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捐赠支持 版权声明
         
时事评论| 公民社会| 零八宪章| 人权关注| 民主法治| 观点争鸣| 中国经济| 历史回顾| 国际观察| 民族问题|
人文关怀| 民生百态| 社会观察| 国际经济| 台湾社会| 香港社会| 宗教自由| 法律法制| 变革之路| 生态环境|
网站总流量:11217484 文章总阅读量:3662602
返回上一页  
赞美者: 反对者: 点阅者: 评论:

討厭蔣家父子的外省統派(之二) -汪精衛政權的追隨者
(4/13/2017 6:43:59 PM )

許劍虹


討厭蔣家父子的外省統派(之二)

-汪精衛政權的追隨者


許劍虹



雍震鈴夫婦與連戰合影,身為汪精衛支持者的他直到今天都認為自己是正統的國民黨員


除了被迫來台的前共軍外,還有一批身份特殊的外省統派討厭蔣中正父子。不過在深入討論以前,筆者必須要強調這些人固然反對蔣家父子,但是卻不反對中國國民黨。而且他們很多人甚至還認為,自己是比蔣家父子還要更正統且深藍到發紫的孫中山信徒。只因為他們追隨的對象,是在中國國民黨建黨史上地位僅次於孫中山,遠高於蔣中正的汪精衛。

這些人本身或者他們的祖先,絕大多數在抗戰期間服務於汪精衛政權。他們有些人是政府官員,有些人是黨員幹部,有些人是軍警憲特,也有些人是普通的地主仕紳或者知識分子。還有相當數量的人本身並沒有加入汪精衛政權,甚至還可能是重慶派在淪陷區的游擊隊或者地下情報工作人員,但是卻因為各種不同的理由接受,甚至於支持起了南京的國民政府。

幾乎所有汪精衛的追隨者都是反共的極右份子,並且相信自己抗戰時的行為只是在利用日本人防堵中共在淪陷區壯大。他們認為因為有自己的存在,蔣中正才可以領導國軍在「正面戰場」上抵抗日軍。可沒有想到的是,抗戰勝利後回到淪陷區的國府接收大員,居然給他們每個人頭上都戴上了一頂「漢奸」大帽,就連剛從大學畢業的知識青年,也都被稱呼為「偽學生」而遭受歧視。

陳公博與周佛海等「接收有功」的前汪精衛政權要員,為國民政府判處死刑與無期徒刑的事實,讓汪精衛的追隨者們深感自己遭到背叛。然而曾經與日軍或者國民黨游擊隊聯手剿共的他們,又深知自己生活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大陸將生不如死,所以都在1949年兩岸分治之際想盡一切辦法追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到台灣。

由於在抗戰中扮演主要力量的中央軍嫡系部隊,除了劉玉章將軍指揮的第52軍以外都在遼西會戰與徐蚌會戰中被消滅,讓許多本來即便不是軍人的汪精衛政權官員、幹部與公務員報名參加第2期青年軍,跟著亟欲補充兵源的國軍一起來到台灣。根據筆者五年來造訪抗戰先進的經驗,來台的外省榮民當中至少有高達1/3的人戰時在日本佔領區充當「合作者」。

到了台灣以後,他們在「白色恐怖」的氛圍下不敢公然挑戰蔣家父子的歷史論述,甚至在公開場合中表現的比大多數的人更「忠黨愛國」,但是仍有意無意的替汪精衛平反。這些「汪派」人士之中最有名的,就是在台灣政壇與文壇中被視為「狂人」的李敖。李敖的父親李鼎彝抗戰時在山西省太原擔任華北政務委員會的禁菸局長,是國共兩黨所公認的「漢奸」人士。

但是李敖顯然對自己父親被扣上的這頂「漢奸」大帽相當不平,於是走上了反蔣的道路。李敖在他過去撰寫的作品中,還有接受兩岸媒體專訪的時候都開宗明義強調,自己與蔣中正、蔣經國父子做對的名義就是要給包括自己父子與汪精衛在內的「漢奸」平反。在與汪榮祖合寫的《蔣介石評傳》中,李敖就將汪精衛定位為真正抗日的「主戰派」,然後將蔣中正定位為通敵賣國的「主和派」。

李敖指出,國民黨並非沒有抗日,但是主力都是馮玉祥的西北軍、閻錫山的晉綏軍與李宗仁、白崇禧的桂軍等「雜牌軍」。至於蔣中正領導的中央軍,則是群將實力保存起來用於監視中國共產黨,或者是等待日軍與地方部隊殺到兩敗俱傷後再坐收漁利的「投機份子」。他認為在淪陷區組織親日政權的汪精衛是真正救國救民的愛國英雄,但是卻替蔣中正背了當「漢奸」的黑鍋。

前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張壽平,抗戰時就讀於南京汪精衛政權的國立中央大學。而他的恩師,正是出任南京國民政府立法委員的國學大師龍沐勛。由於龍沐勛同時也是汪精衛的文膽,所以張壽平不只從他身上學到了許多中國的傳統文化,還接受了南京國民政府的意識形態。他相信汪精衛在南京另立國民政府的目的,是要確保無論是軸心國還是同盟國勝利,中國都能保住戰勝國的地位。

在張壽平從中央大學畢業以前,他被龍沐勛指派到鄉下去擔任汪精衛政權的基層幹部,以瞭解什麼是「真正的中國」。在鄉下,張壽平一方面要替基層農民解決生計問題,二方面則要面對中共新4軍對南京國民政府的挑戰。張壽平指出當年的新4軍幹部與士兵把蘇聯視為無產階級祖國看待,並誓言要以馬列主義取代中華傳統文化

因此汪精衛政權基層幹部的任務,就是要與推行「去中國化」運動的中共進行意識形態上的鬥爭。抗戰勝利後,因為姐夫張慕陶在台北擔任憲兵第4團的團長,而且自己又精通日語的原因,張壽平被帶到台灣協助行政長官公署教育處推廣國語與中華文化。他至今不明白,對中華傳統文化比蔣中正還要更加堅持的汪精衛與龍沐勛被視為「漢奸」的原因究竟何在。

可能因為戰後在台灣得到政府栽培的原因,張壽平本人很少尖銳批判蔣家父子。不過他來往於兩岸參加「反獨促統」運動,並且支持新黨的兒子張之閎卻多次表示汪精衛是中華民國建國100年來最偉大的領袖。張之閎雖然相當肯定蔣經國,但是卻與李敖一樣看不起蔣中正。尤其對於汪精衛被罵「日本走狗」一事張之閎深感不服,並多次反指蔣中正才是「美國走狗」。

雖然在抗戰期間都是頑強的極右派,甚至於法西斯反共份子,但是在鄧小平於1979年宣告改革開放以後,「汪派」們又出於強烈的中華民族主義,甚至於大漢種族主義意識開始向中共靠攏。他們一致認為,既然中共已經回歸傳統中華文化的正道,台灣就不該繼續配合美國、日本圍堵中國大陸,而是應該積極追求兩岸的和解與統一。

尤其是在李登輝上台,還有民進黨頒布《台獨黨綱》以後,「汪派」們最痛恨的敵人也從過去推行「去中國化」運動的中共,轉變為現在推行「去中國化」運動的台灣本土勢力。由於與國民黨主流派系格格不入,大多數的「汪派」人士都選擇加入新黨或者中華統一促進黨等外圍深藍政黨。就連李敖在2000年參選總統的時候,也是選擇與新黨合作。

再受到陳水扁時代激進的台獨政策刺激,他們的兩岸政治主張越來越傾向於極統,不只擁抱起了中共的「一國兩制」與五星紅旗,而且也不再在乎中華民國的立場與存在。因此當馬英九於2008年當選總統,並且推行「不統、不獨、不武」的兩岸政策時,已經被視為島內深藍代表的「汪派」人士們口徑一致的譴責國民黨政府向台獨妥協。在中共的協助下,他們一方面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與馬英九爭奪「國父繼承人」的正統地位,另一方面則積極配合北京的統戰論述,否定中華民國繼續存在的正當性。

戰時服務於和平建國軍第14軍第2師的老兵黃孟侯,就多次表示比起普遍被國人視為「漢奸」的和平軍,從蔣中正時代開始一直延續到馬英九與蔡英文的中央軍嫡系部隊更熱衷於當「洋人的魁儡」。他指出儘管和平軍表面上配合日軍掃蕩抗日游擊隊,但是卻會暗中向國軍甚至於新4軍通風報信,只為了避免更多的炎黃子孫死於日本人之手。

反而是現在的中華民國國軍,不只仍持續花高額經費購買美國武器,而且在釣魚台與太平島的主權問題上也是立場搖擺曖昧。這樣的現實,讓張壽平與黃孟侯不得不將保衛東海與南海主權的希望寄託於中國人民解放軍之上。至於台灣現有的民主制度,看在本來就反對西方價值觀的他們眼中本來就是不適合「中國國情」的。

相對於軟弱的馬英九,「汪派」們更期待走開明專制路線的習近平來領導自己。或許因為戰時站在軸心國陣營的原因,充滿右翼民族主義作風的獨裁者特別送到他們歡迎。2016年國民黨輸掉執政權大位後,為洪秀柱被「換掉」感到痛心的黃孟侯就主張國民黨需要有類似希特勒那樣的領袖,才能將分崩離析的黨再度統合起來。

目前居住於彰化的雍震鈴老伯,對於國民黨的領袖也有類似於黃孟侯的看法。來自江蘇寶應縣的他,在抗戰期間加入的是隸屬於中國國民黨中央調查統計局的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諜報人員,而不是汪精衛政權的和平建國軍。不過可能因為自己的距離與南京國民政府更為接近的原因,雍震鈴表示自己從頭到尾都認為國民黨正宗的領袖是汪精衛而不是蔣中正。

雍震鈴指出隸屬於中央軍的第89軍雖然裝備完善軍紀整齊,但是在日軍進攻他故鄉的時候既然沒有組織任何抵抗就拋棄老百姓撤退到後方。假若不是有汪精衛出面組織親日政權,然後再以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名義從日軍手中接管淪陷區的話,老百姓在日本人直接統治的情況下日子只會過得更加艱難。所以光從這個角度出發,老人家對汪精衛的認同就遠超過蔣中正。

蘇北淪陷區雖然已經沒有中央軍存在,但是汪精衛政權的公務機關仍懸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駐紮於雍震鈴老家,由潘幹臣任師長的和平建國軍第28師官兵們穿的也還是國軍的灰色制服,帽子上仍有青天白日徽,使他們相信中國並沒有滅亡。戰後加入陸軍第100軍,並親眼目睹國軍徐蚌會戰大慘敗的雍震鈴指出,唯一能避免國民黨失去大陸的方法就是不要讓蔣中正來領導國民黨。

直到今天都還是中國國民黨忠貞黨員的雍震鈴,與連戰、江丙坤、吳伯雄以及宋楚瑜等泛藍大老都有合照。唯獨對馬英九,雍震鈴的態度是拒絕見面、握手與合影。一心想推動兩岸統一的他認為由連戰、宋楚瑜與郁慕明在2005年為泛藍陣營打下的基礎,通通都在馬英九時代被摧毀。因此他力挺洪秀柱的「一中同表」政策,並且把馬英九視為「黨國罪人」看待。

出於對台灣的徹底失望,雍震鈴同樣也是把民族復興的希望寄託在共產黨身上。在吃飯聊天的時候,他多次透露出對中共早日「超越美國」的期待。他非常渴望有一天解放軍海軍能夠擁有數量比美軍還要多的航空母艦,把美國人的勢力趕出西太平洋,建立屬於中國人的世紀。雖然對中華民國的旗號仍有感情,但是雍老伯表示兩岸哪一個政府能讓中國強大,他就支持哪一個政府。

儘管高喊自己無條件支持兩岸統一,但是「汪派」們終究還是中國國民黨內的一個派系,他們否認的僅是蔣家父子的中國國民黨,而不是一整個由孫中山創建的國民黨。因此「汪派」所真正致力的,是由他們或者黨內他們信仰的傳承者代表中國國民黨去與中國共產黨談判「第三次國共合作」,實現兩岸的統一。假若這個統一是由國民黨以外的其他勢力來推行,仍會遭到他們的激烈反對。

和平軍出身的黃孟侯,與中統出身的雍震鈴一樣討厭蔣中正,他其中一個哥哥則是中共開國名將黃新廷。因為這層關係,黃孟侯表示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李登輝的幕僚曾指控他打算透過哥哥召集50萬解放軍攻打台灣,以保護在島上可能遭到獨派清算的外省老兵。



許劍虹:討厭父子外省(之一) 被迫來台共軍(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7122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请发表评论! 赞成 反对
评论者* 联系方式:
评论*
点阅者评论[以下评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友情链接
独立中文笔会 新唐人电视台 新世纪 纵览中国 Email: yibaochina@gmail.com
北京之春 大纪元 自由信息网 观察  
开放 新世纪 中国转型智库 南方周末  
民主中国 维权网 炎黄春秋 南方都市报
凯迪网络 博讯 天涯社区 中國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