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洗脑”香港难免,“专政”搬到外国

“专政”与“洗脑”就像是—枚硬币的两面,一个东西,两张面孔。毛泽东对专政下了个很“经典”的定义叫做“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老毛说的“他们”是指毛太祖以外的任何人。包括彭德怀、刘少奇都在内。所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被整肃,就因为他上万言书指责了大跃进与人民么社,这就是“乱说乱动”,故“立即取缔予以制裁”。而刘少奇对“大跃进”中、与人民公社下饿死几千万人,不按毛的意图说成是“三年特大自然灾害”,而定义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同样被毛泽东视为是“乱说乱动”,那怕他是什么“共和国”的主席,照样“取缔”,照样“制裁”直到整死。这就是一党独裁、一人独裁“专政”的霸道。

相比较而言“洗脑”则显得要柔性许多。但正如民间有句俗话所说的那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洗脑”就好比是一杯“敬酒”,满脸笑容地端到你面前,而“专政”则好比是—杯“罚酒”,你不愿喝也得喝。不管“敬”还是“罚”目的都只有一个,要你喝酒,要你接受它那一套八股教条式的“价值观”,与其“高度保持一致”。这样的事在中国大陆早已司空见惯了。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吃“敬酒”接受“洗脑”,认同党文化的说教。然而近年来,随着中共在经济上的“崛起”,这一套做派已渐渐有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的态势了。

首先在名义上还是“一国两制”,还是保持“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近年来言论空间不断受到压缩,媒体被要求“自律”的压力,已使多数香港人显得忧心忡忡。本世纪初虽然通过百万人大游行,成功地抵制了“基本法23条”这个恶法的出笼,但那惊心动魄的时刻,恐怕至今仍是港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但一痛未消,二痛又临。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去年提出的施政报告,香港教育局最近推出了所谓“国民教育的课程指引谘询文件”,并决定明年秋天在全港500多所小学推出国民教肓必修课。以期后年起在小学施行。香港当局此举明显是遵奉胡锦涛在香港回归十周年时呼吁“加强香港青少年国民教育”而采取的。与此同时还提出要增加关于“基本法的教育”。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就是要把大陆的政治灌输的那—套“教育”搬到香港来施行。因此引起港人极大的质疑与反感。

据香港《明报》报导,由拔萃男、女书院等22家传统名校组成的“辅助学校议会”已向立法会提交意见书,首次表明了他们的立场。意见书反对通过新的独立必修学科推行德育及包括国民教育的公民教育。该议会还认为,拟定课程的架构过于偏重“国家”方面的范畴,与个人、家庭、社群及世界这4个范畴失去平衡。公开信表示,“德育须由修身齐家做起,个人成长及家庭生活方面有深厚和正面的价值教育,才能为国民素质打好基础。”

与此同时,一个由“90后”青年团体和社运人士组成的“学民思潮”组织在社交网站“脸书”上设立专页,呼吁学生参加七一游行,表达他们对设立国民教育科的不满。该组织批评说,国民教育科与“小学常识科”和“中学通识科”存在重叠,导致原来科目的教学时间不足。它还批评这个科的课程管制思想空间,有“洗脑”之嫌。据了解,已经有上千人在这个网页上表态要参加游行。

因此不难看出香港教育当局此举,就是要把本不是中学(特别是小学生)应关注的政治问题,以所谓“国民教育“的形式去代替和排挤掉“小学常识科”与“中学通识科”这些适合孩子们学习的内容,而去灌输类似中国大陆学校的“热爱党国”之类的党文化的内容。正如一向关注国民教育问题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鉴于中国当局在很多历史事件上只谈好的一面,对八九民运、六四等事件则避而不谈。因此这个所谓的国民教育课,实际上是对学生片面的灌输。名曰“爱国教育”,实则要你爱党。使香港中、小学生从小便被“洗脑”、误导为只会听“党的话”的无独立人格的“驯服的工具”。

与此同时中共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则力挺港当局的这一计划。并称:“香港人需要加强国民教育,而且这样做有利于香港民众认识到中国共产党六十年来的伟大成就”。真是一语泄出“天机”,原来一切是为了“爱党”!

如果说香港虽名义上有“一国两制”之说,但终究属“党天下”的“莫非王土”与“莫非王臣”。似犹可说也。而位于北美的加拿大,则是万里之外的“蛮夷之邦”与我“天朝”何涉?然而2011年5月加拿大联邦议会举行大选。有19位华裔加拿大公民参与议员竞选。怪事却出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据外电报导,安大略省中医联合会要求三名华裔候选人明确表态,与台独、藏独划清界线。立即引起加国上下一片哗然。纷纷指出,加拿大安大略省中医联合会,作为一个专业性的非政府、非政治组织,在加拿大大选中,如果注重候选人对中医在加拿大的处境的态度则完全在情理之中。同时作为加拿大公民,更应该注重候选人对加拿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的态度和立场。如果该中医联合会要求这三名华裔候选人,就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独立问题表表态,也是可以的。但该中医联合会,却去要求候选人就台独和藏独这些与加拿大的国内政治完全不相干的问题表态,你这不是“狗咬老鼠---多管闲事”吗?与其如此,你为何不让这三位候选人在事关中国的民主、人权问题上表个态呢?如果说你们这是为了爱原来出生的母国,那你们首先就该关心母国和你们同胞----中国大陆民众的人权状况。为何对此保持可耻的沉默,却去讨好卖乖地大谈什么台独、藏独,要竟选加国议员的华裔候选人表态、效忠,其司马昭之心不是路人皆知了吗?

恕我直言,像该中医联合会这样—群“丑陋的中国人”(柏杨先生语),他们一方面用实际行动抛弃了自己出生的国家,当然是为了去享受西方先进民主国家的物质文明与民主、自由、充分尊重人权的良好社会环境。“人往高处走”本无可厚非。但你“享受”完了,却不但不对国内受压迫的同胞稍表同情与支持,反而频频向强权压迫者抛去媚眼,以期再捞点好处,得点“糖”吃。真映证了中国那个不大好听的比喻词“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甚至是婊子、牌坊两手抓,两手都很硬。巴望不得自己享受“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对别人则实行“无产阶级”的“专政”。在海外这样的无耻之尤,还却大有人在。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时,那些张牙舞爪、大打出手、像义和团邪教拳民的海外红卫兵,就在奥运史上留下了最肮脏、最耻辱的—页。当时不少正义舆论纷纷惊呼:“专政”专到自由世界来了!

近年来,随着所谓的“和平崛起”,生活在民主国家的少数华人小丑,正在尝试着把“专政”的“模式”向民主社会“移植”。虽然这种狂妄的企图,肯定不会得逞。但也决不可小视这群丑类。正像不可小视一只苍蝇,会造成霍乱病发生—样。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