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强: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推特观察

“同性恋”是一个跨越古今,跨越种族,跨越文化背景的人与动物共有的生理现象。在越来越深入的科学和理性的论证下,我们看到同性恋者的生存环境正在变得越来越乐观。虽然还有部分人对于同性恋者的存在种种的排斥和质疑,但是许多具代表性的发达国家和地区都相继出台了有关的法律法规来强调和保护同性恋者的权利。

因为已经有了足够多关于同性恋历史、文化、医学、社会研究方面的著作,所以我就不继续重复这些论证,我想直接从我们应该去如何支持立法,如何保护同性恋者的人权和促进公民权利谈起。

人们对同性恋不满主要表现在迫害,和歧视两方面,在西方历史上强势权利对同性恋的迫害很大程度导致了人们对同性恋的歧视。而即使在某种程度上说历史上这些罪恶的迫害行为有一定推动西方社会的发展的可能,西方世界现在也确实也迎来了从歧视同性恋理解同性恋的新时代。在中国有比较具有优势的一面,我们没有什么承重的历史、文化压力作用于整个社会。而且对于同性恋的社会认同度也在较高的层面上持续增长。而且民间对于他人权利、平等公正也越来越有表达欲望。但是也有非常糟糕的一面,者也是全国人民都深受其害的:专制政府对少数人群的关注、保护以及来自民间自下而上的反馈是极其迟钝和反感的,而且由于中国政府的不作为和不负责任,并且进行大量艾滋病与同性恋之间的误导性宣传,甚至往往以同性恋作为预防艾滋病的直接矛盾嫁祸于人,往往导致社会舆论产生误解,反而使得同性恋群体更加扎堆和混乱,不能以正常心态与人交往和自我保护。陷入恶心循环之中,这真的是非常可恶的。

那么对于因为关注公民权利而在推特上扎堆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对这个弱势的群体和黑色的体制有什么认识和作为呢?

我不久前在推特上发起了一个小小的调查——

『调查一下,在线推友中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比例—— 偏向于同意的回复“+”,偏向于不同意的回复“-” ……』这个话题在推特上传播的速度很快,结束时一共统计了100人,有79人选择了“+”,21人选择了“-”。

参与者中表示趋向于支持的以年轻人居多,他们普遍能以人权和社会存在等理性矛盾展开思考,虽然他们之中不少人对同性恋行为感到心里不适,但往往强调自己并不受个人喜好的影响完全可以得出支持同性恋者之间婚姻的决定。在他们看来,尊重、认同个体同性恋者的社会存在,也就能认同他们走向婚姻生活。并且认为同性恋之间、同性恋与社会其他方面之间会遭遇很多法律盲点和冲突的地方,所有必需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而且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出台更能帮助同性恋者被社会接纳。

而反对者中则以年长一些的推友为主,有一部分人认为问题的核心是同性恋本身就不应该被社会认同和接纳。而从一些媒体网站上的调查结果得知这也是推特受众以外反对者中的主流看法。我的一位受调查者表示同性恋是现代化的一种“疾病”,是类似于毒品和艾滋病一样的社会危害,是一种人世间的“恶”。其实关于同性恋的科学研究和历史资料非常充分和具有权威性,但是这一部分人往往在宗教传统和个人成见的意识基础下难以去接触和了解事情的真相。一些基督徒甚至会喊出“支持同性恋就是干涉我的宗教自由”的口号。拥护善与爱自由与民主的人却自私霸道的驱赶着他人走入社会阴影?

还有一些表示趋向于不同意的推友认为“同性恋者应该以伙伴关系相处,可以避免他们的因为婚姻关系带来的问题”。——这种意识是专制思维对矛盾的简化方式,不但与拥护民主的目的背道而驰,还会让自己失去他人的信任和支持,陷于孤立寡援的境地。所谓民主自由的“精神”就是在促使我们不断习惯与用更加充分、公正、周全的出发点去尊重他人、重视他人,这样我们才能相互合作。


我认为如果民主能够为大家带来公正,那么迎接他的一定是公正的追求,如果专制的力量是让我们一层层的被剥离被分化,那么争取民主就显然要依靠结伴同行的力量。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