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多靣看囚徒冉云飞 这个酉阳山沟里蹦出的土家青年,1983年以当时涪陵地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四川大学中文系,他在川大,像得了精神饿痨病的人,疯狂汲收校园里的的文化,他从教授那里获得学习的方法便一头钻进图书馆去饕餮典籍,某些混混儿老师被他瞧不起,不听其瞎讲,他旷课去图书馆钻研与探索。他几年后出版研究里尔克与博尔赫斯这些文学大师的专著,就是当时钻图书馆打下的基础。毕业时,他以诗名世而入选作家协会,曾是当时成都很有个性的前卫诗人。

省作家协会被那时年轻人视为窜上名利宫殿的阶梯,冉云飞却视为他深入文学与文化去探贝的大海。他是这衙门化加啇贾化的文化机关里,最具传统与现代文人的读书种子,20多年来,他每月读书不下20部,即便近几年他开博客去“日拱一卒”写博文也不停读。成都市有流沙河老年读书种子、龚明德教授这中年读书种子,冉云飞早就是青年读书种子。而且是把钱不惜花在买书藏书,当中国官员在藏娇,市侩在藏金,这20多年冉云飞藏书三万多册,却不是像某些人装雅,而是热爱书籍与文化储存,为他考据探究之用。他用民国初成都著名文人吴虞的百万日记作研宪,梳理与发掘出这位被称为“支手打孔家店”的名人,竞是有病态心理的人物。这部日记不被成都文人学人重视,却有这山野來的土家小子著出一部《吴虞和他生活的民国时代》掘出吴虞与胡适、李劼人、郁达夫等的交往,还掘出吴虞是贩卖丫头的贩子。一年前,这部著作在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后,在全国正热卖。而对成都这蜀文化的古城能铨解与发掘得颇有文化学术含量的仍有冉云飞10年前出版的《从历史偏旁进入成都》对这么一个迷上成都文化的文化学者,这城市却把他投入自己牢狱,岂非当局是对成都文化犯罪吗?

冉云飞何只是读书人中精英,他还是难得的孝悌种子。他在成都工作后,不忘酉阳穷山沟里的父母兄弟。他把母亲接来,不是今天入住大城市的乡下人,接母是给自己带孩子与做家务,而是按古俗那么恭敬地瞻养。甚至经常与妻子吵架,皆是他认为媳妇对婆母不恭不敬,他妻子哭诉着对邻居说:什么服侍都做到了,就差没给老太婆洗脚了,他还不满。而冉云飞孝母还敬兄爱侄,他接兄长来打工,又引侄儿冉书文来带他去旧书市场淘书,竟淘成行家,凭这行业在成都置业立户,还买了住房。在当今道德伦理沦丧,把坚守者陷入牢中,不是对中国道德伦理的恢复又犯罪吗?你们把孔子像塑在天安门表示尊儒,把孔子的现代门人现代儒生小冉关进牢里,不是自掴耳光吗

5.12汶川地震后,冉云飞是奔往灾区救死扶伤的民间义工,在灾区做过许多善事。灾后还在募化善款去扶掖失怙的孤儿,他发动我们这些茶馆茶客每人每月捐出10,20元,聚腋成裘去解困,每月送几百元去帮助北川擂鼓镇的定向孤儿,这么仁慈与人性的现代文明推行者,你们下他入狱,能证明你们铁腕有力吗,只说明你们残暴可耻呵!

当局只爱奴才,怨恨天才。只喜臣民,恶有权力意识的公民。只要上唱下和的文人,仇恨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的学者。就是帝王也弄个左拾遗右拾遗來直言弊政,冉云飞说了些这社会这制度的病象,讲了健康社会合理合法制度应是怎样的格式,就是帝王们也有纳谏的雅量,你们就陷他以颠覆的罪名。你们的为人民服务己被贪官颠覆,你们的党天下差点被毛泽东用文革想颠霞成家天下,至今还用集体世袭在承袭毛泽东,你们要忌讳颠霞,实在你们萧墙之内呵!把冉云飞作牺牲,不过是重走毛译东以言治罪的老路,可能不等下次平反寃案,你们也难有第二次拨乱反正的机会了。
(纵览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