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少坤:给中国的前警察同道拜年

从一篇网文中得知,身居浙江省温州市的黄伟先生也是一名前中共警察,是管理犯人的狱警。值此,我向曾经和我同行、现为同道的警察朋友黄伟先生拜个早年:祝黄伟先生兔年快乐!并在风起云涌的民主浪潮中,踏浪而歌,击鼓前行,以不枉浪人之名。

前不久,我的朋友,远在澳大利亚的中国前北京警察(中国政治宗教受难者后援会召集人)孙立勇先生在和我通话时曾说:“如果你知道在国内有那位警察朋友因为政治原因受害,你帮我打听到并告诉我。”我说:“凡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当时还并不包括黄伟先生。

在我的心目中,凡是在八九年“六四”之后因为良心和政治观点被共产党开除、判刑以及收到过其它打击迫害的中国警察都是中国真正的警察,他们的良知和追求必将会得到历史的公认和人民的认可。

在这些警察中,我知道的有我的朋友,前浙江省公安大学讲师吕耿松、江苏省南京公安学校武术教官解天刚,前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孙立勇;有前公安大学教师高光俊,前北京市公安局风台分局政保科科长钟桂春,前沈阳市公安局副局长韩光生,前广东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刑警张建华,前甘肃省警察李大伟等,。。。。。。当然,除去这些我能说得清名字的警察外,还有更多因为良心道义和拥有民主理念而遭受个种不同程度迫害的警察同行。其中,尤其令我难以忘怀的是那位在“六四”其间那位身着警服,用喇叭向开着装甲车和坦克车的士兵们喊话的那位警察兄弟,“我是共产党党员,亲爱的士兵兄弟们,你们不能对自己的同胞开枪,不能向这些手无寸铁的学生们开枪,。。。。。。”他的声音和形象(见由中国人权信息中心编辑的《纪念“六四”十一周年》)一直印在我脑海里,我不知道,这位警察兄弟是谁,后来究竟怎么样了?!同样,我也一直在为他而担忧。

总之,这些警察们是我尊敬的同行,我经常因为和他们走到一起引以为自豪。还记得在“六四”之前,《人民日报》的头版上有着红旗上醒目的“警察,民主的卫士!”图像和字样。当那场史无前例的民主运动被残酷镇压后,我在梦中还是在遗憾地呼唤着:“警察,民主的卫士!”

虽然,我们这些良知尚存,并不满足于动物般快感和庸才们低级享受生活乐趣的警察在残酷的政治旋涡里未能幸免于难,但是,我相信我们谁也没有后悔,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对得起历史,对得起良心,对得起人民的。我们失去的是被扭曲的奴性,得到地是在血与火洗礼后的人性。我们不再受那些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们的颐使气指而祸害一方,再不为人治的猖獗而助纣为虐。所以,我们心安理得。

是的,在这个被泡沫鼓吹地令人眼花缭乱的社会,不要说常人难一理解我们这些“傻冒”警察的今天,就连我们身边的亲人也往往为之报撼。有很多警察说过我:“你要是不走政治道路(人道捐款)和不管闲事(为农民维权),你早就是公安局局长了,你的孩子们也都有个好工作了。”现实生活中的确如此,我不否认。记得朋友吕耿送的夫人汪女士也对我说过:“如果耿松还在公安大学当老师,现在每月要拿一万元的工资。”是的,谁又能不说这就是现实呢?!我们这些人如果都还在原来职位上,哪一个都能生活得衣食无忧,如果再坏点良心,不择手段往上爬并混个一官半职的,也都能成为贪官而一夜暴富,充分享受荣华富贵和满足生理需要还是不难的。

不过,我们这些人并没有把智商应用到那方面上去。虽然,这些警察大部分都出身与平民百姓,即没有显赫的社会背景,也没有受到更高等教育(如读研修博)拥有更多的知识和理论去“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但是,我们都有一颗纯正朴素的中国心。当我们通过大量的事实意识到专制的危害性之后,看到在人治的社会中正义丧失、平等倾斜后,良心的使然使得我们这些中共领导下的警察不得不成为他们队伍中的异类,从而不惜失去原本丰厚的待遇和令人羡慕的社会地位去支持民主大业以维护应有的人格及其尊严。所以,我对自己以及和我有着同样遭遇过去警察的同行充满着自豪感,因为,我们毕竟是真正的大写中国人而不辱祖宗和历史使命。

所以,我要向因为良心而被迫远在国外流亡和国内正在受难的、为了中国进步和民族振兴的原同行警察、现同道朋友们拜年!祝愿你们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平安吉祥!

同时,我也向现正在供职于中共公安队伍的警察们拜个年!向你们道一声:你们辛苦了!同时希望你们不要沉醉于物质享受和权欲追逐的圈子里:希望你们恪守基本良知,不做现制度下人治的工具:希望你们放眼世界,为了中国的进步事业和人民的幸福尽力作出对得起良心和历史的事情,以不负祖国的厚望和父母亲的培养教育。这也是我作为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终身双残、因为良心多次入狱的警察对你们的肺腑之言。我想,当基本良知高于既得利益时,你们所维护的社会秩序就会因此得到最大程度的改善,老百姓的冤假错案就会相对的减少。

如是,则是我们当前共同之幸也!

2011年2月3日星期四 (辛卯年正月初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