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囚徒身份将让艾未未的行为艺术达到顶点

4月3日上午9点,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机场准备搭乘前往香港的飞机,结果被北京警方带走。一开始,外界只知道艾未未失踪,并怀疑他的失踪和警方有关。到4月6日晚间,中共官方的新华社终于发布英文新闻稿,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接受警方调查。至此,艾未未被警方带走的质疑得到了证实。

艾未未被警方带走,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巨大震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与欧盟及台湾的陆委会等,连日来呼吁北京当局尽快释放艾未未。对于国际社会的这种强烈反应,中共官方的《环球时报》在4月6日发表了题为《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的社论,对国际舆论进行了回击。

《环球时报》的社论并未署名,这样一篇社论,文字上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和以前该报的很多文章相似,都是流氓气质十足。该社论并未像之后的新华社英文稿那样对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进行直接证实,不过,字里行间其实已经透露出了艾未未被警方带走调查的信息。当然,从该社论看,警方带走艾未未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的行为艺术“触线”。

然而,从新华社的英文稿内容看,艾未未被抓似乎和他的行为艺术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涉嫌的是“经济犯罪”。显然,同样是官方的新闻机构,报道内容是前后矛盾的。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是,新华社在发布英文稿之后,很快又将该英文稿删除。不过,中共的海外喉舌《文汇报》却在4月7日对新华社的该消息进行了转述报道。

艾未未只是一位艺术家,而没有在国家机关担任任何职务,“涉嫌经济犯罪”让人感觉荒唐可笑,当局显然是在以打击经济犯罪之名行打击政治异己之实。回首过去,这并非当局第一次以这种罪名拘捕良心人士。2004年,敢言的《南方都市报》编辑程益中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当局拘捕,后以证据不足为由将其释放,而该报的另外两名负责人(李民英和喻华锋)则被判重刑。

4月7日下午,针对艾未未被警方带走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也表示,据他所知,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警方的调查。针对西方国家政府对于此事的批评,洪磊说:“中国是个法治国家,将依法办事。我们希望相关国家尊重中国的决定”,并强调“此事与人权或言论自由没有任何关系”。

洪磊的说法可以说并不出人意料,因为这是当局的一贯腔调,不管是哪位良心人士被捕或被判,他们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在践踏人权,而只会说自己是在依法办事。公道自在人心,事实不容扭曲,只要是头脑正常,具有基本明辨是非能力的人,都非常清楚艾未未有没有犯罪。可以肯定,洪磊的此番表态绝不会平息艾未未事件在国际社会引起的轩然大波。

艾未未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家,他在2010年世界艺术影响力榜上位列第13位,系著名诗人艾青之子、画家艾轩的弟弟、作家艾丹的哥哥。艾未未1957年出生于北京,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家三口被送往新疆劳改。他在新疆居住了五年,很长一段时间内住“地窝子”——就是在地上挖一个坑,然后上面蓬上树枝,相当于半穴居生活。

艾未未在以前可以说是饱经磨难,其父艾青因为坚持良知,曾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文革期间受到迫害,文学创作被迫中断20年之久。艾未未作为艾青的儿子,在那个亘古未有的黑暗年代自然会受到不小的牵连,而他的性格也必然会受到其父的巨大影响,今天的艾未未和艾青相比,人格和精神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艾未未在1981年到1993年定居美国,后又重返中国,和妻子路青居住在北京草场地村。艾未未在已经取得在美国居留权的情况下毅然回国,可以看出他的一片赤子之心。回国后的艾未未不仅仅从事艺术设计工作,更钟情于行为艺术,他积极地关注公共事件、弱势群体,甚至还关注那些被秘密拘捕的良心犯。

艾未未被警方带走以后,他所创建的工作室面临停摆。艾未未遭拘捕,关注和声援他的不仅仅有国际社会,在中国民间社会,相同性质的声音也异常强大,互联网上出现了对艾未未的各种自发声援活动,仅在推特上发起的“还艾未未自由”活动,截止3月7日,投票人数就已经超过两千,很多网友将头像改为艾未未照片。

不过,在中国国内的中文网站上,有关艾未未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却发不上去,新浪微博、搜狐微博上,只要发布了有关消息,很快就会被删除。在以前,有关艾未未的消息并不敏感,几乎都可以畅通无阻,如今,艾未未一出事,有关他的消息就被封锁,显然是因为各大媒体受到了新闻主管门的压力。对于那些不会突破网络封锁的人而言,大概只能通过艾未未在网上没有发言来推测他的处境。

艾未未被警方带走,据悉,很可能是因为警方怀疑他策划了前段时间的中国的“茉莉花运动”。不过,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声明说,艾未未并没有参与该运动,当局对他采取的行动是近月来对异见人士加大打压攻势行动“令人不安”的最新动态。北京警方竟然敢于在光天化日之下从机场公然带走这名世界知名艺术家,不难想象,对于那些影响力比艾未未要小得多的人而言,再也不会有安全感。

艾未未遭拘捕,标志着中共当局将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来对付异议阵营,即使是再温和的言说者和行动者,都极有可能被冠以各种罪名加以打压。在今年“两会”后,有媒体报道称中国的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从最近异议阵营的遭遇来看,巨额的维稳经费正在发挥作用。抓捕行动不会因为艾未未的失去自由而停止,现在被拘捕的是艾未未,下一个不知道会是谁。

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绝不仅仅只是专注于艺术创作,更重要的是要承担其应有的社会责任。记得艾未未曾经说过,如果要求在他的墓碑上刻一行字,他认为应该写的是“一个经典的人格分裂的人,他代表了一个时代所有的缺憾”。可见,艾未未在从事艺术工作的同时,充满了悲天悯人的情怀以及心系底层民众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无疆大爱。

艾未未是艺术家,更是一位特立独行的行为艺术家,虽然我们看不到他被警方带走时的表情,但可以想象,他在当时眼睛里不会有悲伤,更不会有泪水。在他看来,失去自由也许属于他行为艺术的一部分,倘若如此,他的囚徒身份将使他的行为艺术达到顶点,而他也将成为一个大写的人和名垂青史的伟大艺术家。当然,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不应该以悲剧终结,只有他终获自由和中国实现了宪政民主,他的行为艺术才会更加具有历史意义。

2011年4月7日

(民主中国)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