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羅基新書《新啓蒙》虎年春節前夕在香港推出
78歲流亡老人以言代步、以書代行,親近祖國、回報祖國

【2010年2月11日香港專訊】農曆虎年春節除夕即將到來,十數億人次的中國人、華人正在全中國、全世界趕路出行,沉浸在回家與親人團聚的期盼中。而18年來有國不得歸、有家不得回的78歲流亡老人郭羅基春節前夕獨守流亡地波士頓,却只能以言代步、以書代行,親近祖國、走向祖國。

距離新年除夕僅剩兩天的時間,2月11日,知名流亡知識分子郭羅基的著作《新啓蒙——歷史的見證與省思》在香港由晨鐘書局出版、田園書屋發行推出。郭羅基克服嚴重眼疾的苦痛困擾、在异國他鄉伏案寫就的新書,以自己滿懷感情的文字筆墨,飽蘸對祖國的思念和熱愛,呼喚啓蒙、呼喚中國社會與人的思想解放和自由。正值劉曉波、譚作人、薛明凱等各地人權活動人士因言獲罪、持續遭受嚴重人權迫害而顯示中國政治寒流滾滾來襲之際,郭羅基以其著作的出版和傳布,對專制當局繼續炮製思想牢籠、頑固堅持落後政制的畸形現實,實乃强有力的譴責與批判。

《新啓蒙》凝聚了郭羅基自“改革開放”30年來、特別是1989年以來到流亡美國期間長期研究、觀察與思考的心血和睿智。他深入審視20世紀中國的兩次思想解放運動的歷史,一針見血地指出,上半世紀“五四”時期的思想解放運動所倡導的啓蒙,是不徹底的,故需要進行重新啓蒙。而下半世紀以“真理標準討論”爲主題的思想解放運動,破除了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和“兩個凡是”的蒙昧之後,遭鄧小平又代之以對“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蒙昧,針對新的蒙昧,故需要進行新的啓蒙。重新啓蒙和新的啓蒙統一爲同一過程,這就是爲中國的現代化尋找出路的新啓蒙。在中國社會危機四伏、民心思變、民潮暗涌的當下,郭羅基的論述大聲呼喚中國整個社會的悟覺,完成新的啓蒙,完成憲政民主轉型,也引起知識界、思想界的積極反響。
郭羅基,江蘇無錫人,生於1932年。他曾形象、生動地用下列排比句描述自己、總結自己:“少年時代奮勇參加中國共產黨;青年時代竭誠忠於中國共產黨;中年時代盡力挽救中國共産黨;老年時代堅決反對中國共產黨。”郭懷抱自由、民主的理想,參加革命,追隨共產黨奪取政權。中共取得政權後,他却飽受當局施以的不自由、不民主之苦。歷次政治運動中,戴過各色各樣的帽子。1980年代,在鄧小平主導的反自由化運動中被戴上“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冒尖人物”、“資産階級自由化的代表人物”的帽子,郭被鄧小平點名逐出北京,發配南京。1989年初評上教授和博士生導師,“六四”槍聲一響,被取消資格。作爲1949後起訴中國共産黨的第一人,他也是中國公民奮起維權的先驅者之一。1992年,應紐約科學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和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持中國護照赴美。次年,被中國政府列入黑名單,不准入境。一生兩上黑名單:16歲的時候上了國民黨政府追捕的黑名單,60歲的時候又上了共産黨政府放逐的黑名單。在美國,先後任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哈佛大學法學院的資深研究員。流亡海外,有國難歸,已是第18個年頭。

與郭羅基一樣流亡海外、被中國政府以异己或敵對分子對待而拒絕他們回國的年長愛國人士尚有許家屯、嚴家祺、陳一諮、方勵之等。而“六四”後流亡西方的王若望、劉賓雁、戈揚、林希翎等堅持民主、自由立場的愛國老人在晚年病重時,均未能被允許返國,他們先後在對祖國故土的思念中客死他鄉,幷埋骨异國,令人唏噓。

2月11日提前出版的《亞洲周刊》24卷8期就郭羅基先生至今不能回國一事發表題爲《不能回家過年的中國人》的報道,報道結語就指出:“無法走上歸鄉之路的郭羅基,以他的新書親近祖國、回報祖國。”
【晨鐘書局供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