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广东顺德北滘中学高三语文教师袁磊,因发表网络小说《在东莞》,结果在9月26日被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带走,目前已被刑事拘留。袁磊的妻子阮芳表示,《在东莞》描写了东莞桑拿行业,是一部现实批判性质的小说,不涉及色情。而警方则表示,这部小说影响较大,有损东莞形象,已经达到追究刑责的程度。

互联网进入中国以后,网络写作成为了很多写手的一大爱好,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互联网已经催生了很大一批网络作家。在互联网这个公平的平台上,只要你有足够的水平,能写出不同凡响的作品,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如何,都可以成名成家。由于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与日俱增,如今,只要是知名一点的网站,其影响力其实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平面媒体。

正因为互联网的巨大影响力以及传播信息的及时性,所以,很多写手都热衷于在网上发表自己的作品,很多时候,即使没有一分钱稿费,但只要点击率、回复率、转载率高,社会反应好,那么,写手就能保持高涨的创作激情,持之以恒地进行文字创作。不过,虽然在网上发表作品比较容易,但是,其风险却比在传统媒体上大得多,从这个世纪初开始,因言获罪的事情就接二连三。

深圳作家赵达功数年前就曾在香港《开放》杂志上撰文,称中国被关押的作家居于世界之冠。从文章中所开列的被捕作家名单来看,他们基本上都是因为批评政府而被捕入狱,其遭遇和他们的政治立场有很大的关系。但是,这几年却不一样,被捕的作家并不限于体制外的人士,很多体制内的人士只是因为批评或揭露了地方政府就被拘捕,诽谤、造谣、非法经营等罪名应有尽有。

2003年被称为中国的“维权元年”,当时正值胡温上任不久,孙志刚事件成为这一年国内的标志性事件。然而,在体制外,声援刘荻、杜导斌的声音也是异常强大,刘荻最终无罪释放,而杜导斌在被判缓刑后也获得释放。那一年,“胡温新政”的提法充斥于海内外媒体,看到这些情况,很多人着实对“胡温新政”有一番憧憬。

然而,好景不长,在这之后,以言治罪的案例层出不穷,可以说每一年都有不少作家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类罪名关进监狱。和一般的刑事案件不同的是,这些因言获罪的作家很难获得国内媒体的关注,即使法院对他们的判决书上振振有词,但是,媒体连进行负面报道的勇气都没有。虽然杜导斌、力虹、胡佳、刘晓波等人被判刑后,官方的新华社发布了消息,但是,在网络论坛上,你即使是全文转载其报道,也无法通过审核,即使通过了也会被删除。

可见,司法机关非常清楚,抓捕和加罪异议作家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德上讲,都是站不住脚的,否则就不会故意封锁这类消息,不让民众议论。国际舆论对于中国司法机关迫害异议作家的行径一直表示强烈谴责,但并不能改变这种社会现实,起初的谴责明显有效果,可在如今,国际舆论已经在营救异议作家上起不到多大作用,很多异议作家在其声援下依然被判处重刑。

原以为只是在海外媒体上发表文章有危险,没想到这几年在哪里发表文章都没有安全感。河南的王帅因为在网上揭露地方官员强征他家土地,结果遭遇跨省追捕;方玄昌、方舟子因为通过互联网打假,结果遭到造假者的打击报复;《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浙江丽水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内幕,结果遭到全国通缉;作家谢朝平因为揭露陕西三门峡移民黑幕,结果被渭南警方进京抓捕。。。。。。一件件以言治罪案例令人触目惊心,让人看到中国法治现状的不尽人意。

和异议作家被抓捕所不同的是,体制内作家被抓捕总能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这使得他们的命运往往很具有戏剧性,因为国内舆论压力大了,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后都会被无罪释放。前段时间,谢朝平事件曾令举国震惊,媒体也好,网民也好,都给予了积极的声援,如今,谢朝平事件才刚刚落幕,没想到广东东莞又传出了作家被抓的消息。

袁磊在发布他的网络小说《在东莞》时,自称“以80后爱情、东莞桑拿、黄道生活为背景,写出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世界”。天涯社区对该小说进行了连载,点击率已经超过200万,跟帖者不计其数。据我亲身感受,天涯社区的审帖标准是很苛刻的,含敏感政治信息的文章基本上发不上去,而含有色情内容的,即使你是在批判色情,也很难发布。因此,只要了解这种情况,即使你没有看过袁磊的这部小说,也很难相信它是淫秽的。

将一座真实存在的城市作为小说的背景,其实是很容易惹祸的,作家慕容雪村在写完网络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后,成都有关方面曾专门开会批判,而他的另一部小说《深圳向左天堂向右》发表于网络后,也遭到深圳官员的不点名批评。从慕容雪村到仇子明,再从谢朝平到袁磊,非常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的作品让涉及到的地方官员不快,什么“淫秽”,什么“非法经营”其实都是表面理由。

袁磊被抓,让人看到了东莞警察的无法无天。按照法律规定,即使袁磊的小说真的是淫秽小说,无论侦查、立案、办案,都应该是袁磊所生活的顺德警方,而不是东莞警方。如果以小说的背景地点在哪里作为构成刑事案件管辖权的唯一理由,那么必然造成司法秩序的混乱。试问,若把书名改为《在美国》,是不是美国的警察就可以到顺德抓袁磊了?若把书名改为《在东北》,是不是东北三省的警察都可以来抓袁磊了?

有评论者认为,警察都有一种通病,那就是“有罪推定”,他们习惯于从打击犯罪而不是保障人权的角度看待他们所办理的每一起案件。在司法不独立的中国,警察往往沦为官员的工具,而急功近利的心态加上警察权的膨胀,使得很多警察无视法律胡作非为。我不相信东莞的警察会在认知能力和法律水平上比一般的网民都差,只是,他们可能会想:“我是警察我怕谁?”,你袁磊敢对东莞说三道四,我们就敢抓你,你能怎样?

众所周知,东莞有中国“黄都”之称,因为此地的色情行业异常发达,另外,东莞的制造业也在中国城市中首屈一指,血汗工厂林立,虽说东莞有比较强大的经济实力,但在这方面的口碑并不好。袁磊的作品所反应的情况应该是非常真实的,谈不上抹黑东莞,东莞警方抓捕袁磊,显得有些神经过敏。为了维护东莞的城市形象,却不惜毁损自己的司法形象,实在是得不偿失。

以言治罪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之一,没有政治改革,没有民主制度作保障,新闻和言论自由就无从谈起,今天抓了袁磊,明天被抓的不知道会是谁。

2010年9月30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