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0892903 文章总阅读量:3239940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网民:那里只有农民,没有日寇! ——从大批警察仍在四川泸县“维稳”说起
(4/9/2017 4:10:26 PM )

梁之


网民:那里只有农民,没有日寇!

——从大批警察仍在四川泸县“维稳”说起

梁之


害怕星星之火

49日网民上传最新帖子:“就目前泸县的态势,不难发现,大量警力依旧云集当地,他们高声、响亮吆喝一二三四,整齐排队,招摇过市,难免让人疑似纯属炫耀警力——如此之类的视频还是在微信、网络泛见。紧张如此,何必?泸县这样一个小县,太伏这样一个小镇,只有农民,没有日寇!”言外之意,用不着摆出对付入侵外敌的架势来对付当地民众。

眼下中国大陆,敏感之极,把所谓“维稳”放在统治这个国家首位,不管哪里有什么“动静”,首先想到的就是动用警力包括所谓防暴警察,似乎非如此就难以“震慑”,非如此难以救场。给世人的感觉,中国像是一夜之间又回到了几百年前,到处都有民变,到处都是骚乱。统治者已成惊弓之鸟,害怕之极,害怕任何一处的“星星之火”,都有可能燃出“燎原之势”。然而这在网民们看来,政府把民众完全当成了敌人。越是这样,民众逆反心理越重。当人们彻底不相信政府之后,你就是动用再多警力,也无济于事,最多只能维持统治者一时的平安。

民众生活在恐惧中

中学生“被坠楼”事件出来一个多星期了,很多人想说话,但不敢,怕被戴上造谣然后定个寻衅滋事罪被带走,就是有几个壮着胆子对事件发几句评论或一段视频,也很快被删除。就连前央视名嘴崔永元在微博中也只是说:“我掌握的信息还不够多,除了悲痛无法对泸州孩子的事情发表更多的评论。只想提示当地政府,应该反省为什么你们的公信力那么弱,还想提示主流媒体,为什么你们该发声时不发声,这操蛋的沉默是给政府帮忙还是添乱?还有,删帖对维护社会稳定不是上策。”

后来连新华社记者也介入然后也不满了,并把这不满变成文字发表出来。新华社记者发表题为《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 ——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的文章,其中说道:记者“发现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这让记者深深忧虑,老百姓对未知的恐惧要持续多久?”

其实中国大陆百姓一直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恐惧之中,正因此,连人民日报几年前也不能不承认,中国的老百姓都早已成了“老不信”。而几年过去,已经不是中国的老百姓不相信政府,就连新华社记者也难以相信地方政府了,否则也不会问“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有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新华社的记者都没法调查,你让我怎么相信政府的辟谣。”

民不畏死

四川泸州泸县太伏镇一十四岁中学生莫名其妙地坠楼“被自杀”,家长、亲属自然不肯答应,希望学校和当地政府给个真相给个说法。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即使几百几千年前,即使是被我们今天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的封建帝王社会,也都信奉“人命关天”,何况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又何况蹊跷死亡的是一花季少年呢?

然而,这一回再一次上演了公权力曾上演过无数次的把戏:他们还是一厢情愿,自相矛盾地在那儿拼命掩盖。这一下,惹怒了当地民众,他们聚集起来,帮助死者家属共同追寻真相,讨要说法,因为只要看过这名中学生尸体的视频,都不难得出自己的结论,都知道当地政府在说谎。于是,我们看到,从泸县到泸州,后来甚至动用属于四川省的警力包括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来“维稳”,说白了,还是老一套:谎言加暴力。可以说,在泸县、泸州甚至四川省一些官员看来,那些民众已经成了他们的“敌人”。我不知道从镇领导到省领导,是否感到一丝害怕乃至恐惧。平时看到自己统治下的百姓一个二个都像绵羊似的,要训斥就训斥,要欺凌就欺凌,甚至要打就打要骂就骂,这一次怎么就忽然变得不听话变得强硬起来了呢?“维稳”怎么就不那么起作用了呢?那些官员忘了,两千五百多年前老子就在《道德经》中警告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民众的敌人

对公权力而言,所谓“维稳”,是一个似乎很正义的词汇,而且很多代表公权力的大小官员,总以为只要祭起这个“法宝”,便能无往而不胜。当然过往的事例也确实一次又一次给了他们信心,于是便愈发信奉这个“法宝”。

其实,但凡有一丝实事求是之心的人都不难明白,公权力每一次所谓“维稳”,都是把自己放到了民众的对立面,此时此刻,公权力已经成了被维稳对象的敌人。这也难怪,把民众当作敌人一样“维稳”的人,自然也一定是民众的敌人;如果被“维稳”的对象是成千上万的民众,无疑,公权力也就是这成千上万民众的敌人,我们在很多公权力“维稳”遭到强大抵抗的现场,看到被维稳的对象推翻或叫掀翻的警车,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这大约就是今天中国大陆统治者为什么大小出现一点骚乱就要动用防暴警察的缘故。

然而,如果说只是极个别所谓“刁民”,公权力还能找出维稳的“理由”,可现在显然已经遭到成千上万民众的抵抗、敌视。一个个口口声声代表民众的公权力,现在却成了民众的敌人,这种政权这种统治还有何合法性可言?你们到底代表谁的利益?又还能欺骗多久?

武警战士的觉醒

有位网名叫“黎勇01”的网友在微博中说:“一个武警战士讲述他在泸县的维稳经历:清早,在政府大楼门口,我和战友们排开人墙手挽手,面对几千百姓的冲击,一直对峙到中午。老百姓为了让前排的人吃饭,让小孩在大人的肩头上爬着递包子递瓶装水,但没一个给武警。那一刻我流泪了,不是因为饥饿,而是很痛楚,感觉人民已经不当自己是子弟兵了。”

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百姓是天下最好说话最能忍耐的百姓,不是“忍无可忍”,他们都会忍了;不是“太不像话”,他们就会“认”了。这个国家几百几千年来流传的那句“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就最能说明这个国家的民众是多么希望稳。两千多年前的陈胜、吴广们,只要给—线生机,有条活路,至少不横竖是个死,这些奴隶就决不会拼着性命造反,华夏也就没有这被后来认定的“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伟大的农民起义”。当时的统治者实在“太不像话”,才成全了这些奴隶们留下万世英名。这是奴隶主们怎么也想不到的。

然而近些年来,所谓“维稳”之剑一直高悬在民众头上,但凡民众有什么不满,要讨个公道讨个说法,公权力就要所谓维稳,要维稳,就要动用那些“国家机器”,包括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真不知道那些“国家机器”到底依靠谁养活,他们吃的是谁的“饭”?他们为什么总是要“维”民众的“稳”。中国民众不想稳吗?可以说,民众,特别是中国民众,是天下最希望稳的。但凡民众“不稳”,皆因公权力造成。现在许多地方的公权力都是“天上王大地下王二”,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根本不考虑民众的感受,甚至不顾民众死活,而当民众感到忍无可忍,不肯再忍之后,于是公权力也就有了“维稳”借口,脱去谎言外衣,露出狰狞面目,把希望稳的民众当做敌人一样或抓起来或在现场施暴,近些年一幅又一幅警察施暴的视频在微信中刺激着网民们的神经。如此说来,一些地方公权力的所谓“维稳”,又何来“正义”之说?

网民不相信政府结论

四月七日下午,泸州人民公安终于给出了结论:赵鑫之死,属于坠楼。排除事发当周有人对赵鑫实施暴力威胁,并排除事发当晚在505宿舍内赵鑫与他人发生打斗、纠纷的事实;排除有人对赵鑫收取保护费的事实,更可以排除所谓有5名校霸因对赵鑫收取一万元保护费未果将其打死的事实。确认: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排除他杀。

然而,就在泸州发出通报的当天,就有网民发帖以“个人的名义,愿意向赵鑫家属捐款一万元,用于聘请香港或大陆以外任何地区的法医,为赵鑫做尸检”。这位网民在帖子中还这样说道:“如果老百姓对之前的法医失去信任,对尸检结果表示怀疑,那政府是不是该积极恩准聘请境外法医进行尸检,以还政府一个清白,还世人一个真相,还遇难家属一个公道!!!”另有网民认为:“一般来说:当事法医应该公布姓名单位和相关工作信息,对尸斑、伤痕作详细解剖分析,对死因作医学司法解释。公安机关对勘查结果以及死者生前信息作详细调查报告。此外,还应公布主管警察姓名职位。当然,更加应该让媒体自由调查报道。”

事已至此,大家只能拭目以待:当民众不相信政府之后,政府应该如何自证清白公正,是努力让民众信服还所谓强力维稳,全世界都在关注着,用句中国百姓喜欢说的话,那就是:人在做,天在看!

201749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