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0892903 文章总阅读量:3239918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习近平真实心态的“自然流露”
(4/12/2017 7:28:51 PM )

楊建利


习近平真实心态的“自然流露”

 

楊建利

 

在世人关注的川普、习近平的首次会晤上,习近平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表态非常值得玩味。据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会晤后的记者会上透漏,46日晚宴进行到尾声时,川普亲自向习近平通报美国当天下午以战斧巡航导弹袭击叙利亚军事目标的行动,事先没有准备的习近平回应说:理解美国的行动是必要的,因为他们杀害了孩子。

 

习近平的表态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虽然这句话不过是承认了确凿无疑的事实,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实话,但与此前中国政府反对美国单方面军事行动、在联合国安理会屡屡以“主权”为借口阻止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叙利亚采取更进一步的制裁行动的立场大相径庭。

 

也许习近平在这次会谈之前,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要向美国展现灵活的一面,为保持会谈的友好气氛,只要不是事关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都有尽量以妥协换合作的预案。

 

但是应该注意到的是,美国对叙利亚的袭击是在习近平车队离开宾馆开往会谈场所时发动的,川普是第一个将袭击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告知习近平的人,这就使习近平只能在没有听取外交顾问的意见的情况下回应川普,也就是说,习近平的这一表态,可能更多的代表了他本人的个性化态度,而不是官方斟酌字句的外交辞令。

 

在习近平已成“核心”的情况下,即使习近平的本能回应并不完全符合中国政府的“政治正确”,这一回应也只能变成中国政府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新的“政治正确”,于是我们看到,在习近平与川普会谈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中,不再强调所谓的叙利亚主权问题,习近平在回到北京与川普通话时也再次强调化学武器是不可接受的。中国官方表态往往就是一个语言迷魂阵,有时候最重要的不只是说了什么,还要看他们“没说什么”。这一次,他们没说“主权”,而在此之前,他们不说“化学武器”。

 

尽管这次会谈中习近平有通过妥协换取美国态度软化的需要,但我仍然愿意相信,习近平的表态代表了他的真实心态的自然流露。也就是说,在习近平个人看来,“他们杀害了孩子”是难以接受的,因此他是知善恶的。没有人不知善恶。

 

然而,我们不会忘记,叙利亚冲突缘起2011315名少年因在墙壁上图画反政府涂鸦而遭到逮捕,此后遭到政府酷刑毒打,被拔去指甲,两名少年被肢解,其中9位少年的母亲,还遭到政府军的轮奸和恐吓。2012年,一位叙利亚中学生,因为拒绝参加政府组织的支持巴沙尔的游行活动,而被政府军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开枪射杀!这次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杀害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中国政府何曾关心过这些死去的孩子,中国不仅没有正义的行动,而且在联合国数次与俄国一起杯葛安理会制裁叙利亚的计划!

 

有人说,对自己的人民残暴的政权不会对其他国家的人民仁慈,此话有理,它指出了问题的本质:政权的性质决定了它在内政外交上的正义性。

 

然而,不管政权的性质如何,追究中共政权领导人习近平个人“自然流露”的信息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当美国针对叙利亚政府采取军事行动的时候,习近平的一句“理解美国行动是必要的”等于承认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发生人道惨剧美国采取行动是正当的也是自然的,不经意地承认美国是世界正义秩序的维护者和最有力的行动者,显示他从心里认可美国正义老大、世界警察的地位。

 

习近平表达完对美国行动必要性的“理解”以后就没有下文了,人们不禁要问:是的,“他们杀害了孩子”,美国惩罚人道灾难的制造者是正当的也是自然的,那么中国呢?中国为什么不采取同样的行动呢?习近平不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世界上大部分人也不会问这个问题。习进平不会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实际上从心底的深处他知道中国不是世界正义秩序的领导者不是世界老大,他也深知中国没有资格扮演这样的角色——他比谁都更知道中国相对于美国的军事、经济尤其是软实力道义上的劣势。世界大部分人不会问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很少有人预期中国会采取与美国一样行动——不预期其单方面行动也不预期其加入集体行动,因为很少人把中国看作是那样的“负责任的大国”。一些观察家认为,中国正在替代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他们想的太多了,连中国都不把自己看作那块料,不然,习近平说完 “理解美国行动的必要性”就应该有中国应该做什么、中国在匡扶世界正义中的角色和责任的下文了, 然而他毫无这样的角色意识和责任感。

 

我们同时不能忽略,习近平的“自然流露”是人道主义的,因为他表明“他们杀了孩子”这样的事是不能被容忍的。希望这不是一个客人在晚宴饭桌上对主人做的事情不得已的客气表态,而是人道主义的真心流露。我们虽然不能指望像习近平这样的独裁者主动放权改革,但是无论是出于外部压力还是内部分化或者良心发现,一旦他们要放权改革,他们最初始的思想基础和说辞都必定是人道主义的。面对着中国的现实,那里有太多太频繁的“他们杀害了孩子”的事件,我期待更多的掌握权力的人有更多的“自然流露。”


2017年4月11日  华盛顿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