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毛左们错在哪里?

几天前,笔者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做《毛左们,进监狱吧!监狱就是你们的天堂》。该文造成了一些反响,激起了一些讨论。许多读过该文的人可能不仅要问:毛左追求免费住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吃饭不要钱,国家分配工作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可是这些追求为什么竟然会使得他们去羡慕监狱中的犯人的生活呢?

问题就出在毛左们喜欢说的“没有后顾之忧”几个字上。自由意味着要对自己的生活承担起责任。三餐、工作、住房、教育、医疗等等,这些都是一个自由人不可逃避的责任。逃避责任就意味着逃避自由。一个自由人永远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忧虑和烦恼,没有后顾之忧的生活只有奴隶才能过上,因为他们的生活是被别人安排好的。自由人每天要为三餐、工作、住房等等奔忙,而囚犯和奴隶则不必操心这些,因为监狱和主人都给他们准备好了。渴望过一种被别人安排好、没有后顾之忧的生活的人,只配去当囚犯和奴隶。不知那些怀念毛泽东时代的福利的人们是否还记得,当年那些主管分配工作、住房和招生名额等等的官僚们在多大程度上掌控了你们的生活,让你们不得不服从他们的意志?在一个一切物资和机会都由官僚来分配的国家里,不服从就意味着不得食。

至于有些人说,人们不需要自由,只需要福利就行了。这些人不明白,奴隶和囚犯是没有权利要求福利的。奴隶如果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他们既没有权利改变自己生活,也没有权利向奴隶主要求更多东西,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加卖命地干活,企求主人发发善心,多给点施舍。这些人也不明白:奴隶主蓄奴是供剥削用的,如果蓄奴是为了让奴隶过上美好的生活,那谁还愿意当奴隶主呢?

毛左的另一个错误,在于他们追求财产的平等。有些平等——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值得追求的,但财产和收入的平等并不值得追求。

任何一个社会,总会存在某种形式的不平等。一个人人完全平等、没有任何差异的社会是无法发展进步的。一个社会中如果在财产和收入分配方面过于平等,就会存在特权等级和身份地位方面的不平等来取而代之。毛泽东时代就是如此。相对其他各种形式的不平等而言,财产和收入上的不平等是最好的一种不平等。而即使是一个存在特权等级和身份地位上的不平等的社会,也比一个完全平等没有任何差异的社会值得向往。

毛左们不喜欢富人,希望消灭富人,但是富人的存在是有益于社会的。富人的投资为社会提供发展所需的资本,为消费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给工人提供就业。富人资助慈善事业和各种社会事业,资助科研和各种文学艺术,支持新生事物。如果没有富人来支持这些事业,这些事业就只能指望从政府处获得资助,因此不得不仰仗政府的鼻息。即使是富人为人所诟病的奢侈消费,也起到了支持发明创造,从而间接地造福大众的作用,因为今天的奢侈品就是明天的大众消费品。试想,每当一种新产品刚刚面世之时,其价格之高昂往往令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只有少数生活奢侈的富人才能消费得起。富人的奢侈消费鼓励了新产品的发明和扩大再生产,使得这些产品的价格不断降低,最后走进千家万户,成为大众消费品。如果一个社会中没有富人,恐怕也就不会有什么发明创造和新产品了。毛泽东时代就是如此。

有这么一个笑话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美建交不久,一中国人与美国人对话,中国人说:“我们中国消灭了地主。”美国人则微笑着说:“而我们美国消灭了贫农。”如果我们希望过上美好的生活,那么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消灭贫穷而不是消灭富人,消灭富人的结果是让大家一起陷入毛泽东时代的绝对贫困中去。

(RFA)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