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东方》为毛泽东招魂

由于科技发展、互联网普及,近些年已披露出大量翔实的历史资料,极左派再也不能为所欲为地随意愚民了。于是,大陆的普通老百姓终于知道,毛泽东头脑发热发动的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历次政治运动又剥夺了上千万无辜者的性命,造成传统断裂、 社会倒退的文革大悲剧,始作俑者亦非毛泽东莫属。时光老人爱开玩笑,过去的“神”,现在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但出于巩固政权、实用主义的需要,中共从未公开过毛泽东的罪恶;却在不改其毛祖师爷“党天下”的前提下,对毛泽东那些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等思想,也进行了实质上的批判和改变。据传,中南海决定在今后的正式文件中休要再提毛泽东思想,并酝酿择机将盘踞天安门广场的毛泽东水晶棺移除,企图以此挽回早已失掉的民心,继续实行他们的一党专政。

此时此刻,CCTV一套节目却大唱对台戏,竟于两会闭幕不久的3月22日开始在每晚的黄金时段(8时到9时半)推出了一部全面美化毛泽东的39集电视连续剧《东方》,直到4月10日才告结束,其它频道又开始轮番疲劳轰炸了。可以说,这部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电视剧,集已经上映的《建国大业》和正在抢拍的《建党大业》之大成,再次掀起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造神运动,把毛泽东说成是一个除了肚脐眼疙瘩都没一个的完人。此事再次证明,拨乱反正的非毛化运动任重而道远,绝非一蹴而就,还有李长春(主管中宣部)、薄熙来(唱红打黑塑毛像)之流的政治投机家继续躲在毛的大氅下窥测风向以求一逞;还有韩三平(炮制建党、建国两大影片)、刘星(《东方》编剧)唐国强(《东方》总导演兼各片毛泽东主演)之流的吹鼓手出卖良心甘愿为毛泽东殉葬。

《东方》之名包罗万象,可以泛指整个东方世界,也可狭义《东方红》所指的那个个人,时间跨度几无限制,可以长达半个多世纪,但狡猾的作者却只选择了49年到55年的时代横断面(跳跃式地反映了56、57年的少许镜头):往前推,迈不过抗战时期毛泽东躲在延安坐山观虎斗这个坎,往后推,已被党史否定的反右、文革无法避免。《东方》既然大搞毛泽东的造神运动,只能摘取他事业接近胜利时的辉煌瞬间,从开国大典写起,反映了“解放战争”后期那个阶段的几场象征性的“战役”,如“解放”海南岛,策反四川、云南军政当局,进军西藏、新疆。此时,蒋介石早已决定放弃大陆经营台湾,其部队边打边退,自然不堪一击;毛泽东便成了摧枯拉朽的战神。至于46-47年中共兵败东北退到苏蒙边境乞和(蒋介石若不停火,历史可能改写)的萎靡不振,48-49年三大战役的血腥拼杀,影片都没有涉及,更别说早期江西瑞金的国中国《中华苏维埃》之垮台和长征逃命了。只看见强盗吃肉、没看见强盗挨棍棒,这就是《东方》第一假。

《东方》第二假假在继续歪曲韩战历史。现在谁都清楚,是金日成在斯大林批准后无端向南方发动进攻,毛泽东及时将四野的三个朝鲜族军无偿交给金日成作为北韩侵略军的主力,甘愿为金家王朝火中取栗。联合国为了保卫世界和平、维护各国自由独立的正义事业,迅速通过决议谴责朝鲜侵略韩国,并决定出兵维和。麦克阿瑟率领20万大军仁川登陆成功,金家王朝面临灭顶之灾,又是毛泽东违拗大多数政治局委员的意见,助纣为虐一意孤行地派出中国军队参战。他分明调派的正规野战部队,偏要命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足见其理亏心虚。《东方》罔顾历史事实,把战争责任一股脑儿推给美方和李承晚,强调什么“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刻意回避毛泽东是在对抗有16国参加的联合国军(另有5 国后勤支援)毛泽东其实是在与世界人民为敌,“抗美援朝”打的是一场非正义之战。最恶毒的是,毛泽东将接收的国民党部队推上第一线,仓促出兵,后勤不济,冻死的比战死的还多,却达到了他排除异己“整编”部队的目的。

麦克阿瑟本是二战英魂,45年在“密苏里号”巡洋舰上主持过日本国的投降仪式;韩战伊始,成功登陆仁川扭转战局,堪称辉煌战例,但《东方》却把他塑造为一个不学无术、目空一切的大笨蛋,以此说明毛泽东的伟大正确。另外,大有自知之明的林彪反对出兵朝鲜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东方》反而将他描写成主战派,还为毛泽东出谋划策,只树立了一个即将被打倒的高岗反对派形象。最可笑的是,毛岸英源于特权思想严重,违犯防空纪律留在别人撤离的地方炒鸡蛋饭,才死于美国飞机轰炸,影片却改成他抢救地图牺牲。一言以蔽之,从立意到情节,《东方》都没有做到实事求是,完全是在胡编乱造自欺欺人。

《东方》第三假假在“宪法”上。片中,毛泽东曾拾人牙慧说道:“宪法是一张写满人民权利的纸”,但他周围的人却一再把55年制定的首部宪法说成“毛泽东宪法”,由一个人的名字命名的所谓“宪法”,能够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吗?恐怕鬼都不信!何况,这个人把“和尚打傘无法无天”常掛嘴边,老子天下第一,生杀予夺,大权独揽,自称比秦始皇还要厉害一百倍,他怎么可能实行宪政?毛泽东说核武器也是纸老虎,扬言要牺牲一半人口来推进世界革命,在他眼里,几亿人的性命居然轻如鸿毛,他又怎么可能尊重人权、关注民生、开启民智?!

《东方》还全面肯定了49年后的清匪反霸、镇反肃反、三反五反等政治运动。据史料披露,这些运动无一不是滥杀无辜亵渎生命的恐怖行径,毛泽东就是总刽子手,由这个杀人恶魔来侈谈宪法和人权无异于猫哭老鼠,虚伪得过分。其中,处决张子善、刘青山最能说明问题,当华北局请求宽恕他们、枪下留人时,毛泽东勃然大怒道:“国民党反动派能饶过我们吗?帝国主义能饶过我们吗?”足见毛是借二人人头来巩固其政权!事后,又决定由国家花钱买棺木安葬以及抚养其子女成人,则显得伪善。 说什么姑念刘张二人过去的功劳,在枪决时不打脑袋只点心口,留个全尸。这正好反衬:那个时期处决人犯都是用开花弹崩头颅,俗称“敲沙罐”,真是触目惊心闻所未闻,完全是非人道的法西斯兽行。

总之,《东方》的出笼说明一党专政遇到了空前危机,当局不得不从毛泽东陈旧的武器库中筛选出几件生锈的武器来重新挥舞吓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