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单相思”盼不来的“政改”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如果一个男子心中苦苦暗恋着—个女子,而人家心中则根本没有他,这种事就被人叫做“单相思”。一个人短期内害点“单相思”,到也无什么大碍,若—“害”就是几十年执迷不悟,那就不仅可笑,而且很可悲了。我现在发现有不少中国人(特别是所谓“体制内”的人士),就是这样的“单相思”病患者,不过他们“暗恋”的不是美女,而是圣君、清官、救世主。

前一段时间由于总理温家宝先生,六次提及实行“政改”的话题,并且似乎是放出了重话,如:8月21日在深圳发表讲话时称政改停滞和倒退“违背人民的意志,最终只会是死路一条”。并称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建设的成果也会得而复失”等等。使得不少人大为振奋,似乎中国大陆政治改革的曙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然而随着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公报的发表,就像一瓢冷水一般地浇在这些翘首企盼者的头上。因为该公报一如既往只谈经济,不言政治。至于所谓政治改革,从头到尾只有一句空空洞洞、硬硬梆梆、冷冰冰、老一套的那句话:“要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若说这句话大家已听过一万遍了,可能有点夸张,若说是听过一百遍肯定有多无少,没有那一次不是“说了”便“了事”,而且了无踪影,从不兑现的。

其实人家这短短一句话,其中是大有文章的。“积极”虽然有主动、热情、奋力而为的意思,但后面一缀上“稳妥”二字,在当今中国官场的现实语境中,就意味着慢慢来、别着急,看看等等再说。说白了就是暂时不搞,至于“暂时”究竟是多久,谁也不知道。这已成了中共几十年官场中约定俗成的潜规矩了。

不过这种“单相思”式的“失恋”痛苦,早已不是第一次了。遥想当年邓小平复出上台伊始,为了扳倒华国锋“凡是派”一伙,不也高调宣扬要解放思想,打破框框,改革政治体制么?甚至还说“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当时不知迷倒了多少人,让多少人害上了盼望中国实现民主的“单相思”。甚至西方政界许多人也众口—词认为邓是开明派,将给中国带来民主。然而当其权力巩固以后,他带给人民的“民主”首先就是把当时已写入宪法的关于人民的“四大”(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自由一笔给抹掉了。其实这个所谓的“四大自由”本身也是极其有限的,禁区、限制多多。但就这么一点可能掀起“杯中风波”的自由,也被邓大人视若寇仇,哪怕已写入了宪法的,也只消邓大人一弹指,便从神圣的宪法中消失了。接着下来的就是封“民主墙”,抓魏京生,批“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撤胡耀邦,一直闹腾到六.四开枪,废黜赵紫阳。至此,中国人对老邓的“单相思”才算彻底地归入“失恋”状态了。

接着,再让中国人害上民主“单相思”的就是“江核心”。由于此公有一副“西化”的派头,时不时来两句英语,当众高歌—曲意大利的民歌《我的太阳》或在钢琴上十指翻飞弹奏一曲,尤其是他访美时当着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面用英语大声朗读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这一套“西式”秀,又使一些中国人想入非非,以为这是一位有“西方民主思想”的政治人物。结果作秀归作秀,表演还表演,镇压起不与他“高度保持一致”的人来(哪怕是老大爷、老太太)仍然毫不手软。在此公长达十多年的掌权执政期中,中国的政治民主未见到丝毫的进步。这中间还应提到一位被人视为清官、救星,能改变中国腐败黑暗现状,(甚至西方有人称其为“中国的哥尔巴乔夫”)的所谓“铁腕人物”朱镕基先生。他那极富幽默与感染力的讲演,尤其是声称准备好一百口棺材、把最后一口留给自己、誓与贪腐决一死战的“气壮山河”的豪言,更使许多人的“单相思”达到了自我意淫的高潮。但结果他留给中国人的改革成果就是使千万工人下岗、亿万国有资产流失(流入私人腰包)、“房改”使千百万人成为“房奴”、“医改”使医院进入“市场”而不知多少人提前上了“天堂”。至于贪腐,恐怕连皮毛也没有伤到多少,一百口棺材肯定“节约”下来了。最后吃亏倒霉的还是弱势民众。

“江核心”从前台退居后台以后,“胡温新政”又让“单相思”一族一见倾心。看着胡主席温文尔雅的仪态,温总理慈眉善目的面孔,什么平民出身,什么没有历史包袱,什么团派精英,什么亲民廉政……全是优点,全是亮点。中国的民主,似乎又指日可待了。有人甚至大声疾呼要“坚定不移地支持胡温新政”。还骂八九爱国学生为“政治野心家”,以为如此便可“鼓励胡温新政”加速实现中国的民主。结果八年任期,已过去了四分之三,除了看到贪腐成了决堤的洪水,房价正以物理学上的第三宇宙速度向上攀升,官商勾结,假冒伪劣品祸害民众,强折迁、强占地等诸多不公不义之事使上访冤民潮水般地涌向京师。而箝制言论,封网禁书,以言治罪,黑社会式的流氓“执法”,更具中国特色。为了“维稳”,政府每年花费的银两甚至超过了国防军费。

于是“单相思”一族又把最后的“情思”倾注在温家宝总理的身上。温家宝每提一次“政改”,每讲一次民主与普世价值观,就给他们带来莫大的兴奋和安慰。似乎望梅便可止渴,画饼也可充饥。甚至有人称温总理为“中国人民的大英雄”。不过大英雄不但不能兑现自己的豪言壮语(哪怕采取一、两个行动也可聊胜于无),甚至其“言语”,也被官媒官网无情的加以删除与过滤,他也不敢拍案而起追究一下。此次五中全会后,我们党中央的喉舌《人民日报》更于十月二十七日发表文章《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称:“那种认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经济发展取得舉世瞩目的成就,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滯後的看法既有悖於客观規律,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只要不是傻瓜都看得出这无异于是在指着和尚骂“秃子”,只差没点“温总”的尊姓大名了。按照中共一贯的政治游戏规则,在这样“大是大非原则”上背离党的宗旨,此人至少也不能再呆在党的高级领导岗位上了。然而我敢说,温总理不仅还可毫发无损地呆在原位上,而且还可第八次、第九次再发同样的宏论。那么这个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确实令人费解了。

鲁迅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却往往又出乎先生意料之外。.因而在此我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加以推测,八九不离十可能就是一出双簧戏。 用我们四川的方言,就叫“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角色、分工不同,都是为了演好这台戏。即一个高唱政改,推崇普世价值观,给民众极大的希望和安慰。让民众的不满情绪得到安抚、舒缓,并对未来抱着希望。但接着另一个就来“正面”的加以“消毒”。两张“脸”表演完后,“政改”便在“稳妥”声中悄然打入冷宫。隔段时间又来重复表演一次。让你们再一次陷入燃起希望,又希望破灭的怪圈之中。这不禁使我想起《红楼梦》中“王熙凤设相思局”的故事。凤姐儿一个媚眼,一招手,就弄得贾瑞先生神魂颠倒,以为人家心里真的有他便去赴“约”,结果差点没被冻死,还给人淋了一头的屎尿,最后连小命也搭进去了。这就是不知醒悟的单相思者的可悲。

大家不妨回忆一下,从当年“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到“四个现代化”的美好远景,再加上什么“共同富裕”,“当家作主”,“小康社会”等种种许诺,我们的“单相思”害得够多了。对普通广大民众来说,永远都是些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所以实行政治体制改革与民主宪政,决不可把希望都寄托在某个圣君、清官的身上。说白了从邓、江到胡、温都是特权利益集团中的代表人物,实权人物。特别是在目前的中国,什么“主义”、“理想”早已成了官样文章中的空话。除了利益,还是利益。为了利益,必须抓住权力。所以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放弃自己的特权与利益的。所以,民间争取民主的力量,如果没有强大让当政者觉得已无法再维持一党独裁了,他们是不会来搞什么政治体制改革、还权于民的,更别谈什么民主宪政,至少在目前的中国,这样的“开明派”还没有出生。

因此我劝这样的“单相思”可以休矣 !

2010年11月2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