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0652728 文章总阅读量:2823955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百年僵局的突破口和中日友好关系的真正基础
(4/3/2017 6:38:05 PM )

楊建利


百年僵局的突破口和中日友好关系的真正基

楊建利

(与日本国家基本问题研究所等智库座谈、个人会谈内容纪要综合 2017327-31日)

 

对华关系是日本外交的一个难题,由于中日两国都有一些难以挑战的政治正确的存在,人全面准确地审视中日关系的史与困境。

 

中日两国有着期交往的史,有着相近的文化传统。十九世上半期,当西方易借助事力量向洲推候,起初,中日采取了相似的国政策,但很快都发现种政策的无效,被迫打开国。日本的明治新与中国的洋几乎在同一时间兴起。

 

十九世欧美与中日代表的洲之,是两种文化和念的激烈碰撞。我们应该坦率地承,欧美易、宗教、文化对亚洲的影响,破除制主起到关性作用,在史上具有步的意义。但是种作用的发挥,在西方整体念碰撞的殖民代背景下,是借助于武力实现的。也就不可避免地形成民族主的反

 

程中,日本好地实现了从传统到近代的社会型,形成了近代意上的国家概念,但是在俄国东扩力之下,日本的民族主义势试图在朝鲜半岛洲形成自己的由此,逐走向扩张的道路。在十九世末、二十世初人类过度迷信武力和先武器的代,要把中日关系的沿革清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苏联生令世界局形成了更大数。但无如何,即使日本自身而言,对华全面争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其果众所周知。

 

百年前的史我会看到,尽管日本在实现化和近代化的程中远较中国成功,并且在此后的时间期保持了中国的经济优势,但日本的近代化道路是有缺陷的。一点从日本《法》与此前的《大日本帝国法》的差异中可以看出,《为现代日本引入了人、民主、和平的概念和制度,直到,我才可以日本走完了从传统代的道路。条路是曲折的。

 

对中国来说,这条路更加曲折漫长,当中国结束了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列强入侵历史的时候,苏联这一新产生的意识形态存在更深地影响了中国的命运,半殖民状态和动乱结束了,中国的现代化道路却更遥遥无期

 

今天,中国在经济事上的展令世人瞩目,但展更接近于前的日本,是一种具有重缺陷的代化程。种缺陷致中国在外交关系上无法被有效代文明秩序。更重要的是,种半代化的状下,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层面的困境于破解:中国不再是一个外封的国家,却又在制度和价值观层面上对这革表出极敏感的警,不惜代价构造起抵抗革的力量。在中国,制主和列宁主制特色形成了一股大的合力。

 

民主化是代化的一个成部分,也是中国实现全面代化的最后一步,只有走完一步,我才可以中国自争以来的社会走向可预测段。

 

因此,当我们谈论中日关系的时候,应该看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国家关系,也不是一般的睦邻关系,而是一个现代国家与一个半现代、半文明国家之间、混合了各种现实利益和历史纠葛的关系

 

但在谈论中日关系的候,朝因素是不能被忽略的。与史上中日夺对的控制不同,当今的迫切问题是朝的核武威是日本最大的国家安全问题之一,在问题上,日本、国需要中国的合作,却又不能不看到中国因上的考期以来,并没有真心意致力于解决朝核问题,朝核武问题形成的背后,隐约有中国力量的推,甚至可以,中国的消极度才是朝核问题以解决的真正原因。

 

中国力的全面增和朝核武的迅速展,日本二十一世的国家安全构成最大的不利因素。两个问题虽不能混但日本与中国、朝的矛盾,根本上是意的矛盾,因此,或者说,如果没有价值观的根本冲突的话,日本与邻国的矛盾、利益冲突都有理性法治化的解决途径而不会走向极端,也可以,意立才是日本国家安全的最主要成因。

 

要破除中国世界和平的威,最可靠的途径是中国的全面代化,也就是政治民主化。是一个史演化的程,我无法预测中国会以什么的速度实现这程,也无法预测程完成之前,中国是否会与周国家生大的冲突乃至争。但日本应该在中国民主化道路上发挥更大作用。

 

顾历史我会看到,十九世,面西方的力,在致力于国家近、代化的同,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日本、尤其是日本民,曾以很大的意和趣帮助中国加入程,然而,在那一个代,代化的程首先意味着国家的组织能力和经济力的提升,也就使国家之的利益构成微妙的争关系,很容易走向争,因此,面的中国,日本的心是矛盾的种矛盾也反在当日本的各种政治点中,憾的是,日本最后走向了侵华战争,中国史最的影响是助了共党在中国的崛起。

 

可以,二以前的中日关系最是失的,其果影响至今,既期威日本安全,也期阻碍中国的民主程。

 

遗憾的是,恢复邦交关系以后,日本的对华政策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再次犯下严重错误

 

出于中日争的愧疚心理,中日恢复邦交关系,日本有过战的打算,然中国政府拒了日本主提出的赔偿,但日本1979年后是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援助,中国的改革开放来是一笔至关重要的启动资金。按理,日本的主援助几乎等同于款,在两个正常国家之这样的援助化解史宿怨会起到非常正面的作用,但是,中国政府一拿着日本的大量援助,一边对民众隐瞒这一事致民普遍不了解日本求和解的意。

 

,上世九十年代之前,中日关系基本正常。中共原本就不曾在意中日争中日本的问题,因在共党的逻辑中,没有日本的全面对华战争,就没有共党的崛起,从一角度来,它甚至日本的全面对华战争抱有很大程度上的感激,毛本人就曾多次展现这一心理。

 

然而,民的心是不同的,中日争在中国土上行,中国社会留下了重的创伤,中日之立情是存在的,国与国之,化解立需要时间,也需要其中一方的友好表示,比如道歉和款。如果把日本的对华援助作一种款的民主化以后的日本其在努力改善日中关系。憾的是,中国政府出于意的考,借助媒体的百分之百的控制,并不向民间传达日方的度。

 

更重要的麻在于,1889六四之后,中共传统,不得不脱掉其无用的外壳而保留其内核,种情况下,民族主、国家利益取代共理想,成为统和社会共的唯一手段,维护产统治,中共放弃了早先的无产阶级信念,身一将自己打扮成民族、国家利益的代表。于是,日本就成了靶子,中共容乃至鼓反日力量,移民众、法治、人问题视线

 

对中共来说,这原本也许不过是一场假戏,与日本具体做了什么是没有关系的,然而,假戏渐渐真作起来:在中国的思想控制之下,文学、艺术被严格管制,尤其影视题材更是受到宣传系统的层层审查,几乎所有题材都具有敏感性,但爱国主义旗帜下的抗日神恰恰完全符合政治正确。于是,官方的假与民的仇日情绪结合起来,以廉价的商方式,让长达二十多年的抗日神在中国影视领,大大助了中国民的非理性仇日情

 

中国政府煽仇日情的另一个原因,是日本与美国的盟关系,是中共惧怕态颠的必然反映。

 

遗憾的是,日本政府对这种意识形态的冲突(或者说,是现代化与半现代化观念的冲突)缺少足够的省察。六四事件之后,1990年,日本不美国等西方集的反,无条件地率先解除制裁,恢复第三批对华日元款,启动对华高技出口,而且无地大量中国出工业设备制造技,并在西方七国首上反全面制裁中国,帮助中国政府底撕开了制裁的裂口。日本率先改善对华关系的行美国于1993年放宽对华高技出口管制,并最变对华强硬立,减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中国的力起到了推作用。

 

日本的一做法,可能与中日争的内疚心理有关,也与日本轻视中国的经济展潜力有关,无1979年开始的对华助,1990年取消对华制裁,都是中国当代经济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推力量之一,日本当代中国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不可抹献,但日本没有看到中国经济实力的迅速提升和民主化的期滞后一矛盾将会世界,也日本来什么长远危害。

 

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首先被中国政府用于事力量上的提升,于是,日本开始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中国正取代日本,成为亚洲最大国家,而个国家领导者的政治理念是极落后的,无论对,它漠视对自己不利的规则。中国开始成为亚洲和平的潜在威然而,以中国体量之大,简单抗是无法想象的,只有帮助中国实现完整意上的代化,即政治民主化,才可能真正的和平。

 

可是,无1978年、1990年,是今天,我都没有看到日本在一方面的太多努力,于中国的人、法治状况,日本中国的关注是远远的。

 

尽管中国是一个制国家,但自十九世以来的一百五十多年,几波折,中国人西方价值观的了解和接受,也是有清晰脉可以追踪的,否就无法解1989年会爆样规模的民主运今天的中国,政府不断加大西方意的防范力度,恰恰明中国社会已形成越来越大的民主化力量,迫使政府采取越来越严厉的手段行管控切存在的中国民力量。日本政府如果忽视这一力量的存在,在民间进步力量受到打候,如果继续采取沉默度,然表面上可以减少与中国政府的冲突,但是长远不利于化解中国民间对日本的仇心理。相反,我可以看到,尽管中国政府美国的权压实际上也远远)表立的度,但在民,却形成一种大的美潜在力量。

 

因此,我建,日本应该彻整以前的对华外交策略:将对华外交提升到比官方外交同等重要的高度。如果日本侵华战中国造成了害,那不是害了中共更不是害了今天的中共政府,所以,日本的内疚心理也好,赔偿也好,应该针对中国民众表出来,种善意的表示,最重要的就是帮助中国完成代化程。

 

持有种意,并非由于我作中国民运人士的身份,而是立足于中日百年葛和今天中日关系僵局的分析之上的。今天日本不再是二战时的日本,而是一个实现代化的民主国家,日本应该有更多的自信心和任感。

 

日本政府应该放弃中共的幻想,自上世七十年代以来的幻想已日本得越来越被。日本政府应该中国政府不的勇气,要有展开对华外交的自信和宏政策。2012年的反日游行后,日本第一次选择了不向中共低,却并未造成什么不利后果,中日滑落后持上升。事上,中国政府的持续动员能力是相当糟糕的,无法脱其外中干的困境,一点,经历过甲午中日海的日本应该很容易理解。

 

史和地理的角度上看,日本中国民主化的影响能力可能高于欧美国家。史上日本曾经这样,无的效果如何,但我看到,当的日本以极小的代价,通支持中山等人的革命,在中国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今天,日本对华外交的应该,通往来、思想、文化、教育、经济域的民交流,加深两国民众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当日本选择从各个不同域展开对华外交的候,中日百年宿怨将真正开启终结之途。我想再次强调说:日本应该对华外交放到比官方外交同等重要的位置考

 

日本应该在人、法治等议题中国政府大胆讲话,推中国的化。需要长远史眼光。与一个期无法实现民主化的中国为邻非日本之福。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