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中国仅有思想解放还不够

8月28日一大早,朋友就给我发来胡德平前一天发表的“近年有人想利用文化大革命,再搞文革。”的海外报道,看后感觉很是能提精气神儿。

今年是建党九十周年,全国唱红竟然唱到影响了CPI,有报道小店铺原来30元左右的红色服装,今年翻番涨到了60元,红军演出服的租金也翻了倍。毛泽东的两个亲属和毛派网站《乌有之乡》征集到五万人签名,在多省市成立“人民公诉团”,无视法院和检察院的存在,要将两位批毛的学者茅于轼和辛子陵告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当然,胡德平的讲话不仅是针对今年令国内外舆论瞠目的“唱红”、“拥毛”,而是有着更深刻的意义……

胡德平发起纪念《决议》三十周年

胡德平的这番话是在纪念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发表三十周年座谈会会上讲的。这个座谈会是由胡耀邦史料信息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南方周末》报社三家媒体主办,腾讯网支持。与会的一百多名体制内的官员和学者,都清楚这个会就是胡德平召集的。

北京奥运年,中共中央曾经隆重举行过《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胡锦涛继十七大报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之后,又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今年六月,是《决议》通过的三十周年,官方没有动作。随后胡锦涛在“七一讲话”里又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看来胡锦涛的“三步走”已经完成了党魁任内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任。胡德平在八月底才举行这个座谈会,与国庆节也还有一个多月的距离,显然是有意要避开今年的敏感时期,争取到中央最宽的容忍度。

《决议》三十周年,中央不纪念,胡德平要纪念,其中的奥秘是什么呢?

实事求是纠正《决议》的错误

有关座谈会,几家主办媒体都没有作报道,会议情况都是与会者现场用微博播报的。而且随时随刻被删除掉,连《乌有之乡》的攻击也删除,可见中国当前对思想和舆论的严控到了何种程度。

中共一向自诩《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胡德平认为“决议总结历史失误,留有余地,没有过头的话,只有说的不够的话。有的话没有说透。”“三十年前的决议,自我批评还是不够的。决议批判否定的文革的底线不能突破。近来有人想利用文革、再搞文革。”这可以看作是他正面对《决议》提出的批评。

早在2008年4月—9月,胡德平在《财经》杂志上陆续发表了《耀邦同志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前前后后》的上、中、下篇,公开以事实揭示华国锋曾经支持胡耀邦发动“真理标准”的大讨论,赞扬了“文革”之后,华国锋以克制和宽容恢复了国家政治生活的正常秩序和党内民主生活的生气。胡德平认为华国锋自己的民主精神和作风,也是难能可贵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这篇长文直接推翻了《决议》对华国锋错误的定论,当年正是那些定论将华国锋赶下台。胡德平的长文刚发到中篇,华国锋就病逝了,中共中央公布的《华国锋生平》也为华国锋正了名,颠覆了《决议》的有关内容,是《决议》公布以来难得的政治进步,应该说中共中央接受了胡德平的意见。

中国需要政治变革

《决议》在中共执政史上所起的作用,实际超过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者只是邓小平夺取最高权力的标志,而《决议》则是毛泽东之后,邓小平继续实行政教合一专制统治的一座里程碑,正是以《决议》为起点,经过六四、南巡讲话,三点一线,确定了中国的改革途径和目标,完成了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建设,中共自身也完成了从极左翼农民革命党向极右翼官僚专政党的华丽转身。

《决议》肯定毛泽东功大于过,肯定了毛泽东发动的,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穷无尽灾难的历次政治运动,就连文革的罪行也只是推给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不仅永远肯定中共一党专政的法统,也肯定从毛泽东到邓小平所代表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统,至今仍旧是中共统治不可动摇的老皇历,是最大的“凡是”。今年出笼的天字一号思想理论工程《党史二卷》,就是费时16年,遵照这部皇历照猫画虎写成的。遭到党内外激烈的批评,被评为“愚民文本”,一点不足为怪。

三十年前,中国的领导人看到德国的高速公路,唏嘘长叹:“跟着美国走的都富了。”回国之后开始倡导思想变革。今天的中国领导人见多识广,人人都有高学历,在中国见识的,享受的比外国还多,至今仍旧把80年代的“思想解放”挂在嘴上,为什么?就因为单纯“思想解放”连三十年前的一纸《决议》都废除不了,何况可以传子传孙的巨大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最怕的是什么?是政治变革。从他们对第四波民主浪潮——茉莉花革命的仇恨就可以看出。中国要废除《决议》,也只有政治变革。

(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