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海:堕落的蔓延

“凡是不给别人自由的人,他们自己就不应该得到自由,而且在公正的上帝统治下,他们也是不能够长远地保持住自由的。”——林肯

尽管中共政府在近三十年的经济改革中,中国的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在精神文化的束缚,却束缚着有自由思想的年轻人。中国民众对于人权的要求,远大于对物质的渴望。对思想的禁锢,使得中国民众接触不到任何信仰与正确价值观,而国家一味对金钱的追求,让社会道德持续倒退。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推广本就是由地痞无赖组成的“无产阶级”,去对通过劳动致富者的抢劫,毛泽东在江西进行土改的口号就是抢地主的粮食。这群好逸恶劳的人如果掌握了国家政权,他们对于下层人民的剥削,是史无前例的残酷。

中国民众通过高强度劳动创造的社会财富,被政权拥有者,也就是一小部分中共核心官员长期霸占把持,中国民众作为纳税人并未享受任何公民权利,一切以纳税人税金为生的国家机器,以向党,向领导人效忠为己任,对上级的命令无条件执行。既没有独立思考的空间,也不会有任何道德底线。武警参与强迁,对拒绝搬迁的人施以拳脚,城管敲诈勒索游街商贩,以摧残他人为乐趣。

而越来越庞大的维稳经费也显示,对精神上的控制越发严格,整个社会层次分明,等级严戒。把持着舆论媒体的人处处要听命政府,对于风吹草动的消息严加封锁,同时为了讨好当权者,不惜造假吹牛,高唱赞歌。记者在没有道德良知的约束下,对新闻的报道也是极有选择性,针对恶性事件的当事人进行敲诈,或者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职位,在报道中偏袒一方,失去客观的撒谎。而网络媒体的封锁则以大范围删除涉及敏感词消息为首要目标,以至于人们在网络交流,无法用正常语言进行沟通,寻找生僻词,避让敏感词汇,生怕因为一言之失,惹上牢狱官司。

失去精神的社会必将一片昏暗,老人倒地没有人去搀扶,儿童丢失没有人帮忙寻找,人人利己,下层社会的演变虽然没有直接影响到上层建筑,但最终,到了积重难返的时刻,就连高居庙堂的达官显贵也终将无法逃脱厄运的轮回。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