续展开,深入进行,不要停顿或间断……由党邀请党外人士开座谈会,请他们畅所欲言地对工作上的缺点错误提出意见。”


于是,中共中央统战部从1957年5月8日至6月3日召开了13次座谈会,国务院和中共中央统战部联合召开了25次工商业人士座谈会。全国各省(区)、地、市、县各级党委也纷纷召开党外人士、高级知识分子座谈会,由主要负责人亲自出面到各单位殷勤邀请当地各界精英与会,并恳请他们发言,帮助共产党整风。


一时之间,共产党各级领导人在全国人民面前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虚心纳谏、礼贤下士的良好风范——善良的人民信以为真,喜出望外!在经历严厉箍制8年之后,终于要自由了!


一时之间深受感动的各界精英人士尽其所知热诚地向共产党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


一时之间,各界民众也请精英人士将自己的意见带给各级党委。


这一阶段,中共宣传部门积极参与,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然而,善良的亿万中华人民哪里知道,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孕育!娓娓动听的言语背后,隐藏着森森杀机!


曾几何时?——仅仅过去短暂的几个月!从5月8日算起,仅仅过去1个月!


1957年6月8日中华民族历史上一个大大的黑色日子!


这一天,“萎大”领袖亲自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为《人民日报》撰写了重要社论《这是为什么?》,正式下达了震惊世界的反右派令!


这一天,气候骤变!半年难得的阳光清丽、和风荡漾、细雨绵绵立时变成了:乌云翻滚、朔风狂号、冰雪交加!


这一天,“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立时变成了:万马齐喑,万花凋零!


这一天,中华民族的百万精英变成了:不如猪狗不如牛马的社会弃儿、现代奴隶——此后,在歧视中在凌辱中在折磨中在奴役中苟且偷生了22年!


这一天,“漫漫黑夜乍现曦光”的毛泽东时代顿时又退回到了“暗无天日”的漫漫长夜!


再看毛泽东,从这一天起,换了另一副面孔另一种语言。


1957年7月8日,上海:“对这些右派,现在我们是围剿……对右派要挖,现在还要挖,不能松动!……这个时候的右派,现在才晓得和风细雨的好处,现在是暴雨天。”


1957年7月18日,青岛:“历史上留下一大批王八蛋,一路敲锣打鼓,拥护了7年是假的。到了现在,他们就翘尾巴了。每年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政协会议,总是要对付他们一场。通过法案,他们都举手;下去视察,他们就找岔子,并且搞组织活动。”……“民主党派要抓住其中的右派,狠狠地打!……全国人大要改选,经过反右派,一定要换掉一大批!……右派分子虽然多,但头儿已经打了。把头子打了,就不好作怪了,以后采取剥笋政策……象张轸那样的家伙,就要狠狠地整!……今后反右派就是两个字:一叫深,二叫改。对内和,对敌狠!反革命搞得厉害的地方,要镇压!肃反不彻底的要杀一些人!……有反必肃!抓起来再说。不能象胡老头(胡志明)那样,‘罪已诏’千万不能下!……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劳动教养!地、富、反革命,摘了帽子的,要调皮再给戴上,搞个劳动教养条例,死刑不要轻易废掉。孙悟空没有紧箍咒不行……各省市对民主党派,不管其中央,予以腰斩!”


1957年10月7日,中共八届三中全会八大决议说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讲道理不能这样讲……”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是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上层小资产阶级、农村富裕中农。”


跌入恐怖陷阱中的右派们不禁失声惊呼:原来,这是一场阴谋!


毛泽东象一只志满意得的老猫,对着战战兢兢的老鼠,幸灾乐祸,粲然一笑:“不是阴谋,是‘阳谋’。我早已说过:‘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才能歼灭他们;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才能锄掉。’”


这是在玩弄文字游戏。手握绝对权力的毛泽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洋洋得意,他坦承:是早有予谋,尔等可奈我何!


难道,这不是经典的对人民行骗术耍阴谋吗?


如果,以上所述尚不足以证明的话,再请看(请特别注意前前后后的时间):


1957年3月17日,毛泽东在天津对党内高级干部说:“反马列主义思想暴露出来不可怕,而且正有作用。我们需要那些东西跟我们来见面,以便和它作斗争。”


1957年3月20日,在上海对党内高级干部说:“对于有些有毒素的文章或者别的有毒素的东西,我们要批判要斗争,但是用不着怕。”


1957年3月21日在南京对党内高级干部说:“不要误会我在这里提倡妖魔鬼怪。我不是提倡这个东西,是想消灭它。而消灭的办法是让它出现。……我们要放,要硬着头皮让他们攻。有些知识分子还怕放长线钓大鱼。放长线钓大鱼也有一定道理。我们现在让批评,再去分析。”


1957年5月15日,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向中央常委汇报座谈会情况时,毛泽东说:“他们这样搞,将来会整到他们自己头上。”当李维汉谈到有位高级民主人士说有些党外人士对共产党的批评是“姑嫂打架”时,他脸色阴冷,插了一句话,斩钉截铁:“不是姑嫂,是敌我!”——当时,四座大惊。


5月15日夜政治大流氓奋笔疾书,写成《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发给党内高级干部阅读。文中写道:“左,或者说是教条主义,持这种立场和态度的人,大多是忠心耿耿,为党为国的……如果说前一段整风鸣放的锋芒主要是针对教条主义,那么现在到了把风向转过来的时候了……现在应当注意批判修正主义。

“最近这个时期,在民主党派和高等学校中,右派表现得最坚决最猖狂。他们不顾一切,想要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刮起一阵害禾稼,毁房屋的7级以上的台风。现在右派的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他们正兴高采烈。我们还要让他们再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浮到水面来了,并不要钓。”


5月16日,毛又亲笔起草了《中央关于对待当前党外人士批评的指示》的党内文件,指出:“最近一些天以来,社会上有少数带有反共情绪的人跃跃欲试,发表一些带有煸动性的言论……请你们注意,放手让他们发表,并且暂时(几个星期内)不要批驳,使右翼分子在人民面前暴露其反动面目。”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各级党组织才加大了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的频度和规模。


5月20日,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再次给党内干部下达密令《关于加强对当前运动领导的指示》,提出:“现在的情况是……右翼分子的言论颇为猖狂。但有些人的反动面目还没有暴露或暴露的不够。”“左翼分子这一阶段不宜多讲话,共产党采取暂时不讲的方针。”“在一个短时期内,党员仍以暂不发言为好。


同时,中央指示各级党委“必须指导宣传部门和党报,立即着手分类研究右翼的反动言论和其它资产阶级观点,准备在适当时机(中央届时另作通知)发表一些论文和社论,予以反驳和批判。


7月1日,毛泽东亲笔撰写了《人民日报》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得意之余,公开泄露了开展反右派运动乃蓄谋已久的天机:“共产党看出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一场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让资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发动这一场战争,报纸在一个期间内,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见,对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不予回击,一切整风的机关学校的党组织,对于这种猖狂进攻在一个时期内,也一概不予回击,从而聚积力量,等待时机成熟实行反击。


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公共食堂化运动、大炼钢铁运动(1958——1960)   

   

(八)反右倾运动(1959—1862)


(九)文化大革命运动(1966—1976)


在世界经济史的黄金时期(1949—1973),全球一片欣欣向荣,只有一个国家发生了大饥荒——毛泽东中国。一个治国大白痴大傻逼歇斯底里大折腾,中国经济陷入极其严重的危机之中,造成了至少4000万人被活活饿死。这是人类史第一大罪恶。


其中,毛泽东发动的反瞒产运动和反右倾运动——为了反右倾,顽固地坚持大跃进继续巩固人民公社和公共食堂,导致灾难恶性蔓延,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作用。


魔头发起的文化大革命,焚书坑儒——毁灭文化——毛泽东思想一统中国——国民自相残杀——中国经济再一次全面崩溃——中国彻底沦为全球第一贫穷国家。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说:“整了一亿人整死两千万,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这是中国又一次浩劫。


上述巨大罪恶,中共的宣传系统和宣传人员,都是助纣为虐的帮凶。


(十)造神运动(1941—1976)


中国共产党反动的造神运动始于1941年的延安整风运动——在艰苦卓绝的抗日卫国战争时期,魔头将中共高级干部和军事将领集中到敌后山沟里进行洗脑。长达四五年的整风,其实是大树特树毛泽东思想权威。


造神运动1958年进入高潮,登峰造极于文化大革命。


这是毛共党国背离民主文明大潮的历史大反动。一个罪恶滔天的天字第一号大罪人,竟然被捧上了神坛!全国人民竟然一日三祷告!竟然早请示晚汇报!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先背诵“毛主席语录”!荒诞到了极点!傻逼到了极点!



声势浩大的造神运动,完全由中共的宣传工作制造。其实,魔头本人就是总导演。


四、中共党国宣传工作的特点


(一)公然造谣


如抗日战争,胡说“国民党军队消极抗日”“蒋介石躲在峨眉山上”;如抗美援朝,胡说“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美帝国主义发动细菌战”……


(二)公然隐瞒事实


如苏联发动中东路侵华战争,中共武装保卫苏联;如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和军队在抗日战争中的伟大贡献;如南京大屠杀(毛时代从来不宣传);如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1980年代前从来不提“人权”二字);如一系列卖国行为;如毛时代经济大倒退、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全球倒数第一;如疯狂践踏人权残害人民的作为(对农民的残酷剥削、大饥荒惨况、五类分子的悲惨生活、文革大屠杀、六四大屠杀、活摘人体器官……)……


(三)公然隐瞒事实


对所有中外重大事件,一概歪曲宣传,从来没有“实事求是”过。


**


总之,中共创设一支庞大的宣传队伍,斥巨资进行宣传教育,其所作所为,可以概括为两点:


一是“欺骗”——主要欺骗中国人民。


二是“洗脑”——灌输狼奶,使人失去人性,变成爱斗好杀的野兽。


**


问题在于,中共斥巨资进行宣传教育,花的是国库的银子——国民的血汗——用人民的钱欺骗人民残害人民!


这是中共党国财政——刮民财政——的第十九罪恶!


**


不言而喻,中共党国对中国人民的剥削掠夺严酷至极!


一个国家执政党如此残忍剥削掠夺自己贫穷的国民,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一贯大力宣扬爱国主义,如此暗无天日的国家,叫中国人民怎么爱?怎么能爱?怎么会爱?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