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安元鼎门”的“耳光”打在谁的脸上?


近年来网上有个流行语叫“最牛的”,如“最牛的书记”,“最牛的局长”等等。意即此辈所作所为令人大跌眼镜,无法预料,甚至不敢想象。而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近日却打出了一记最“牛”的“耳光”。因为这记“耳光”不是打在哪个人的身上,而是重重地打在我们这个名曰“人民共和”国的脸上,打在我们法律的尊严上,打在我国对外的人权形象上。如此丑闻故称之为“安元鼎门”!

从表面上看,安元鼎就是在北京—家注册的私人保安公司,就是—个为民众提供保证安全服务的商业营利机构,就像我们在旧时小说、戏剧中看到的保镖局差不多。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保安”变成了绑匪;保镖局(安元鼎保安公司)变成了黑监狱、黑店。真应了那句话:世上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然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黑监狱、黑绑匪的身后竟还有某些地方政府和权贵利益集团的身影和黑手。也就是说并不是该公司异想天开自已要想开“黑店”,要想绑票、勒索过往行人,而是有人上门来和它洽谈“业务”,其“业务”的内容就是要该公司抓捕、绑架在京的上访民众,并把这些上访者投入安元鼎私设的黑监狱,再由安元鼎的所谓“特勤人员”押送回各自的原籍。安元鼎公司便从各地政府那里收取佣金。所以难怪在安元鼎公司大楼顶上两排醒目的霓虹灯广告大字:安元鼎保安;安元鼎护送。原来“保安”就是把人绑架、抓起来投进其黑监狱,以“保”你之“安全”;而“护送”就是把你押解出京送回原籍,让当地的权贵利益集团报复惩处。于是安元鼎竟然与地方政府签订商业合同,还美其名曰《特保护送服务合同》明码标价收钱。其所谓的“特勤”人员制服与警察一样,成了名符其实的私人警察,真不愧极具中国特色。更像《水浒》上的孙二娘卖人肉馅包子。

然而更极具中国特色的是—个民间的商业公司,不但拥有了警察,更有司法、监禁、押解等各项执法、司法权利。请问口口声声称中国是在依法治国,已走上了法制轨道的官方媒体和宣传家们,如何来解答这个依然是毛太祖所倡导的“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的怪事。如果此事发生在偏远山乡,还可说是“山高皇帝远,猴子充霸王”,还可推说中央鞭长莫及。可这事就发生在首善之区的北京,就在“天子”脚下,中南海的眼皮子下面,所以安元鼎的这一“耳光”硬是不偏不倚、重重地打在名曰“人民共和”国的脸上!

—个国家,特别是—个有法制的国家,法律必须是至高无上的,不可侵犯的。所以一个在中国许多人看来似不足挂齿的“水门事件”总统都必须下台。而中国的
《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同时更明确规定了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然而安元鼎公司却视中国的宪法如草芥、如废纸。这些既非公安、又非检察或司法人员的所谓“特勤”人员,竟然可以对来北京上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随意抓捕、搜查身体、监禁关押。这—帮子人已经构成了绑架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敲诈罪;故意伤害罪;非法经营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罪。只要不是弱智白痴者都会明白,如果没有某些地方政府的授意,没有北京当局的默许、纵容,一个商业性质的保安公司,既没有如此的胆量,也没有如此能力,轻而易举的便“夺”了公检法司的“权”,自行越俎代庖了。这就好比是说,如果没有毛泽东的支使、纵容,就凭江青、姚文元一伙能扳倒刘少奇、邓小平吗?所以安元鼎公司的这一“耳光”硬是重重地打在了中国法律的尊严上。让人们最清楚不过的看见了,中国法律的形同摆设,形同虚设,几乎是废纸一张,一文不值。如果再让此辈如此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继续迫害人民,那么法律尊严何在?政府威信何存?

也许是—个巧合,就在安元鼎公司的罪恶大暴露的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了中国《2009年人权行动白皮书》,洋洋洒洒,万言大作。白皮书从“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人权的司法保障”、“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和特殊保护”、“残疾人权益”以及“人权领域的对外交流与合作”七大部分说明中国的人权状况。认为许多方面都大有改进。该报告称,中国在执法、司法中的人权保障得以加强,公民的政治权利、生存权等都有较大的改善。当你读着这一本正经,字正腔圆,雄辩滔滔,官腔官调的自我表扬的颂歌时,回头再看看安元鼎公司在北京令人咋舌的精彩表演,白皮书的字里行间似乎充满着的只是幽默与讽刺,令人啼笑皆非了。因此,安元鼎公司的这—“耳光”,真是又准又狠地打在了中国人权的形象上。

其实这“安元鼎门”暴露出来的问题恐怕只是冰山的—角。所谓“截访办”、“拦访办”在中国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各省、各市乃至县、乡也都有自已在这方面的“专业队伍”,干着与安元鼎公司一样的脏活。据中共的媒体《瞭望》周刊二○○九年曾披露:相关省市在中国首都北京设立临时劝返场所有七十三处。毫无疑问,这些所谓临时劝返场所,即是各地私设的“黑监狱”。安元鼎事件曝光之后,舆论惊呼此案性质恶劣,其对访民的凶残狠毒令人发指。正如各地在拆迁、征地过程中组织黑社会人员、无业人员充当打手一样。众多中国国内评论认为,这一事件的严重性在于其显示中国社会的进一步黑社会化。

当前有的地方公开喊出了“严厉打击非法上访”的口号,甚至称,对上访者“按敌对势力”论处。请向那些高高在上的权势者们,这些上访者都是底层的劳苦工农群众,都是当年“我党”夺取政权时依靠的对象。他们帮党把江山打下来了,你们今天名也有了,利也有了,别墅“宝马”,如花美眷,样样俱全。富贵到手却来个“鸟尽弓藏”都还不够,甚至还要“兔死狗烹”,强折人家的房,强占人家的地,贱卖人家的厂,逼人家下岗。不让人家活下去,才逼得人家去上访。四处投告无门,人家才只好来到京城“告御状”。这叫哪门子的“敌对势力”?岂知京城里竟有安元鼎这样的恶狼当道,让老百姓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所以正如一位学者所指出的那样:“中国并不需要人权白皮书,中国需要的是落实国际和国内法已经保障的人权,不能再容忍官员、警察、国家安全机构和人员对人权的侵犯”。——这就是中国民众和国际正义有识之士,对中国人权状况作出的最中肯的批评与忠告。望中共认真反思!

(2010年9月30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