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平:茉莉花开的季节

茉莉花开的季节本来很美,不知道为什么,竭力高喊"和諧"的小胡,闻茉莉花却显得很慌张,对全囯由人民自发组织的”微笑散步” 如临大敌。

十天前,街段办事处就派人跟着我,五十四年前我就被人盯睄,而今老了,中共还是不放心我,巧的是派来跟踪我的人是我教过的学生,学生跟踪老师别具风格。

与五十四年前不同的是,跟踪人看上去并旡明显恶意,来的第一天便玩笑的认我为爹,并申明,街道有责任对空窠老人的安全负责。

真没想到茉莉花给我意外的带来了一个女儿,而且是街道居民委员会的干部。

三八节前一天,她告诉我说:“春暖花开了,天氣预报说重庆三天内天气晴好,街段淮备在这天去爬缙云山,游玩花菓園,你一个人在屋里怪戚寞的,不如同大家一道去爬山。”

第二天一早,公共汽車就停在楼下,我就在她牵扶下,乘車去参加她们组织的郊游,到了花菓園,那里早就聚集了三百多人,几位化了装的演员正忙禄着将一幅彩色横幅掛起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到这里开表演会的。

毛泽东时期,几十年来大陆每逢三八妇女节; 五一劳动节; 六-儿童节; 七一建党节; 八一建军节; 十一囯庆节都要组织类似的文艺表演会。从八+年代开始,这些以緩和被”階级斗争” 弄得十分紧张的“文艺会” 悄悄取消了。

近来薄希来主政重庆,也不知什么原因,在”唱红打黑” 名义下,他将过去的老章法从新搬了出来。

我看戴着八角帽,穿上灰军装化了裝的女演员已等在那里,不过山上气候比山下冷,她们都披着毛皮的羽绒服等候上台。

我随便问了一位演员,知道她们今天表演的是“送红军”,不禁被-种反感控制,心想中国人的愚昧就始於此了,只好独自一人离开,爬山去了。

正要走开,监护人劝阻我说:“节目这么好看,你却要一个人去爬山,一个人爬山不安全,等吃过午饭后,我陪你-塊去。”我答道:“你们演的是为了应付上靣,老掉牙的东西我嚼不动。”便独自缓步爬山去了。

今早九点她就打电话来了,关照我不要出去,我知道今天是星期六,正是受到冤害的人,集体在预先集中的街道上,向政府表示他们抗议的时间,明白她的意思,就向她挑明:

“共产党别怪老百姓同他们过不去,毛时代整死饿死几千万老百姓,现在贪官遍地,他们二奶成群,而老百姓贫富悬殊,这一切难道不是他们自巳造成?这种不公平,老百姓能接受吗?中囯老百姓是世界上最纯善的人民,他们用微笑和散步来表迏他们的不满,执政者为什么反而要为难他们?谁愿意旡故给自已找麻烦啊!别怕茉莉花,別伤害老百姓。”

电话里传来她的笑声。

因为我的治疗脑外伤的药将用完,上午本打算到巴南去取药,一想到还有-条尾巴跟着我,只好到街道办事处去和她商量。唉!连我的行动都受牵制,大陆那里去找民主的影子?

我们这些在1957年,被中共整得几度鬼门关的幸存者,是不会忘记廿世纪只有毛泽东才使大陆上亿老百姓遭到家破人亡之禍的。毛泽东及追随他的独裁者,才是中囯和谐社会最凶狠的死敌。

我并不想把自已关在象牙之塔里,老百姓欢迎一个民主的,人人参政的,平等的,持续发展的,繁荣的,真正和諧社会。这大致就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心愿,也是茉莉花革命所要达到的目的。

难道顽固坚持独裁的极少数人,硬要把中国拖进腥风血雨的泥坑,逼着老百性揭竿而起吗?

子乙 3.1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