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在中共建党90周年要“唱红中国”的大背景下,社会恶性公共事件井喷爆发,“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本作者将此中国特色现实概括为,“枪声、弹声、呐喊声、声声入耳,你事、我事、大家事、事事揪心。”

“爆炸声音”震惊社会

6月8日中午,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火光冲天;6月9日凌晨,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办公区域内一危爆物品临时存放点发生自燃自爆事故;同一天湖南省耒阳市黄市镇派出所被炸成两半;接着天津市政府门外被投自制炸弹,3人受伤;6月14日18时30分左右,广西宾阳县黎塘镇永安西路新埠桥收费站旁的港兴停车场,一辆货车爆炸,并引起停车场内20辆汽车发生燃烧,造成8人死亡、2人重伤、4人轻伤。

今年仅仅上个月份内,就发生多宗爆炸事件震惊海内外,其中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抛光粉尘引发爆炸,黑龙江哈尔滨天然气巴士加气时爆炸,陕西宝鸡氮肥厂焊接喉管时引发爆炸,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但不幸的是,江西抚州民众钱明奇,因不满拆迁问题10年都未解决,在市内多个政府机关引爆连环炸弹控诉,开创了中国特色“自杀式袭击者”抗议新模式,刷新了大陆官民对抗新纪录。此连环炸弹,加上29日四川成都公交集团非生产事故爆炸,不仅令政府官员胆战心惊,也让民众提心吊胆。刚刚过去的黑5月,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爆炸月”了。

为此,5月26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呼吁《倾听那些“沉没的声音”》。文章写到,“在众声喧哗中,尽可能打捞那些沉没的声音,是社会管理者应尽之责。”“从这个角度看,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

在中国贫富对立、官民对抗如此严峻的现实面前,中南海开出的药方竟还是要用主旋律“唱支山歌给党听”。然而,当今中国众多被剥夺权利的公民,都因被一压再压而投诉无门,于是那些被强迫“沉没的声音”,只能演化成“爆炸声音”了。这声音如今竟为薄熙来的“千人唱红团”进京演唱伴奏着“革命”的主旋律。

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眼下,国内“红”灾泛滥,民怨四起,大规模群体抗争事件正在全国遍地开花。继内蒙古、湖北利川抗议后,广东省仅仅在10天之内,就分别爆发了两次很大规模的群众抗议事件。

本文截止撰稿日起向前推看:6月25日,哈尔滨铁路局擅自堵路影响数万居民引发抗议;浙江台州椒江区日山份村,发生数千人的群体冲突事件,僵持至6月15日,起因是当地村官疑侵吞企业拨发的征地补助款长达九年,涉及近五百万元。6月14日在湖南娄底,电力公司准备强行兴建电塔时,与居民发生冲突,引发抗议;6月12日,在河南郑州 400民众与政府就强拆补偿发生纠纷,上街抗议,当局出动公安到场,引发流血冲突;6月10日,广州增城,由于当地保安殴打摆摊的四川孕妇,一度万人上街要求治安队交出打人凶手,抗议人群还烧毁警车、治安亭等,当局调大批军警到场镇压;6月9日湖北利川千人上街聚集,抗议元反贪局长在看守所中被打死,爆发警民冲突:6月8日浙江绍兴市杨训桥镇因发生集体血铅中毒事件,有集众集体围攻镇政府;6月7日吉林省长春锦湖轮胎工厂因工资待遇太低爆发全厂职工大罢工;6月6日,广东潮州市潮安县古巷镇发生民众抗议,大批民众不满当地19岁男子追薪被斩断手脚筋,围堵派出所及政府大楼,并与防暴警爆冲突,多辆私家车被砸、烧;6月3日浙江湖州万村民到镇政府门前抗议化工厂长期给当地带来的严重污染。而刚刚过去的5月底,内蒙发生历史上罕见的数千人抗议,导致官方大规模镇压;5月16河南全省上千复转军人在省委门前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同一日,吉林省民办教师聚集到省政府门前上访;5月14日,湖北省襄樊市一名军人因一位过路老人挡住去路,竟大肆辱骂老人并悍然拔枪威胁,聚集民众最多时达到1500人以上;今年5月12日开始,江苏南京数千工人连续三天上街游行,当局出动了1500警察,用多辆货柜车堵着游行道路。

民众抗议已经常态化

此据BBC报导,一些中国学者估计去年全国各地的民众抗议示威事件可能超过180000起。此据,中共官方的统计数字指出,去年全国抗议事件达127000起,平均每天347起(100人以上的才算群体事件,而少于100人的冲突事件则多如牛毛,无法统计)。按照中国官方的定义:“参与人数在300人以上、1000人以下,为重大群体性事件;参与人数在1000人以上,为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近来,一周内至少有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而两周内,至少有一起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特别是今春以来,大规模群体冲突事件,竟然井喷式的涌现:南京梧桐树、守望教会户外聚会、上海工人罢工、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少则300人,多则数千人。民众抗议事件已经常态化。今年3月29日,广西南宁市江南区三津村遭遇强拆引发冲突,大批村民与强拆人员发生强烈对抗,部分拆除机器和小车被砸被烧,政府出动大批警察并用高压水枪驱散遭遇强拆的村民并大批抓捕,因消息遭封锁,日前才被曝光。

这些群体性事件伴随着“爆炸之声”此伏彼起,令国际媒体眼花缭乱,令中国当局互联网信息封锁难以奏效。英国《泰晤士报》报道,北京近期动用军警遏制各地的暴力冲突,装甲车开进市中心,互联网上的有关信息遭封杀,但仍有许多网民在自己的博客网页透露所在地街头的局势。

政府“寻找敌人”大规模清算

中国当局对大规模群众抗议事件,事后无一例外的采用“不会放过制造麻烦的人”,照例将事件冠以“境外敌对势力”,借口“境外有人”、“别有用心”、“煽风点火”、“制造事端”等等“六四镇压”模式术语,展开“寻找敌人”的大规模秋后算帐。日前,国内各大官方媒体高调推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的讲话,其中强调对于“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所犯罪行特别严重的犯罪份子坚决重判,该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决不手软。外界认为此强硬信号,预示着新一轮红色恐怖的开始。仅在内蒙一地,就有近百人被逮捕。其中大约40名蒙古族学生和牧民在发生冲突的锡林郭勒盟被拘留,另外约50名学生和居民在首府呼和浩特的几次抗议中被抓,其中还包括两名网路作家毕力格巴特尔和包力朝鲁。而广州增城,现在正在不断抓人。

华尔街日报6 月14日发表记者杰里米・佩奇的报导说,“在最近的三个星期里,当局至少在三个城市出动武警和装甲车显示赤裸的强力,以防止暴力進一步升级。抗议者反覆把他们的怒火发向常常是明显象征权力的政府楼房。然而,最近的暴力冲突暴露出政府控制城镇人口能力的局限,尽管当局动用了一些系列复杂的手段,从互联网信息审查封锁到(对政府担心的人)实行监视,中共领导人把这些手段称作创新‘社会管理’”

新的社会变迁时代到来

矛盾与冲突本系社会发展常态,正是由于社会矛盾与冲突的存在,社会整合才得以完成,社会变迁才能得以实现。然而,眼下中国大陆如此恶性“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局势难以控制,早已越出了社会常态冲突的范畴,显示出今日社会民众情绪躁动的明显特征。因此,观察当下中国剧烈的官民冲突,已经成为分析、预警新的社会变迁时代到来必不可少的前提。当我们回顾历史不难发现,晚清末期,各地频繁发生诸如兵变、民变、起义、请愿,特别是官民冲突事件不断等性质各自不同、表现形式迥异的社会冲突,说明当时的社会正处于各种矛盾交织激发的大变革前夜。

今日中国,正处于现代化变革的世界性盘整脚步兵临城下之时,然而社会不公,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官民对抗。然而,执政当局不仅不能审时度势地担当变革主角,反而迷信暴力可以维稳,致使现存社会整合机制无法对社会结构的失衡、各种诉求变化做出及时反应,所以社会各群体、个人只能以非常规方式主张权利,表达诉求。

目前,中国大江南北随时、随处都在爆发“无直接利益冲突”,不少参与群体事件的民众,本身并没有直接利益诉求,而是因曾经遭受过制度性的不公平对待,长期积累下愤世不满,借机宣泄,扩大事态,蔑视秩序,酿成骚乱,以至于“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记得,2009年,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举行了首届“清华社会发展论坛”,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在会上发布了《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报告称:“近些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

今年北非中东独裁国家相继倒台,中南海却寄希望于在一个完全依赖 GDP 增长支持执政权力的政治结构里,靠政治高压与启动毛左势力“唱红中国”维系稳定。然而,“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的现实,却如此明白无误地向中南海发出了民间强音:“唱红中国”与高压维稳,不仅违逆世界文明潮流,更违逆民意。如果制度不改,中国将进一步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死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