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丰:营救维权人士陈光诚需要进一步壮大公民力量

陈光诚本是山东临沂的一个普通盲人,但是,因为他带领东师古村村民抵抗官方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陈光诚这个名名字变得光芒四射,为世人所熟知。今年9月9日,陈光诚结束了4年牢狱生涯,虽然名义上他已经刑满获释,但是,他并未因此而获得自由,从获释之日起,他便一直被软禁在家,就连他的妻子袁伟静以及小孩都没有行动自由,甚至连与外界通讯的自由也被无情剥夺。

从身体上讲,盲人无疑是社会上的弱者,大多数盲人的衣食住行都得依靠亲人协助才行,一辈子也只能在碌碌无为之中度过,身残志坚者并不多见。然而,陈光诚虽然双目失明,但是他却不仅身残志坚,自学法律知识,而且还急村民之所急,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来帮助村民维权。在陈光诚身上,我们能看到一个盲人坚强的灵魂和无疆的大爱。

从2005年开始,陈光诚的命运就牵动着无数人的心,那一年9月6日,他就被临沂警方软禁在家,如果这种失去自由的方式也能算是牢狱之灾的话,那么,陈光诚的牢狱生涯其实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而且至今都未能终结。外界一直对陈光诚的处境给予了高度关注,但是,山东临沂警方却并不在乎舆论压力,自始至终,他们都在以非法手段打压陈光诚。

面对临沂警方的无情打压,陈光诚表现出了永不屈服的勇气,不仅仅是他,就连他的妻子袁伟静也一直都在执着地支持着他。陈光诚夫妇虽然是一介平民,但他们的精神却充满了伟大与高贵的气质。与陈光诚夫妇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临沂警方,临沂警方这些年的一系列表现让我们感觉到他们已经堕落为了名副其实的“有执照的流氓”,在他们的眼中,法律大概只能算是任自己践踏的一张张废纸,只有在需要通过法律报复维权人士的时候,法律才能体现出“价值”。

在秦始皇时代,“一人有罪,株连九族”成为常态,此后,这种恶劣的法律规定已经基本废除,只有在臣民谋反等情况下才有可能遭受这种骇人听闻的惩罚。毛泽东时代,虽然法律不主张株连,但事实上,一旦你的亲戚朋友获罪,你也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陈光诚锒铛入狱之时,他的妻子袁伟静行动颇不自由,如今,他刑满获释,袁伟静更不自由,必须陪着他在家中“坐牢”,更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5岁的女儿在被迫失学后也无法自由走动。

中国古代曾有“画地为牢”的说法,不过,实际上画地为牢的情形并不多见。依照法律,已经刑满获释的陈光诚应该享有行动、通讯等自由,然而,他却和妻女一道被软禁在自己家中寸步难移,这难道不是画地为牢吗?有人说,在如今的中国,一切皆有可能,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陈光诚出狱后的遭遇算是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了这一点。

据海外媒体报道,自陈光诚9月9日出狱之后,就被临沂警方严密监视,负责监视他的警察多达十几人,显然,警方所担忧的不仅是陈光诚能自由活动,而且还有外界与陈光诚以及家人的主动接触。在陈光诚服刑期间,他的妻子袁伟静虽然行动受到一定的限制,但仍然可以与外界联系,我们以前还经常可以看到海外媒体对她的采访,但是现在,陈光诚一家人几乎是音讯全无。

据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11月15日在推特上透露,陈光诚在出狱后就一直被控制在家,不允许去任何地方,也不允许他人进去他们家探望。陈光诚在出狱后身体状况极差,腹泻不止,已有6次便血,左下腹疼痛。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费尽周折才向曾金燕传递了这一消息,令人震惊的是,袁伟静9月24日布的消息,直到10月27日曾金燕才收到,这其中,短信遭遇了什么样的挫折,我们可想而知。临沂警方对陈光诚一家人的控制已经算得上是滴水不漏了,连袁伟静的手机短信都能被他们控制自如。

陈光诚一家人的恶劣处境牵动着人们的心,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今年的感恩节前夕紧急联络国际人士,再次呼吁救助患病急需就医但被当局监控软禁与外界失去联系两个月的陈光诚。而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也在感恩节当天通过互联网发起“自由光陈”行动,呼吁各界人士以各种温和理性的方式去关注和声援陈光诚以及家人。

陈光诚曾在2005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和其它多项国际人权奖。虽然临沂法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将陈光诚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但在国际社会和中国国内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心目中,他是无罪的,他是高贵的囚徒,不管官方如何抹黑他,他的事迹以及他的精神都必然得到历史的肯定。

此时此刻,陈光诚和家人依然继续着画地为牢的生活,从临沂警方的顽固表现来看,一时间这种状况不可能得到改变,而国际社会和国内的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声援行动可能也不会达到期望的效果,因为假使临沂警方在乎舆论的话,就不会一如既往地知法犯法了。如今,指望中共高层介入此事也是缘木求鱼,因为很明显的是,陈光诚应该早已进入高层的视野,而高层也一直在默许山东临沂警方的做法。

互联网时代促进了中国公民社会与公民运动的发展,不过,公民的力量还非常有限,在有些公共事件上,公民参与确实发挥出了重要作用,但是,在一些敏感事件上,公民的参与对事件的影响微乎其微。实现民主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官方与民间、保守势力与开明势力博弈的过程,要向让临沂警方解除对陈光诚一家的软禁和让陈光诚到医院治病,看来,壮大公民社会和公民力量是当务之急。

2010年11月2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