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中:垂死挣扎唱红歌

七一,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行将就木,垂垂老矣!一个生动的例子就是掌握实权的共产党官僚们,纷纷携带巨额赃款出逃。央行日前发布的2008年完成的有关中国贪官向境外转移资产的研究报告披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官干部、国企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000至18000人,携款总额竟达8000亿元人民币之巨,等于出逃者人均将5000万元人民币的民脂民膏窃为已有。七一前夕,中南海高层不是沾沾自喜地说什么全国已有党员8000万么!照此推算,亦可视为全国党员人均贪污10000元。这就是共产党给全国人民的节日献礼、也是伟光正给全国人民带来的幸福生活吗?另一个数字却很鼓舞人心,根据大纪元统计,全国三退(党、团、队)人数接近一亿大关,等于每个党员退党一次以上。

然而,中共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却20多次提到马列主义和祖师爷毛泽东,可见当今的中共高层是多么地缺乏自知之明和理论支撑,多么地黔驴技穷而只能捡起文革破烂招摇过市了。其中,唱红歌就是一大法宝。近日打开电视,一套节目是《开天辟地》,二套是《革命历史资料》,三套是《革命歌曲大家唱》四套是《延安颂》……除了幸存的考古频道,几乎找不到一方净土。

其实,通过互联网和自身体会,如今的百姓早就看透了中共的本质,无论是台上唱的、台下听的,或者是幕后操纵的,大家都知道这是在演戏。唱红中,普通百姓所能得到的实惠只是公款制作服装以及比较大方的“误工费”。此外,遍及全国的唱红运动中,铺张浪费现象也很惊人:6月27号,《新华网》头条报导重庆风景区展示了一面600平方米的巨幅党旗,这还不是最大的,重庆市星光学校制作了一面长90米、宽40米、面积达3600平方米的党旗一举夺冠。正如全国最高的毛泽东塑像立在重庆一样,靠批斗老爸发家的薄公子处处争宠,党旗也要最大,他企图挤进政治局常委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假如这种人进了18大,保不定,全国人民又要遭受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北京、上海、河北、湖南、山西等地,也都在竞相制作巨幅党旗。安徽合肥市包河风景区用4000多米长的红绸缎,包裹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将两公里长的芜湖路打造成合肥首条“红色主题街”。启眼一看,全国山河一片红,七一使文革借尸还魂了。

不惜工本的唱红运动,反映当局没有比文革更好的办法来动员群众,中国共产党已彻底失去民心,力竭声嘶、大喊大叫,则是胆小鬼夜过坟山的本能反映。唱红除了花钱,没有任何作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指出:重庆累计唱红10.4万次场,参与人数8000万,场地费、服装、道具一人1500元,共计2.1亿元,每人次误工费、交通费加起来共计2700亿。如果有全国唱红统计数字,花费会是几万个亿。国库有这些钱,为什么不搞医保?!

五大宗教唱红歌,可谓天下奇观:寺院大殿外悬挂中共党庆横幅,寺院空地上组织红歌题材的文艺演出,而华藏寺的尼姑们表情极不自然地在唱《唱支山歌给党听》,还被组织起来喊“共产党万岁”。 中共在这个宣传片中竟然自称:“华藏寺院唱红歌是佛教文化和红歌文化溶于一体的创新,中国乃至世界绝无仅有”。妙哉,说对了!世界上只有中共才如此下贱,居然强奸宗教人士的意志,让他们反叛自己的教义强迫皈依马列邪教。中共还在这部关于宗教界唱红歌的宣传片中给自己贴金说:“铁山华藏寺人唱红歌颂党恩,是感谢中共给他们带来佛教业的发展和信仰自由,所以这样表达自己的真挚情怀”。然则曾几何时,武警部队在西藏地区对藏传佛教大开杀戒的野蛮镇压血迹未干,此话怎能说得出口?

中共建党90周年前夕,看不到喜庆的气氛,还没有听到爆竹声,却先传来枪声、爆炸声。除了江西抚州针对政府机关的三大爆炸,还有四川成都巴士厂的爆炸、河南郑州市的公安局治安支队的爆炸、湖南耒阳一间派出所的爆炸、天津市市政府大楼附近的爆炸……东西南北中,处处爆炸中。为此,河南省下令,哪里爆炸,哪里的公安局长下台。由于民怨沸腾,大陆各类群体抗暴事件频发,以政府机关作为目标的爆炸事件也接连发生。随后,各大媒体高调推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军的讲话,其中强调对于“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所犯罪行特别严重的犯罪份子坚决重判,该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决不手软。信号强烈,预示新一轮的红色恐怖开始了。人们啊!需要百倍警惕。

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你和他讲人权,他和你讲爱国;你和他讲爱国,他给你装孙子;你跟他装孙子,他说你是傻子。总之,老百姓永远跟不上中共宣传的步伐,总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无奈。红歌则是愚民政策的典型反映,也是他们垂死挣扎的反映。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