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0579029 文章总阅读量:2722545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討厭蔣家父子的外省統派 -被迫來台的共軍
(3/19/2017 7:34:16 PM )

許劍虹


討厭蔣家父子的外省統派

-被迫來台的共軍


許劍虹 


家住新店的趙英魁老先生,就是被反共戰俘強迫來台的中共韓戰志願軍老兵。兩岸開放後,縱然趙英魁得知選擇回到大陸的志願軍戰俘都被視為「叛徒」而遭到清算,但是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國共產黨的忠誠依舊不減。右為中興大學歷史系碩士班研究生,專門研究來台前共軍、和平建國軍、華北治安軍與滿洲國軍的郭冠佑。


提到討厭國民黨的外省人,人們想到的往往是廖中山、陳師孟、謝志偉、金恆煒、段宜康、顧立雄與王定宇這些主張台獨的人士。仿佛主張兩岸統一的外省人中,沒有人反對國民黨或者蔣家父子。不過與今天人們想像不一樣的是,最早站出來與國民黨戒嚴體制對抗者,不僅大多來自於外省族群,而且他們大多數還都是立場堅定的「統派」人士。

而除了吳石、聶曦、陳寶倉、王正均與林志森等被女匪諜朱諶之吸收,並在最終為中華民國政府槍斃的「地下黨」成員外,最早反抗國民黨的外省統派人是非被強迫來台灣的解放軍莫屬。為了補充在戰場上損失的兵源,在戰場上被俘虜的解放軍俘虜,只要被證明不是中國共產黨黨員者,都會在被編入國軍以後帶來台灣

不過他們當中很多人,可能是出於害怕被國軍滅口,而在被俘虜前就撕毀掉黨證的共產黨員。來自江蘇省興化縣的陳書言,在對日抗戰期間參加了在老家活動的新4軍部隊。國共內戰爆發後,他以解放軍身份參加徐蚌會戰,並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黨員。結果他卻因為共軍在1949年10月的金門古寧頭大捷中失敗而被俘虜,並被帶到了台灣併入國軍

只是陳書言在被俘虜以前,就偷偷將黨證給吞到肚子裡,因此其黨員的身份並沒有為國軍所發現由於陳書言親眼目睹國民黨游擊隊在興化與日軍勾結的情況,所以他始終無法對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產生認同,並且始終以自己新4軍解放軍與共產黨員的身份自豪。雖然在「白色恐怖」的政治氛圍下,他不會表露自己的政治信仰,但討厭蔣家父子的態度始終難以隱藏。

陳書言的女兒陳心怡,後來把父親的故事拍成了紀錄片《被俘虜的人生》。對於父親,陳心怡就有這樣的回憶:「從小爸爸就會罵蔣介石,總覺得他很矛盾,不就是跟蔣介石來的嗎?為什麼又要罵他?他的言行跟一般的老兵不同。我發現許多線索,直到隨著父親回江蘇老家後,才串連了起來。從親戚口中知道了我爸是共產黨,在1949年古寧頭大捷時被俘。」

另外陳心怡還透露,父親被俘虜時告訴了國軍自己是遭到中共強制拉伕的原因才從軍,因此生存了下來。雖然後來因為鄧小平出於強化兩岸交流的目的,對到台灣的國民黨老兵宣佈「既往不咎」的原因,陳書言得以在晚年回到故鄉興化探親,但是如果回到毛澤東時代,他為了保命而參加國民黨的行為,卻足以被中共視為「叛徒」看待。

當然,陳書言並不是唯一被強迫帶到台灣的新4軍老兵。目前家住台中市北屯區,同樣來自於江蘇省北部泰興縣的吉月祥,在抗戰時也一度加入過新4軍不巧的是,吉月祥又有一個因為敵視共產黨而先後加入國民黨游擊隊與汪精衛政權和平建國軍的大哥吉恆餘抗戰勝利後,吉恆餘參加以撲殺共產黨員為職業的還鄉團

為了拖自己的弟弟一起下水,他既然強迫吉月祥參加還鄉團幹部處決活埋共軍戰俘的儀式。考量到現場的老百姓當中,必然有新4軍派出來的密探存在,吉月祥自知再回到共軍裡面必將被誤會為「叛徒」而被處決,也只能夠硬著頭皮跟大哥一起反共下去。諷刺的是,國軍居然嫌棄吉恆餘年齡太大而拒收,所以吉月祥只能隻身跟著海軍陸戰隊來到台灣。

不論是在部隊還是日常生活中,吉月祥在兩蔣時代都出於生存本能將自己對共產主義的信仰隱藏起來。等到台灣解除戒嚴並取消了黨禁與報禁以後,他才開始購買起《資本論》與《毛澤東選集》等左派理論的書籍研讀,充實自己的社會主義理論。如今他不只是社會主義的信徒,而且在家裡還供奉了一尊毛澤東的半身小銅像。

吉月祥堅決相信共產黨才是維持中華民族統一團結,並且阻擋「美日帝國主義勢力」瓜分兩岸的執政團隊。他甚至認為因為無法隨部隊來台灣,而在返回家鄉後遭到共產黨槍斃的大哥「死不足惜」。雖然已經無力返回大陸,但是吉月祥仍渴望「歸隊」的一天到來,而且還試圖透過訪問自己的中興大學碩士生郭冠佑與大陸的新4軍研究會聯繫。

除了被俘虜來台的解放軍老兵外,也還有不少韓戰「反共義士」其實是「被志願」來到台灣的。比方說家住台北市新店區的趙英魁,雖然一開始在閻錫山將軍的晉綏軍服役,但是他在兵敗被俘並且加入解放軍以後,逐漸在意識形態上認可了中國共產黨。被編入志願軍第18軍團第60軍第180師的他,並不認為自己是被送到朝鮮戰場上當砲灰的

所以在戰場上被俘虜後,他並沒有來台灣的強烈意願。不過趙英魁在濟州島戰俘營時因為身上被強迫刺上了反共標語,知道自己若回到大陸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於是只能隨波逐流的來到台灣。與陳書言、吉月祥一樣的是,趙英魁對共產黨的忠誠,並沒有因為身處台灣而消失。他經常與四名一起被強迫到台灣的「反共義士」聚會,偷偷罵蔣中正與讚揚共產黨。

結果他們最終還是因為反政府的言行為政戰人員發現,而遭到了滅頂之災。原本五人當中有兩人被判死刑,趙英魁等其他三人則被判無期徒刑。所幸審判這起案子的法官,與趙英魁一樣是來自洪桐縣的山西同鄉。出於同鄉情誼,這位法官決定對五人「從輕發落」,減輕刑期,但是也勸告他們要謹言慎行,不要再亂講話給自己找麻煩。

儘管如此,趙英魁仍在監獄裡被關了足足五年。出獄以後,他對國民黨當然也無法產生真正的好感。1987年,為了爭取老兵返回大陸探親的權力,趙英魁還一度與黨外人士站在一起批判國民黨許多後來成為民進黨元老的社會運動人士,也因為聲援老兵返鄉運動而成為他的朋友。趙英魁表示,假若不是因為有《台獨黨綱》,他對民進黨的好感可能還超過國民黨一些。

因為本來就在共軍裡待過的原因,這些來台灣的前解放軍或者前志願軍對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十分敵視。不過基於對中國共產黨與中華民族主義的信仰,他們無法因為反國民黨而去擁抱主張分裂國土的民進黨,政治處境十分困難。不過這些外省籍的前共軍老兵中,也不是沒有出現過放棄統一,轉而認同台獨的「突變體」。

1925年在上海出生的張志群老先生,與陳書言還有吉月祥一樣是新4軍出身的共產黨老兵。抗戰時潛伏於汪精衛政權統治區的他,在戰爭結束後被中共派到台灣從事地下工作。不過因為兩岸分治的原因,人在台灣的張志群失去了與中國大陸的聯繫。直到1988年,他才因為兩岸重新開放交流返回故鄉探親,卻對大陸的發展大失所望

信往共產主義的他,發現鄧小平領導下的中共偏離了馬克思主義的精神,沒有與弱勢民眾站在一起,而且還在「天安門事件」中向示威抗議的人民群眾開槍。外加從大陸友人口中得知了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的真相後,張志群對中國共產黨徹底失望。然而要他又無法放下尊嚴,回頭去支持對抗了將近40年的中國國民黨,於是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就成為了張志群唯一的選擇

「由紅轉綠」的張志群,與抗戰期間在潘漢年指導下潛伏於上海從事地下工作的史明有非常相似的背景。他們兩人早年都是堅定的中國共產黨員與毛澤東的信徒,但是到了後來都因為對中共的「殘暴」或者「走資」失望轉而投效台獨陣營。不過張志群不只有新4軍的背景,而且還是外省人出身,自然增添了他的傳奇色彩


從左算起第二人,就是陰錯陽差來到台灣的前新4軍老兵吉月祥定居台中市的他,直到今天仍認為毛澤東是帶領中國走向統一與強大的歷史偉人可能因為在國軍待久了的原因,他仍在家展示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與國父孫中山先生遺像不過對他而言,蔣中正仍然是「革命的叛徒」。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