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过去二十年,因为坚持自己的信念,而四度当上国家的囚徒。青春,就是如此在铁窗之下被消磨掉。到了11 年之后,他刑满出狱,到时他已经会是一位65 岁的花甲老翁了。

我记得有位民运人士写过这样的一首狱中诗:

「我怕孤独,但连自己的影子也难得一见;

我怕黑暗,却只能在铁窗后面仰望蓝天;

我只靠梦生活,但梦中却永远只是飘着染血的鞭子;

而我全部的罪名,却只是对自由的渴望。」

无错,刘晓波的所有罪名,只不过是对一个自由、民主中国的渴望而已。

在上个礼拜判刑当天,刘晓波十分平静,没有呼天抢地,他只望着太太刘霞点头微笑,令人相信他对自己所作的一切,无怨无悔。

这令我想起两句说话。

曾经当过《人民日报》副总编辑,并以「皇甫平」为笔名撰写过一系列支持深化改革文章的内地新闻工作者,在追思《人民日报》以故副总编辑王若水时,提过两句后者说过,掷地有声的说话:

「宁做痛苦的清醒者,不做无忧的梦中人。」

中国人特别忌讳提起自己的阴暗面,所思考的,也不是如何改良自身,把阴暗面消除,而是竭力否认它们的存在,中共则更进一步,痛恨那些指出这些劣迹和阴影的批评者、异见人士,要把他们禁绝而后快。

《零八宪章》所提的十九项主张: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公民教育、财产保护、财税改革、社会保障、环境保护、联邦共和、转型正义,都是十分温和,是公民最基本和正当的权利要求,提倡的只是以温和改良的方式推进社会进步,我看不到有任何颠覆国家的地方,看不到何罪之有。

独裁者将会慢慢发现,他们无法杜绝任何批评,因为即使你审查、甚至禁制了书刊,一切有正义感的作家,将有办法找到自己的表达方式。

都说,今天当入世、经济起飞、奥运、宇航等梦想,已经一一实现,中国已经「大国崛起」。中国人或会觉得,自己已经找到那个当年阿基米德所追寻,足以举起整个地球的支点。但我却想说,一个如此怯懦的国度,它将不会有足够的力量,去巍然耸立於天地之间,面对未来。

刘晓波如今是被判入狱了,但我坚信:

「历史将宣判他无罪。」

作者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导师

转载于《明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