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切不断,割还乱,空头支票早见惯
——读辛子陵答问有感

最近有篇关于辛子陵先生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先生专访的谈话记录,在中国大陆知识人圈内广为流传。笔者已多次收到同一内容的邮件,每位发件人均称:“请勿上网或外传”。实则他就在“外传”,所以给人以故弄玄虚的滑稽感。时间过去—个多月了,恐早已“传”成了公开的秘密。辛先生本人对此不置可否,因此我认为应当不是托名谬传。当我拜读完辛先生的大作后,我认为该谈话既无什么“国家机密”可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新意可言。总而言之不外两大重点:

一曰“切割论”,即辛先生认为从中共夺鼎掌权到毛泽东死亡的近三十年间,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一切祸国殃民的灾难都是毛一人之罪,而中共则是完全正确的。辛子陵称“毛泽东错了不等于党错了。党是在战胜了毛泽东的错误走向开革开放、走向正确的。”并称这就是“主流、主旋律”。也就是说要把毛与中共切割开来,毛泽东罪错俱全,中共光荣伟大,故曰“切割论”。

拜读至此我只能是哑然失笑。辛先生这个高论无疑是继承、发扬和光大了“我党”一贯的“优良传统”。正如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生前关于6.4的谈话中所说的那样:“我们党是从来不认错的,实在说不过去了就找替罪羊,将错误都推到他们身上,如林彪,四人帮。找不到替罪羊就说是自然灾害”。真是—语破的,说得太透彻、太形象了,真可谓知党者,紫阳也。不可否认,毛泽东对中国发生的巨大政治灾难、经济灾难与人权灾难都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但偌大一个中国,数以亿计的人口,毛泽东纵有三头六臂,纵是九头恶魔,也不可能害死几千万人,干下那么多坏事。正如坊间俚谚所云“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毛泽东暴政肆虐中国几十年,如无一帮子人与之齐心合力,上下其手,共同作恶是根本不可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干出那么多坏事的。这是常识中的真理何用多言?

至于辛先生所言“党是在战胜了毛泽东的错误走向改革开放、走向正确的”,也是经不起推敲的。只消看看毛在生前不管他干了多少坏事,造下多大罪恶,从刘少奇到周恩来,再到地方的各封疆大吏,哪一个不是歌功颂德,坚决拥护?而且唯恐“跟”得不紧,“举”得不高。于是为了仕途青云直上,—个个变本加厉,越左越好。这能叫只是毛泽东错了,中共没错吗?偶有个别人(例如彭德怀)提出一点异议,中央委员、政治局那帮人不但不说一句公道话,反而一窝蜂地跟在毛的屁股后去打压稍有异议的人。在59年的庐山会议上,刘少奇在批判彭德怀的所谓“反党罪行”时甚至指着彭说“与其你反党,不如我反党”,言下之意我也得听毛的(足见毛就是党),你彭德怀闭嘴吧!假如大家保持—下中立,毛也不敢太放肆地作恶。如此铸成祸国殃民的大错,其他的人能说没有责任,能与毛“切割”得开吗?到了七千人大会以后,当毛都感到自已把局面弄得无法收拾了,提出不再担任党主席,可是被辛子陵誉为“高人”的周恩来却出来护着毛说“主席还是我们的主席”,于是毛得以涉险过关,得以赖在台上。所以不管刘少奇还是周恩来,不但不是辛子陵说的什么“高人”,而都是毛的走卒与共同作恶者,如何“切割”得开?至于毛死后抓四人帮,否定文革,那只是宫廷政变式的一场权斗,为了邓小平和被打倒的走资派复出,不得不暂时把毛请下“神坛”,但政治上仍然执行的是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路线。从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到“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直到六四开枪,哪一项不是毛泽东阴魂不散在作怪?不但没有“战胜”毛的错误,而是“毛规邓随”,亦步亦趋,甚至变本加厉,甚至干出了(例如六.四)毛都不敢干的事。至于经济上的所谓改革开放,虽然使中国经济得到了—定发展,然而由此产生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权贵资本对民众的疯狂掠夺,使贫富悬殊,越拉越大,环境污染,愈演愈烈,最终只是极少数人“先富了起来”,而大多数人只能继续穷下去。这难道是辛先生所谓的“走向正确”吗?

由此可见,把毛的罪过与中共“切割”开来,只是辛先生—厢情愿的幻想,二者的关系不但千丝万缕密不可分,许多时候都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一码事。要将其“切割”开来,若套改李后主词中的一语就只能是:“切不断,割还乱”了。所谓的“切割”,其实就是几十年来一贯地把中国遭遇的任何困难、苦难找个替罪羊推给他,不同之处只在于,以前找的替罪羊是“美帝、“苏修”、国民党蒋介石、林彪、四人帮、“老天爷”……这一次换成毛泽东而已。

二曰“新亮点论”。按照辛先生的高论或曰“内部消息”称:就在最近有了转机,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思。什么意思呢?据辛子陵称:2010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会议通过了一个第(179)号议案,其内容是在今后“关于党的会议公报、党的工作任务决议、党的方针政策决定、党的理论学习、党的宣传教育、党的政治思想建设、组织建设、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有关政策、措施、决议等文件中‘毛泽东思想’不列入。”辛先生据此便称“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由习近平提出特别值得重视。习近平在未登大位之前举重若轻,一举挣脱了束缚自己,也束缚党和全国人民的绳索,这反映了他的执政风格和政治走向,他不贪不色,一身正气,关键时刻会有勇气与权贵资产阶级切割,他可能领导中共走向中兴,领导国家走向民主共和。习近平和十八大寄托着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巨大期望。”接下来辛先生更用诗一般的话言,十分煽情地宣称:“政治体制改革将要启动了。既然翻过了严冬最后的—张日历,春天还会远吗”!

然而不管辛先生如何口吐莲花,给人的却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种如海市蜃楼般“美妙”的感觉,笔者从涉世之初就已品味过了。诸如什么:苏联的幸福生活、共产主义的美好远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兰图、小康社会……等等,等等。没有一个不是说得天花乱坠的,却没有—回变成了我们普通民众能拥有的现实。如果说最近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那就是被—些体制内的“精英”们高唱入云的“胡温新政”。斯时也,什么“平民出身”,什么“团派精英”,什么“没有历史包袱”,什么“亲民、务实、人性化”几乎全是优点。那不仅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是“花团锦簇春意浓”了;不仅是“春天还会远吗”?而是“春天已在我身边”了。所以甚至有人喊出了“坚定不移地支持胡温新政”的气壮山河的口号。鄙人不识时务,当时说了几句调侃话,招来人家一顿臭骂,说我是“反革命本性不改”,当然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不过现在骂人的都好像没有多少底气再为“新政”唱颂歌了。因为客观现实太不给“精英”们的面子了,从刘晓波到未未艾;从作人谭到云飞冉……好了,不说也罢,免得惹麻烦。

现在辛子陵先生又像当年的孟德曹公一样,用马鞭一指“前面有梅林可以解渴”!妙哉,斯计也!因为有“柳暗花明”,因为有“新亮点”自然就不会失望,说不定还会口内生津,渴意全消了。

姑且不论辛先生的这个(179)号决议案与“毛泽东思想不列入”是空穴来风还是千真万确,就算是后者,我看也没多大意义。如前文所述,邓小平在政治上执行的就是一个没有毛泽东的毛泽东路线。不提毛泽东思想丝毫不妨碍他镇压“民主墙”,重判魏京生,也不妨碍他“清除精神污染”,批“资产阶级自由化”,直到六.四下令开枪。为什么?因为中国根本不是什么主义、信仰之争,而是利益之争。是—个既得利益集团要保住和扩大自己的既得利益,因而与民众产生的无休无止的矛盾。所以不是提不提什么主义、思想,提不提谁的名字就能解决问题的。说得更直白点,为了维护和扩大既得利益,什么主义、思想都可以不提、不要、不列入,唯独权力非要不可。因而必须维持一党专政,否则权力就会旁落,既得利益就会不保。不管谁上台,都得这样办。

所以辛子陵寄望于习近平的一身正气,不贪不色,举重若轻,执政风格,政治走向等等,即便辛先生一切都说对了,他却“忽略”了一点,习近平先生—旦成为这个集团的代表或领军人物,他就必须维护该集团的根本利益,这就不是他个人能左右和决定得了的。坊间谓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官场则是身在利益场,更是身不由己。除非他要想成为第二个胡耀邦。而现在不但看不到这方面的任何迹象,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习副主席对重庆“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公开的肯定。这与“毛泽东思想不列入”,走向民主共和是南辕北辙吧!因此辛先生的“春天还会远吗”十之八九又是一张望梅止渴的空头支票。

正如前面所言,这样的空头支票大家见得太多了,所以虽然我很尊重辛先生的知识、学问,特别是他特殊的阅历而拥有的丰富的历史资料。但也同时使他无法摆脱党文化薰陶的影响,在“高处不胜寒”中,不断产生幻觉,不断弹奏出一曲曲救党的幻想曲。这与中国的现实情况是完全脱节的。虽然辛先生的这些想法,对他的党是十分有用的,可以说不失为救党良方。但人家根本不会领情。因而辛先生也必然会陷入忠而不用,信而见疑的境遇。不得不令人叹息。

2011年4月22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