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天价过路费、富士康跳楼与胡锦涛访美

题目中所说的三桩事件,都是今年造成轰动影响的事件,从表面上看它们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它们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由此可以管窥到中国的政治和民生。

前不久,河南禹州的“天价过路费案”吸引了公众的眼球。一个叫时建锋的农民用两辆挂着假武警牌照的斯太尔载重车运砂,在2008年5月4日至2009年1月1日的8个月时间内,经过河南高速公路禹州段,通行2316次,偷逃过路费368万元,被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处罚金200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而据时建锋交代,这期间他所赚的利润只有20多万元。

看到这种结果,我简直被惊得目瞪口呆。8个月的时间,两部卡车,过路费368万元,平均每天1.53万元,每部车为7500多元,通行2361次,即每天往返10次。如果每次装车、运输、卸货的时间按一个半小时计算,那货车司机及货主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20万的利润并不算多。却是在未交过路费的情况下所得,如果正常缴费的情况下,要亏损340多万。

这样于情于理都是荒唐之极的判决,却被解释为“证据确凿,量刑适当,并经过审慎研究”——主审法官面对媒体如是说。只有两种情况可以为这样的判决做出解释:要么审理此案的法官弱智,要么是我国的法律有问题。

从该案的结果看来:一个运输个体户只有在逃避过路费的情况下才能维持正常的运营收入。一旦正常交费,则要赔得倾家荡产,血本无归。而要逃费就要面临漫长的牢狱之苦,两者都是死路一条。

按照法官的逻辑,过路费属于国家的财产,是GDP的一部分,时建锋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国家GDP的收入,所以就要重判你,不仅剥夺你的全部财产,还要让你下半辈子无偿为国家劳动。

再看看早些时的富士康事件。在2010年1-5月的时间内,深圳富士康公司连续出现了十二次员工跳楼事件。11月15日又有一名深圳富士康员工跳楼身亡。原因是工作压力太大,已经超过了人的心理和身体的承受极限,迫使员工选择轻生。据说富士康对员工的管理是非常严酷的。员工们除了吃饭和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在工作,车间里不允许说话,上厕所不得超过5分钟,而且工作时间的动作被限定,交流被禁止,站着工作的不能坐下等等,还有无休止的加班,工头的打骂,责罚等等。令人惊奇的是,事件发生后,没有任何一个工会组织站出来为工人维权,真不知中国的各级工会是干什么吃的,执掌政权的“工人阶级先锋队”,究竟代表谁的利益?

GDP能否增长成了各级政府心目中的唯一标准,就是这样一家靠压榨员工血汗起家的台资公司,却被各地政府奉若神明,提供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它到自己的地方办厂,除深圳处,河南郑州,山西太原,湖北武汉,四川成都,还有重庆等地都纷纷提供各项优惠政策,竟相邀请“富士康”到他们那里设厂,2010年,富士康在国内的员工达40万人,2011年将达到110——130万人。各地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富士康能够拉动经济增长,提高GDP。

再看胡锦涛访美。其代表团的规模和接待规格,都创下了历史之最。几百人的代表团,几百亿美元的大订单,真可谓财大气粗,令胡主席风光无限,既有面子、又有尊严。因为中国政府有的是钱,庞大的经济总量,雄厚的GDP已成世界第二。

GDP!这个政府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神灵,却给中国的普通民众带来无尽的恶梦和灾难。

为了保证GDP的增长达到8%以上,中国政府不惜采用滥发纸币的手段,导致了国内的恶性通货膨胀,却把通胀的恶果转嫁到民众头上。中国的GDP是由政府和权贵资本家联手对普通民众进行巧取豪夺而来。

对此,中国的领导人却有自己的说法:胡主席说:我们要注重改善民生。温总理说:我们要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要让每一个人有尊严地生活。

在被压榨到油尽灯枯之后,还要面对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严酷现实。这就是中国绝大多数工人、农民、 农民工的普遍遭遇,这就是所谓的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2011.1.2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