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少坤:“李刚是我爸”和“我儿子是李刚”

老子说,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可是,有些事真的“复”了,却让人不寒而栗。在河北大学撞死人还不忘怒报家父名字的李少爷,和当年的撞死谭卓的“70码衙内”是多么相似啊,再上溯到封建王朝时期的高衙内在调戏了良家妇女后大言不惭地说:“我爸爸是高球”的史实,这岂不都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吗?!需要提醒诸位,在过去的历史和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我爸爸是XX”是一种资源,这种资源是靠血缘把没有监控的权力的傲慢辈辈相传至今。反之,同样因为“我爸爸是XX”,而这个“爸爸XX”不是一个强者而是一个弱者,弱者既缺乏没有血缘又没有捞到任何权力或者可以依靠的社会资源,就会发生不同的社会效果和结局。

关于“我爸是李刚”的故事已经是世人皆知,其影响也已经是家喻户晓——中国人仍然是在官本位的强权统治下以及等级森严所导致的两极分化下苟活。

“我爸是李刚”故事里的李刚是河北省石家庄市某区的公安局副局长已是众所周知,“我儿子是李刚”的李刚是河南省郑州市的一个打工仔却是鲜为人知。也正是后者——这个打工仔李刚的故事折射出这人间的冷暖和社会的不公。

后者的李刚老家是吉林省人,和中国绝大多数在当地找不到任何可以使自己出人头地乃至谋生的情况下不得已到外地打工者一样,李刚来到河南省打工。可正在打工期间,在老家的父亲李贵友突患脑梗塞,由于在家无人照顾并无钱治疗,便告诉在河南郑州市打工的儿子李刚回家,回到家后的李刚由于没有任何能力医治老父亲的病,便把老父亲接到郑州市去。可到了郑州又如何呢?天下乌鸦一般黑,中国的医院和中国的衙门一样,都是有理有病无钱无权莫进来。李刚在郑州市走投无路之际,只好将自己的老父亲送到当地敬老院,在把身份证交给养老院,谎称回去“筹钱”后逃之夭夭。当养老院拿着李刚的身份证找到李刚的老父亲时问其下落时,老人家只有指着儿子的身份证说:“没错,我儿子是李刚。”

同样都是都是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字样的身份证,身份证上都是中国公民的名字,都是叫“李刚”,所不同地是:一个是河北省的李刚,一个是河南省的李刚;一个是身为公安局局长的李刚,一个是在外地做打工仔的李刚;一个是身为人父的李刚,一个是为人之子的李刚;一个有着上大学开轿车横冲直撞轧死人不偿命的儿子,一个有着在家务农身患疾病却看不起病的老父亲;一个为了党的形象可以在全国人民面前通过电视露面,一个为了逃避老父亲的苦难完全消失在人间;。。。。。。以上这种种不同的李刚画面究竟意味着什么并引起国人的反思不能说不重要。

我注意到,在批评这两个李刚的时候,都缺乏对制度所带来的社会问题进行分析。对前一个李刚,人们只知道痛骂李刚的儿子依权仗势并口出狂言因为其父是公安局局长,而忽略了李刚的背后是什么,如果说人们知道李刚的爸爸是共产党,妈妈是这个人治大于法治的体制,恐怕更加理性些,否则,仅仅批评这一对父子甚至扬言杀了他们,最终是于事无补。对后一个李刚,人们更多地是批评李刚“不道德”弃父不管,可又有多少人知道李刚是千万个弱势群体中的一员,他们有什么资源可以拯救自己的父亲呢?!如果我们不去为了建立一个足以保障公正平等的民主法治社会而努力奋斗,任何愤怒和悲痛所带来的情绪化都无法改变中国的现实——因为权力不受制约所造成的社会不公正所导致的形形色色悲剧。

行文至此,我突然从《中国雅虎》网上看到一则令人撕心裂肺的报道。说的是湖南省湘潭市某大学一名叫贺红慧的女大学生,在刚刚步入大学二年级时被检查出已经患上胃癌,这位正在青春妙龄且前途无量的孩子是如何患上胃癌的呢?她的父亲贺德生告诉记者说,因为家里贫穷,孩子自上中学时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在大学时每天只吃一顿饭——二个馒头和一碗粥。就这样久而久之,孩子患上了癌症。

看了这样的消息,人们不知道作何感想,有人会问:难道已经“解放”60多年的中国还有吃不饱饿死人的现象吗?我不想妄加评论,我想用一位网友的话来概括一下,这位网友是这样说的:“领导们,官员们,公务员群体们,教授们,专家们,拍拍胸膛吧!广大同胞们,还要再想一想,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受苦受难的同胞?有人挨饿,有人在过着悲惨的生活,还有更多的人在忍受着无形的压迫和剥削!幸福生活在哪里?发展前途在哪里?众多穷人的未来生活注定就是黑暗的吗?不要说法律了,不要说道德了,哪里有天理?怀念伟人孙中山,惟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砸碎这万恶的旧世界!”

无疑,这位网友在愤怒中流露出一种激烈的革命情绪。但是,我们又指望用什么说教和诉求让现实中的既得利益者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从而还权还政与民,把人民的血汗钱用以均贫挤弱呢!显然,人们没有看到这一前景。因此,使得人民在无望之际流露出各种不满乃至为发生类似杨佳似的报复社会行为喊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毫无疑问,假如因为挨饿患上癌症的贺红慧的爸爸不是务农的贺德生而是身为公安局局长的李刚,她肯定不会因为饥饿患上癌症。同样地是,假如贺红慧是打工仔的那个李刚,即使是他爸爸患上了癌症,她也无能为力去为其治疗,即便是不会像李刚那样采取不正当的手段把父亲丢在敬老院不管,作为一个女孩子也只有苦苦地守着患病的老父亲直到去世。

综上所述,我们已不难看到这样一个现象:中国的平民百姓们都在自己无权选择自己的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政体内不得不任凭那些不受权力制约的贪官污吏压迫欺诈之外,也不得不为自己无法选择的投胎出身问题上与命运进行抗争。前者是无奈,后者同样也是无奈。用那位被共产党信任的所谓科学家何祚庥的话来说就是:“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也许,这是对中国人(尤其是弱势群体)最好最大的劝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