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社会不和谐,官场很“和谐”
------闻毕节警官的“高论”有感

平日你只要打开广播、电视或翻阅报刊杂志,就不时都可听到、看到“和谐”这个词的使用频率是相当高的。诸如什么“构建和谐”,什么“和谐社会”,什么“盛世和谐”等等。甚至商家、房产商也不甘落后,打出了“某某商场,薄利多销,和谐购物,欢迎光临”,“某某花园,人居天堂,和谐小区”之类的广告。不禁使人回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某商场的大幅横标是“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本商场商品一律七折销售”。此情此景不但使人想起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老话。而且更证明中国人不是不关心政治,连商人做生意也没忘记“紧跟”、“高举”!

当前中国的“和谐”美事好像确实不少。比如说吧:北京一套房月租才77元;工资年增长11.2%;大学生就业率99.13%;官员不分昼夜学习八荣八耻;大学生食堂就餐平均每顿2至3元……以上这些都是信誉度全世界第一的CCTV十分严肃的加以报导的,莫非你还敢来“辟谣”不成?至于什么大学附近招聘二奶的广告,电视上摆阔惊艳的富豪征婚,以及什么“男想高,女盼瘦,狗穿衣裳人露肉”之类的“花边新闻”,虽然也可在—定程度上体现社会的“和谐”,但好像不是我社会主义社会的主流,亦似欠严肃。至于深圳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还没开,就下令驱逐成千上万的“高危人群”(实际就是外地来深圳打工的农民),武警、消防官兵就在演练如何排除(可能是外星人放置的)爆炸物。并还要演练如何应对那定义不明、语焉不详的“群体性事件”。而北京奥运期间不但大量驱赶外地人和农民工,到处草木皆兵,几成兵山一座。鸟巢场馆周围的民房阳台上也不许站人,窗户不许打开,王麻子剪刀都被“管制”不许买。广州亚运会同样如此,买莱刀都要身份证,举行开幕式时,海星沙沿江岸的居民被“扫地出门”强行去临时住旅馆,而其家里还必须把灯亮着,以免影响了“社会繁荣、和谐”的景象…..这些天大的笑话,又似乎使人觉得咱们这个社会并不怎么“和谐”。

但是,我(套用一句官方发言人的官腔)“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中国的官场则是十分和谐的。不但和谐,而且团结,而且“团结”得像当年老毛骂当时的北京市委时说的那句“名言”一样,是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不过这只适用于他们在对付自己的“主人”(无权无势的民众)时是如此。至于“公仆”们“萧墙”内的撕咬打斗则又当别论。为了证实我“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的关于官场内的和谐情景,不妨看看下面这个典型的事例。

根据中共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报导:贵州毕节阿市中学26岁的初中英语老师周琴(微博)称,她的校长软硬兼施强行将其拉去为当地官员陪酒,酒醉后的她,被当地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王忠贵强奸。周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阿市乡派出所¸副教导员钟显聪,竟然对周琴做起了“思想工作”说:“(王忠贵)戴了避孕套不算强奸”,并且劝周琴“私了”。接着,检察院亦以证据不足为由,让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地球人都知道当今中国的国土部门主管,那可是天字第一号的“肥缺”。可以说每个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都靠的是所谓“土地财政”的收入来作支柱,来维持。这当然也是极富“中国特色”的事儿。而王忠贵则贵为当地国土资源管理所所长,当然是当地炙手可热的“红人”。所以才敢如此有恃无恐胆大包天地作案。但奇怪的是作为“人民公安”的派出所教导员钟显聪,其“聪明”更“显”得格外特别。接到报案,他首先考虑的竟是如何给犯罪嫌疑人开脱,给强奸犯网开—面。更不知这位教导员是从那本“侦探学”,还是“刑事犯罪学”上,得到了这么一个“教导”,竟称戴着避孕套对受害人进行性侵害,“不算强奸”!那么请问周教导员这算什么?莫非一戴了避孕套,双方就成了“自愿”,甚至成了“情人”不成?避孕套竟有如此神奇的功能?周教导员的“理论“恐怕不知会改变诸如生理学、医学、法学、刑事犯罪学里多少重要的概念,又会“填补”上述领域中的多少“空白”实在是功莫大焉。不过据网上消息透露,事发当天周显聪也在酒席现场上举杯痛饮,而此时正是上班工作时间。周的行为已严重违犯了公安部关于警察在上班时间内“不能喝酒”的五条禁令的相关规定。所以周显聪还不仅是为了维护官场的“和谐”而对王忠贵的“官官相护”,而是这其中也牵涉到周显聪自己的违纪行为。所以受害人一来报案,他便劝对方,“这个事全都是你自己弄的。现在不要声张闹大,为了名誉着想,我会替你保密”。“人民公安”的官员,面对刑事犯罪案件,竟然成了维护“和谐”的“和事佬”!

现在随着事情被“闹大”公开于网上以后,又被揭出当天在酒桌上喝酒的,除了周显聪外还有毕节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张强及毕节市阿市派出所所长王腾。于是维护官场“和谐”的机制在此又开始展示功能。7月18日,贵州毕节市公安局政委郭少全在接受采访时称,“公安部关于警察工作时间不能喝酒的五条禁令,并非经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是违法的”。由此可见在当今官场,不但没有是非善恶准则,甚至法律在这些官员的眼里也形同儿戏,连废纸都不如。强奸罪《刑法》明文规定,凡违背妇女意愿,施用暴力、威胁,或利用酒醉、药物等方法强行与女方发生性关系的均是强奸行为。而一个小小派出所的教导员就可给法律加上一“但款”,“戴了避孕套不算强奸”。甚至他们“顶头上司”公安部规定的警察上班时间不许喝酒的禁令,一个小小毕节市公安局的政委,就可称此禁令是违法的。说穿了,在他拥有权力的“一亩三分地”上,他就是皇帝,他说的话就是法律。人们说这就是“人治”。笔者认为这种“人治”,确切地讲是流氓式的“人治”。正如网上流行的一个段子说的那样:你给领导讲民意,他就给你讲政治;你给他讲政治,他就给你讲法律;你给他讲法律,他就给你耍流氓。一句话,领导主导游戏规则。这就是权力本位体制运作的逻辑。谁拥有更大的权力,谁便是游戏的赢家。

现在由于有了互联网,终于把事情“闹大”了。但除了那个“土地财神”王忠贵被捕外,其他这些胡作非为的官员,也不过就是个党内警告呀,留党察看一年呀,再大不了暂时免去职务,不久便异地为官。到了“异地”不须多久又会故态复萌,依然故我。将来不知道这些人,为了维护官场“和谐”,还不知会再闹出些什么新花样,再创造出些什么“新概念”呢!

2011年7月22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