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宸:无代表,不纳税

全国税收上半年总收入50028亿元,同比增长29•6%的消息传来,理应值得国民敲锣打鼓扭秧歌放烟花庆祝,但是——且慢急着鼓掌,欢呼雀跃如唱红歌的政治红孩儿,心情激动如钦定的五毛舐痔党,这样就显得思想太单纯,用阿娇的话讲,就是很傻很天真,我们理当本着陈冠希同志在摄影艺术上精益求精的认真精神,在表演事业上不辞辛劳的严谨作风,进行更深一步的学术分析与探讨,只有这样,才对得起组织的悉心培养与领导的深切关怀。因为按着官家所宣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事情还须得从两方面来看,偏听偏信,就失之于偏颇,这样,就不客观、中立、公正,情绪上过于激动,思想上过于冒进,行为上过于冲动,动不动就表现得像个国产本拉登,转世红卫兵,就实在有愧于官家和谐更兼稳定的政治要求,一点也不与时俱进,顾全大局,就这种素质,丐帮收入门下,都觉得有辱江湖名声,妓院拉来做龟公,都觉得抬不起头,所以往后组织部宣传部发展这些人员时,是不是也得多考虑下群众的心声,不要光顾着搞女人,收红包。

要谈税的原理及关系,我们就要从公民社会谈起,就如同谈现在谈红十字,一定要谈郭美美,谈国家的脊梁,一定要说倪大妈,品论日本AV,一定要讲苍井空一样,不然,你就显得太落伍,思想老土得如出土的兵马俑,认知隔阂得如病床上的植物人,就这种条件,要想娶到杨澜这样的社会成功人士,实在太难,要想混到计生部门的公款队伍里去出国考察,也实在太难,难得比普通民众的收入买一套房子还难,难得比寻常人家有重病人士想到医院治疗还难,难得比弱势群体想凭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还难,凡是不同意我意见的,大家只管向他扔砖头,砸死了要找肇事者,可以说是城管干的,谁还敢哼半个字,那是自己找死,怨不得他人。而且尸体拉到医院解剖,里面绝对是狼心狗肺,若有意外,可以向云南省最高人民法院投诉,他们现在以慈悲为怀,恰如五大宗教斗志昂然以革命为宗,无神论者可以检测一下他们是不是形神离体,元神错位,已被放出来的那位艺术家可以考虑以此为行为艺术的创作题材。

那么,也许有读者在问,什么是公民社会呢?恭喜你,这样就对了,公民社会的第一要素,就是从疑问开始,于众以习常之处,发觉其异,于不以为然之事,窥破其真,于万众一心间,发觉荒谬,这样,个人才能提高,社会才能进步,而不是点头直如鸡啄米,哈腰如同鱼翻身,告诉他屎是香的,他执信不疑,告诉他屁是甜的,他力证不诬,让他反美,他就反美,让他仇日,他就仇日,告诉他要在家乐福门口壮士扼腕,愤青长啸,他表演极为煽情,告诉他要胸口碎大石,马上就会争相脱上衣,以示自己是未来的接班人。然而在三鹿牛奶与日本牛奶面前,他永远会投靖国神社一票,美国绿卡与中国护照之间,他永远向山姆大叔看齐,这样人格分裂,就没办讲道理了,对不对?所以鼓吹唱红歌的,公子却在英国唱着披头士的摇滚乐,中国人民的纯朴感情,再一次受到了伤害。

那么公民社会到底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国民有要公民意识。何又为公民意识?就非是什么家天下,党天下之类,而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国家,是国民的国家,所以每一位生活其中的人,都有权力去发声,监督,抗议,从为自己的利益说话,而到为他人的权利抗争,而不要搞什么领导万岁草民跪服之类,那就是所谓的封建社会糟粕了。我想一直以自己的优越制度而感到自豪的政府,断然不会继承并发扬光大这些阴狠手段,所以那些耸人听闻的惊竦新闻,什么官商强拆、城管杀人、官员贪赃枉法、慈善事业变黑店之类,肯定都是万恶的旧社会在造谣泼粪,是西方反华势力的阴谋诡计在中伤,同志们,一定要张大雪亮的眼睛,警惕啊,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如果再不把这股妖风刹住,挽回人民的信心,税收不上来,如何还能以人民的名义吃喝嫖赌呢?

那么,税收又为什么这么重要呢?因为在公民社会中,与大家都戚身利益相关的,就是税务。西谚有云,无代表,不纳税,可以说道出了其中的关键。因为税收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市场交易,即公民缴纳税款,政府提供服务。所以税该如何收,又该如何花,就是其中的重头戏,不可像广电总局审批下的电影,随意删减;也不可如人大的橡皮图章,惟上从是。牵涉到自身利益,那么就要拿出菜市场买菜锱铢必较的精神,逛地摊淘货逢价必砍的态度,来慎重对待。须知用同样的价格,买到更好的商品或服务,或用更低的价格,换到相同的商品或服务,是人类进行市场交易时,天经地义的规则,众所追求的目标,那么在同为市场交易的税收上,为什么不该这样对待?

不过实在诡异的是,本应该双方协商而定的事务,如征哪些税、向谁征、征多少、怎样征,却统统是单方面说了算,作为纳税者的一方,也即是普通的民众,根本没有在其中共同协商的资格,一起制定的权力,那么这种征税制度,请问与抢劫有何区别?

如此离奇的征税还不算,更为荒唐的是,税费的支出,也不在纳税人的管理监督审核之下。也就是说,政府把税收上来后,到底是用给自己加工资,发福利,还是花费于民众身上,投资于公共事业,都不必向社会交待,也不必有什么解释,民间还有俗话,所谓拿钱财,替人消灾,在这里,却一切消解,人间蒸发,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也不需要有什么责任,而民众却必须执行纳税的义务,若有反抗,便是犯上作乱的暴徒,一定要从快从严处理,那么这种征税制度,请问与敲诈有何差异?

恕我直言,要在西方社会,这种政府,恐怕早就被推翻了,美国之所以脱离英联邦的殖民地,乱征税就是一个主要原因。而在我们这里,不但要“稳定压倒一切”的继续,还要变本加厉的扩张。一方面灯红酒绿,声色犬马,醉生梦死,另一方面却看病为艰,上学为难,买房为愁,所以,开篇谈到的税收增加,有什么值得高兴?国家税收越多,个人损失就越惨重,如果这种纳税体制不改变,那我们永远都是在助纣为虐而已。

(网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