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读海外某网站新闻,由作者云起沧海提供的消息得知,《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的著名作家赵达功先生被深圳警方带走12天后,今日已平安回到家中。据悉,赵达功先生是因《零八宪章》而被警方拘禁的,眼下他将稍事休息,然后回邯郸老家看望自已的父母。对此我深感欣慰,并愿他路上多加小心。

另据作者转述推特信息,刘霞说,刘晓波终审后会被被送到遣送处,那里条件非常差,非常冷,没有供暖,当局有可能故意让晓波在那里停留很长时间,请大家关注并呼吁!还说,据分析,警方可能把刘晓波遣送回辽宁去服刑,吁请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并呼吁!笔者对此深为忧虑和悲愤!

我认为,刘晓波案二审不开庭,只是阅卷终裁,改判的可能性不大,他已面临十一年的漫长刑期,从他公开发表的题为《我没有敌人》等文章看出,他在被拘押期间的生活条件还不错,据我的体会和观察,刘晓波的描述应当是切合实际的,是可信的,监管他的狱警们,一般对他这样的著名异议人士会比较人性化,而且2001年之后,中国各地监狱的物质条件确有改善,特别是监舍,饭堂,浴室,活动室等基础设施已大有变化,这是中国人权状况略有进步的表现,我以亲身经历,在即将出版的自传《欲加之罪》中已有详细的叙述,在这里不浪费读者的时间,只就刘霞担忧的问题谈及一二。

首先,所谓谴送队,也叫学习班或入监队,是集训犯人的必经场所,一般情况下,物质条件都十分艰苦,我不知道北京的此类场所在何处,究竟怎么样,但不论如何恶劣,做为服刑人员的家属,刘霞都会被允许探视和通信,这一点对他们至关重要,刘晓波多次坐牢,应当知道犯人进入谴送队或学习班,不计入“减刑期”,既犯人在那里做苦力,连国家明文规定的人人有份的减刑待遇也没有,由于入监队时间长短,司法部没有硬行法规,各地情况大为不同,长则几个月,短则几天,有许多人要被迫苦呆很久,故我相信刘霞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如在北京,入监队没暖气的可能性不大,至于供暖标准和期限,国家有明确规定,但也的确有的狱警胆大包天,贪污取暖费,以饱私囊,不过刘晓波是国际上著名异议人士,中共除了残暴还有伪善的一面,他们顾及国际舆论的谴责和呼吁,我相信会比较宽松地对待服刑中的刘晓波。但不论怎样,不论如何软硬兼施,都不能改变这次判决,是对人类文明和普世价值施暴,对人权肆意践踏的实质!

因此,刘霞应当提醒刘晓波,并向谴送队的领导提出尽早将其转入正式监狱,因为到了那里,他还会被强迫进入狱中“入监队”,大概一个月时间,他同样不能获得减刑。刘晓波如果能返回户籍所在地大连,我认为是一件无奈的好事,因为当年王丹被押出北京,到辽宁锦州服刑,刘晓波这样重量级的政治犯,和其一样,既便做牢,共产党也会同样害怕,故可能也把他押往辽宁省,由于他的户口还在大连市,而该市只有一所省劳改局下属的监狱,所以关在大连南关岭监狱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这样,做为一个在此处坐牢五年零一个月的人,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些准确的信息,我觉得相对说来,它比其它地方要好得多,一是它的监舍是2004年初新建的,是我经历的五个监管场所中设施最完善的一个,二是,它原先的倍受舆论谴责的水泥厂,据说已搬迁,既使依然存在,也限定了范围,劳动和生活条件要比其它监狱胜出一筹,我估计狱方不会安排刘晓波做苦力活,但会滴水不漏地严密监控他,可能会安排他在狱政处直属的一分监区的监督岗,或宣教处所属的二分监区的报刊图书室,他可以晚上看电视,或到图书室读书,但大都是便于对其洗脑的精神垃圾,不过应当允许家人给他送书或报纸,但肯定要被接见室的狱警严格审查。三是大连的天气很好,空气湿润,适于刘晓波生活,他父亲还健在,相信会有亲友尽力照顾,而大连人很重私交,估计他的待遇会不错,四是这所监狱的警察,有一些还是综合素质比较好,文化水平相当高的,尤其是监狱长高鹰和狱政处的处长孙振峰都是酷爱读书,喜欢谈古论今的人,总之,他们不会对刘晓波简单粗暴的,相反会和他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因此刘霞应放下心来从容应对。

我上述所言,并无改变对其入狱是目前中国最大冤案的基本看法,他之所以被判如此重刑,是因为中共高层内斗,从未象今天这样白热化,中国社会从未象今天这样危机四伏,动荡不安,因此不确定性给本案笼罩着阴影,我估计也不排除中共当局用严刑重判,逼其流亡海外的可能性,既使他在大连服刑,情况也充满变数,连判他入狱的人,也不知道自已能统治在位多久?所以他不论在哪服刑,刘晓波的文字狱都会继续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都会随时发生戏剧性变化,故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但愿他能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因为这是理所当然,名符其实的,也有助于他狱中条件的改善。

2010年1月26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