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强:真话的价值

在民主制度成为趋势的今天,一切特征都表明民主迎来的是愈发警觉智慧的的公民和更为强大的监督力量。平实无华的诚实已经脱离出了低调的道德要求,他成为了民主政治中不可脱离的权威基础。对自由的追求让察无巨细、无孔不入的公民力量正在快速增长,各国政府都应该警醒谎言带来的严重后果。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着一场革命,权力被人民彻底分散又被整体加强,这种社会关系的进步正是来源于人们求真的愿望和力量。

阿桑奇有一个很简单描述表达了这场变革的必要性,他说“当腐败组织被曝光于公众的视线之下时,他们得二选一。第一,是朝向这样一个方向改革,即他们会对他们的努力感到自豪并乐于把他们展现在公众面前。第二个选择是在内部勾心斗角,结果,当然是比他们从前效率都低。”……“组织可以是有效的,公开的和诚实的,也可以是封闭的,阴险的和低效率的……”对于一些仍然依靠谎言和强权维持着的独裁政府,社会变革的可能性就愈发显著。将人们蒙蔽加以剥削注定总有一天是要失败。没有什么能抑制人类求真的向往,没有什么力量能保护众矢之的谎言。但是也有当反对者们与谎言分道扬镳,水火不容,真诚地迎接自由的内心赋予我们自信和与纯洁,我们才能掌握这强大的力量,才能让真话和坦诚在社会变革时成为有号召力的一种信仰。

有些人对社会的腐败咬牙切齿,对中共的独裁恨之入骨,可是表达的却也是同出一辙的谎言和暴力。这种“反对派综合征”就是我们内心里的那个敌人,这种对所要抨击的对象进行全盘否定,不惜利用栽赃构陷等手段,发泄不满的弱势心态势必带来顾影自怜的孓然处境。这种模仿所要批判对象的行为只是在无畏的消耗异议的力量。更可笑的是这种愚蠢的做法不仅“技不如人”而且削弱了谎言的对立面,让真正的敌人在混沌的世界里如鱼得水。

推特作为当下中国“反对派”们最集中的聚集地,我加入其中有近一年,这一年我的体会非常丰富,逐渐的形成了一个如何进行有效的合作与抗争专政的认识,我把它概括为“真话党”~,除了说真话明胸臆以外还定了三条原则:不感情用事、不枉良知、不投强权。我不但把它作为我的言行规范,也在不断反省和思考着自己出现的问题。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对真话所带来的力量充满希望。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在推特上经常是热点话题,而我看到很多时候只是说真话与“政治错误”的“政治正确”间的矛盾。问题的核心居然不是你有没有说真话或者是批判的是否正确,而是你应不应该去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我看到很多年轻人勇于实现自己的言论自由表达心中所想,但却有人给他们冠以“不支持宗教自由”的大帽子……虽然能够理解法轮功学员在受到迫害后的心情,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对自由和真话的本来追求,不能也不该因此抹杀掉异议的力量。更不能有意让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变得不以区分,我们希翼民主是因为它是化解矛盾的最佳方式,而有意简化矛盾则是专制失败的必然。正如独裁会迫使所有矛盾向它集中一样,我们过分依赖这种反对派的“阵营”力量,也很可能会让本来能以沟通的矛盾变得的激化。许多时候只要我们以诚待人就不难寻找答案,越抄近路越会陷入不可收拾的地步,民主真正力量的所在就是践行开诚布公的方式方法。

刘晓波曾经的一句自白让他成为了许多人口诛笔伐的对象,确实是莫名其妙的,试问当他连表达主观的想法时都要受外界设以界限,又如何能去探寻所谓客观的真相呢?那些责怪这句话不符合社会运动要求的人你们的可信度又在哪里呢?我们不需要以个人的内心世界去去衡量他的内心世界,只要互相拥有一个真诚纯净的个体空间,这是一切自由的前提。人与人之间信赖的真正力量是对彼此真诚的肯定,而不是价值观以及立场的苟同,前者是在寻求开创性的合作,而后者只是在寻求一时保护。

说真话不但是一种促进社会变革的力量,也是社会变革的一个目的,它让我们彼此能轻松畅快的成为自由的朋友,让公平和正义成为一种习惯。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