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刘贤斌的精神

近日,备受关注的刘贤斌案有了结果,四川民主党的负责人刘贤斌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这一结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按照惯例,像刘贤斌这样有影响的人物,政府一旦抓捕,必然要下狠手。

刘贤斌是老牌的民运人士,以前曾经两次坐牢,在狱中已经渡过了13个春秋,如今身陷囹圄,又将面临长期的牢狱之苦,而这样严厉的处罚只是因为他坚持并宣扬自己的理想和信念,中共司法当局这种丧失人性的做法实在令人发指。而刘贤斌的精神却令人钦佩,政府精心罗织的罪名和长期的牢狱之苦并没有击垮他的意志,相反,好比一位战士经过了戎马和战火,使他变得更加坚强。

改革开放以后,由于私有化的实行,给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这也成了中共向世人炫耀的资本。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政府的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随着腐败的加深,各种社会矛盾开始显露出来。政治腐败、贫富分化、环境污染、官民对立等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机。但是,在现存的社会制度下,依靠政府本身并不能使这些危机消除,反而使其日益加剧,面对如此局面,中国的民主党人,本着为民众负责的精神,提出了自己的政治主张,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来医治社会病痛。但是,他们的主张并没有被中共当局所接受,他们受到了政府的残酷打压,各地的负责人都被判处了10年以上的重刑。

贤斌作为中国民主党四川省党部的发起者和负责人。政府对他的打压定当首当其冲,1999年,他以颠覆政权罪被判处13年徒刑,服刑10年半,于2008年获释,加上他因参加64民运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的2年半徒刑,他已经历了13年的牢狱之苦。

在民主政治已经成为了世界潮流之时,中共的领导人却不能审时度势,而是抱残守缺继续维护专制制度,拒绝了中国社会朝野之间的沟通与协商,堵死了和平变革的道路,将来必然走向暴力革命的途径,近日暴出的访民暴打截访人员就是一个信号。

中共的领导人天真地认为,一党独裁的制度可以永久持续下去,他们既没有戈尔巴乔夫的睿智,也不具备叶利钦的勇气,其二号人物吴邦国甚至提出了“五不搞”、即不搞多党制、不搞三权分立和两院制、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这种公开拒绝人类历史文明成果的作法不仅愚蠢,而且荒谬至极。

中共在专政思维的指导下,企图依靠军队、警察、法庭等暴力机器来维持自己的统治,在全国人大批准了巨额的维稳经费预算以后,政府又大幅提高军人薪水,以求稳定军心。但是,应该提醒注意:军队首先是人,而不是机器,社会上的不公现象,工人、农民特别是退伍军人的悲惨处境不能不引起他们的注意。

新近暴发的中东和北非民主浪潮已经对中国构成了影响。在埃及,军队站在了民众一边,迫使穆巴拉克下台。在利比亚,虽然狂人卡扎菲用高额赏金动用军队镇压反抗者,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警惕,国际社会不仅对卡扎菲实行经济制裁,而且直接进行武力干预,在联合国安理会作出的所有有关利比亚决议中,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敢于公开反对,真可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在贤斌被抓之后,呼吁释放声援的声音响遍全球,但是,中共当局一意孤行,置国际舆论于不顾,依然判他以重刑,这种罔顾民意的作法,既狂妄又愚蠢。

在危机重重的历史关头,刘贤斌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挑战庞大的国家政权并为此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种不畏强权、百折不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来自于信仰的力量,足以令当局胆寒。

这样的英雄壮举对于中共领导人来说治终无法理解;他们不明白,是什么赋于此人如此旺盛的斗志呢?此人为什么如此不识时务呢?

这里我想提醒中共当局,刘贤斌及其他受迫害的持不同政见者也是人,他们也和你们一样,同是上帝创造的生灵,有着七情六欲、妻儿老小,受着生老病死之苦,这样对待他们并不是上帝的旨意。只有丧失了信仰的人才会作出如此恶行。——也许你们有一个冠冕的理由:稳定、稳定、总是稳定。

但是,在这样的统治之下,那些不识时务的人会越来越多,好比那地下的熔岩,在汹涌奔腾,一旦积聚够一定的能量,就会把这个专制外壳撞得粉碎。

在中东和北非的民主运动因获得国际社会的普通支持而大获全胜之际,中国政府却对杰出的民主战士刘贤斌处以重刑,既不符合道义,也违背历史潮流,受到了国际国内的同声谴责,必将引发众怒。

历史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执政者可以把他所不喜欢的人投入监牢,却不能消除其思想的影响力,反而引起更多的人来关注。更不能使历史倒退,因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力量是思想而不是暴力。经济的繁荣掩盖不住政治的腐败,对刘贤斌的重判恰恰暴露了这个政权本质上的虚弱。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