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玉:从个人经验谈公民力量的壮大

中国具有长达两千多年的皇权统治的历史,专制传统深厚,统治者对禁锢思想、特务控制、限制社会自由具有丰富的经验,二十世纪的共产主义浪潮传播到中国以后,传统专制与当代政治恐怖的结合使中国陷入了一场罕见的灾难,几千万人成为专制统治的牺牲品。但与此同时,追求自由的力量也在社会中逐渐成长起来,即使是在毛泽东统治的黑暗时期,林昭、遇罗克等人为代表的自由力量也未曾绝迹,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的国门再次向世界打开以后,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携带这强大的思想威力进入中国,使中国对自由思想的接受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与此同时,市场经济因素的恢复,让中国的民间社会重新获得了一个成长的空间。这是中国公民社会形成的背景和基础。

当然,专制思想及依靠专制而获取特权的利益团体对于民主运动表现出极强的敏感性和警觉,1979年的民主墙事件,1989年的民主运动,1998年民主党组党尝试,2008年的零八宪章都遭受了中共政权的强力打压,很显然,民主与专制的较量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过程,但正如刘晓波先生所言,“中国走向自由社会的路径,主要依靠自下而上的渐进改良,而很难乞灵于自上而下的蒋经国式革命。自下而上的改革需要民间的自觉,需要自发的持续的且不断壮大的公民不服从运动或民间维权运动。也就是说,追求自由民主的民间力量,不追求通过激进的政权改变来重建整个社会,而是通过渐进的社会改变来逼出政权的改变,即依靠不断成长的公民社会来改造合法性不足的政权。”我第一次接受刘晓波先生的这一思想,起于和杨建利先生的一次谈话,他在介绍了刘晓波的主要经历和思想后,推荐我阅读《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一书,通过对这本书的阅读,我懂得了通过一些具体、扎实的努力而改变自由和专制力量对比的重要性,从而也意识到:当我们抱怨中国不民主的现实时,我们必须问我们能为民主中国做些什么。民主和自由不依赖于奇迹的降临,而要靠每一个公民个体去实践。

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美国,我们同样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帮助中国公民社会的发育,同时也为国内因为参与民主、维权事业而遭受打压的人发出必要的声音。国外有一个庞大的华人社会,争取他们对中国民主、维权事业的支持,对于国内的活动者来说,既是道义支持,也可以形成实际性的帮助。我参加了声援刘晓波、刘贤斌等异议人士、纪念六四的活动,同时,我也参加了在洛杉矶和华盛顿举办的族群议题的会议,这些活动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但是通过这些活动,可以结交、认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吸引更多的人关注人权话题,并通过国际社会发出抗议和声援的声音,尤其是通过族群会议的讨论,我们可以更深入地认识到民主与自治的关系,懂得保护人权不仅意味着应该为自己所关切的话题发声,也要为不同遭遇的人的权利说话。

这些活动的举办,通过网络报道传递到中国国内,对于国内坚持抗争的朋友是一个鼓舞,也提供了必要的信息。六四期间,我在纽约参与组织了联合国门前的六四纪念活动,并在要求联合国按照针对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标准对中共侵犯人权官员进行制裁的呼吁书上签名,当六四事件中失去双腿的方政先生专程从旧金山赶来参加活动的时候,推着他的轮椅,我感到心里非常沉重,同时,六四死难者于地的遗孀许力平女士也在这一纪念活动上发言,讲述了于地的故事,听到她在丈夫去世后独自抚养孩子成人的艰难时,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在国内的时候,由于专制者的信息封锁,我对六四难属的生活状况了解很少,可是22年来,没有一天他们不再承受苦难,而这苦难还在继续,为了早日结束这样的政治,我们必须更加努力地做事,将个人的力量汇集到群体的行动中,我相信,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接受普世价值的今天,中国的独裁统治是一定要结束的。我们清楚独裁者的镇压手段是多么残酷,但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对于民主、自由的未来我们必须充满信心,并把真相告诉更多的中国人,让更多的人起来一起努力。

中国是所有中国人的中国,而不是专制者的私产。中共的媒体喉舌将达赖喇嘛描绘成“豺狼”,将刘晓波描绘成“罪犯”,并且抓捕王炳章、杨建利、艾未未、刘贤斌、胡佳等大批异议人士,但这些做法在信息时代已经很难欺骗民众,国内的网民越来越多地在网上发出质疑和挑战专制的声音,海外异议网站的存在也为国内每天提供大量的自由信息,这些自由信息对于中国人了解真相、形成思考能力是很重要的。意识到这一点后,我作为公民记者对一些海外的人权活动进行了报道,有些报道发表后被广泛转载,这使我意识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都可以影响社会,最终汇集起公民群体的力量,结束中国共产党的残酷暴政。

在我看来,杨建利先生是一位具有牺牲精神和个人魅力的活动家,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他放弃了个人生活的发展,22年来,没有一天不为中国民主奔走努力,并且为此闯关回国,被中共监禁长达五年之久,他为人平和、却意志坚定,对我来说,他是指路人,也是个人思想上的老师,许多和他一样的异议人士,都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和条件,完全可以有很好的个人发展,却不计艰难为民主事业辛苦耕耘。这些活动者让我看到了中国未来的希望,也鼓舞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而为中国的未来努力。也许一个人的作用并不大,但我们都可以做一点该做的事,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华侨是革命之母,今天的海外华人可能起不到这么大的作用,但海外的支持一直是国内民主活动不可缺少的后盾和声援者。在国内的公民活动越来越多地展现,抗争的声浪越来越大的今天,只要我们不放弃,只要我们继续支持国内的民主和维权活动,我们的民主之梦一定会实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