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也谈普世价值

不久之前,“北大飞”网友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普世价值何以普世》。读该文后,笔者感想颇多,故撰本文。应该说,北大飞网友文中的观点,笔者绝大多数都是赞成的,本文主要内容是对该文的补充。

对笔者来说,谈论普世价值时首先会遇到的问题是:如果你不相信有上帝,那么普世价值从何而来呢?与之有关的另一个问题是:既然是普世价值,那为什么不是所有时期所有社会中的所有人都认同这些价值呢?

好在哈耶克回答了这两个问题。哈耶克认为,法律、道德、社会制度等等都是在演进和竞争中产生的。因此我们可以认为,普世价值就是一些在价值的竞争中取胜的谜米(meme)。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普世价值同时也具有社会历史性: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社会确实有可能演进出不同的道德和法律规则来。

北大飞网友的文章说,普世价值是在交流中产生的。这与笔者的观点不谋而合。因此媒体越发达,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越充分,普世价值就越容易产生。与世隔绝的文明可能有着独特且与其他文明不兼容的价值,但彼此长期交往的文明通常能够演化出让彼此能够共处的共同价值。

那么,哪些价值和价值观更有希望成为成功的谜米呢?强调全人类应该分享某些共同的价值的普世主义价值观要比那些强调某些民族、文化、阶级等等的特殊性和优越性的价值观更有可能成为成功的谜米。这很容易理解:与前者相比,后者较难得到其他民族、文化和阶级的人的接受和认同,所以也就较难得到广泛的传播。因此普世主义价值观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谜米。

此外,有一种价值不仅能与其他许多价值兼容,还能促成不同人和不同价值之间的和平共处、友好交往、充分对话。我们不难想像这一价值会成为在竞争中取胜的谜米,即普世价值,因为相信这一价值的人会更加愿意与不同的人交往和对话,更愿意看到信息自由流动,因此也就更有能力广泛传播这一价值。这种价值就是言论自由。

有一种价值,能够让相信这一价值的人更加自信,更加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因此也就更能传播自己所相信的价值。这种价值能够成为普世价值自然也不会让我们感到奇怪。这种价值就是个人主义。

还有一些价值,能够让相信这些价值的国家经济更加发达,科技更加进步,人民生活更加富裕。这样的国家更有能力战胜其他国家并传播这些价值,而其他国家也会出于羡慕而主动采纳这些价值。这些价值当然也能成为普世价值。这些价值就是与私有财产和自由市场有关的价值。

但是,如果普世价值只是在竞争中取胜的价值,那么普世价值难道不会成为富人欺压穷人的工具吗?毕竟报纸、电视之类的媒体往往是归富人所有的,难道他们不会利用手中掌握的媒体宣传对自己有利的价值观吗?

笔者回答如下:虽然媒体归富人所有,但富人拥有媒体的目的是为自己赚钱,而不是为了宣传自己的主张,而要媒体要赚钱就必须迎合市场而不是老板的观点。另一方面,即使有些媒体老板想要花钱宣传自己的主张,这些不迎合市场的媒体也会因缺少读者而无法对舆论造成影响,逐渐被其他迎合市场的媒体取而代之。即使是在我国,拥有各种资源的人民日报和CCTV等官方媒体近年来的影响也在逐渐缩小,而以批评政府著称的南方系媒体无论是在规模还是在影响上都在不断扩张。这个事实也说明,媒体只有迎合市场和受众的观点,才能不断发展壮大。因此,具有传播优势的价值并不只是媒体老板所相信的价值。

但是,所有的受众都是平等的吗?恐怕并不是。因为媒体并不是直接依靠受众赚钱,而是主要依靠广告收入赚钱。而对广告商来说,媒体有多少受众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那些愿意花钱买东西的受众。因此,那些收入高、有消费能力的受众对媒体来说更有价值,所以他们传播自己观点的能力也更强。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观点并非没人支持,却极少能在大众媒体上出现(例如毛左的观点):因为这些观点的拥护者没有消费能力或消费意愿,发表这些观点的媒体无法得到广告收入,所以这些观点的拥护者只能花钱来传播他们的观点。因此,具有传播优势的价值更有可能是一个社会为数众多有消费能力的中产阶级所相信的价值。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