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驳媒体人笑蜀的面子说

媒体人笑蜀近日在美国《纽约时报》撰文,分析中共当局在陈光诚事件中可能的心理状态,指其为维护面子不惜一错再错。同时,笑蜀也批评美国在这一事件中策略不够明智,指责国会法案和希拉里讲话在客观上起到相反效果。

面子是人人都爱的,但爱面子也有境界之分,如果过于爱面子,必然会陷入“死爱面子活受罪”的尴尬境地。自江泽民时代开始,中国各级政府都在大搞劳民伤财的面子工程,然而,一般民众却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这样的面子其实不要也罢,因为爱了小面子却丢了大面子。

陈光诚事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媒体都是万马齐喑,而诸如笑蜀这样看似比较有良知和勇气的媒体人也不曾对陈光诚事件有只言片语的评论。显然,不是他不知道陈光诚其人其事,而是早就明白这是一根舆论火线,不能随便乱摸。如今,陈光诚事件再度发酵,风靡海内外,原本沉默的笑蜀终于耐不住寂寞,撰文就此事进行评论。

记得在去年,笔者曾经撰文声援陈光诚和批评当局对陈光诚的做法,事后受到警方的压力。但在今年,因为前段时间前往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东师古村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所以,如今谈论陈光诚显然不再有以前那般敏感,笑蜀敢于在《纽约时报》上撰文评论此事的原因也大致如此。

因为陈光诚的话题早就被中宣部叫停,所以,一般说来,支持陈光诚的评论或报道都很难见诸国内媒体。笑蜀虽然曾担任《南方周末》评论员,在国内的媒体人和写手当中具有较高的声望和较大的影响力,但是,他对陈光诚事件的评论也只能出口转内销。

笑蜀的文章见报以后,迅疾引发了国内民间舆论的反弹。笑蜀通过微博发布的该文的中文版本《读懂中国,才能真正帮助中国人权——从陈光诚问题说起》一时间引起了网民的激烈争论。从争论情况看,对其观点认同者寥寥无几,可谓左右不讨好,认同普世价值者反对其面子说,而保守派则指责他是为美国意图颠覆中国带路的“带路党”。

笑蜀在文章开头提出问题:为什么当局宁愿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要毫无道理地死死按住陈光诚一家不放?他的解释是,最致命的原因是当局输不起这个面子,为了当局的这个面子,无论如何要死抗到底。中共当局爱面子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笑蜀显然是在站在官方立场上说话,像其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为其代言。

当局按住陈光诚一家不放,这的确有爱面子的原因在内,但是,说当局输不起这个面子完全是信口雌黄。从历史经验看,当局要为陈光诚翻案和给他一家人自由非常简单,只需要将责任推给地方政府即可,所以,不存在输不起的问题。另外,美国等西方国家并非一开始就表现得如此强硬,而是在事先通过外交渠道多次谈及此事,中共高层却一直对此漠然视之。事实上,美国给足了中共面子。

笑蜀认为陈光诚事件与宜黄等地发生的血拆事件相反,陈光诚事件的逻辑是“舆论愈是升高,愈要将错就错”。这些年中,因为中国的经济地位在世界上日高,中共当局的确已经不再重视国际舆论和压力,对国内的舆论压力反而有时候非常看重。不过,美国毕竟不是中共的势力范围,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在人权问题上必须明辨是非黑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对于迫害陈光诚这样的恶劣案例,决不能视而不见。当美国关心陈光诚时,笑蜀认为这是在帮倒忙,倘若美国对此不闻不问,或许他又会对美国漠视中国人权状况说三道四。

笑蜀认为,中共当局对陈光诚事件定性为“有所谓境外势力插手”。所谓“境外势力”主要有两个表现,一是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要求保护陈光诚的法案,二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发表了同样主题的公开讲话。这显然也是胡猜乱想,经不起推敲,当局对陈光诚事件的这种定性其实早就存在了,跟保护陈光诚法案和希拉里讲话并无因果关系。

中共当局爱面子跟政权危机有莫大的关系,但非常令人失望的是,笑蜀认为,一旦撕破面子,中共当局会没有任何退路,只有敌我斗争,不论是非,只有输赢,而为了赢,任何代价都在所不计。这显然也是过度解读,在文革之后的改革开放时期,中共曾平反了一系列冤假错案,然而,政权不仅没有崩塌,反而日益稳固。陈光诚事件作为一个人权个案,倘若当局能低头认错,还陈光诚以自由,断不会出现因此而产生的敌我斗争,而只会缓解官民矛盾。

笑蜀还将陈光诚事件与1989年的学潮相提并论,他认为当年学生要求对话之所以不能够被当局接受,是因为一旦对话,即意味着政府对人民的命令体制乃至整个统治的终结。1989年时不允许开在自己人民压力下让步的头,现在是不允许开在美国压力下让步的头。这种推测实在有辱笑蜀作为知名媒体人的斯文,他把当年的学潮当成了革命,事实上,当年的学潮只是要求政治改革和遏制腐败,并不以中共政权的终结为目的,即使成功了,也至多是让一部分保守派高官下台,中国还依然会是中共的天下。在江泽民时代,因为美国的压力,诸如王丹这样的政治犯纷纷重获自由,没有人会认为中共没面子,而只会认为这是一种顺应民心的善举,美国对陈光诚的关注何以被笑蜀上升到终结中共统治的高度?

面对困局,笑蜀建议沿用此前政治异议人士以保外就医名义赴美的做法,缓解陈光诚目前的遭遇。笑蜀的这种建议无异于与虎谋皮,胡温虽然表面上比较亲民,但在执政思维上比之前的江朱要僵化得多,他们不让高智晟、胡佳、刘晓波保外就医,也绝不会让陈光诚保外就医。

在这篇在文章末尾,笑蜀转而以严厉语气批评美国在陈光诚问题上的策略。他一方面承认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权的监督和批评有正面促进作用,另一方面也提到“对于美国政客的用心,我是难免带有疑问的”。他批评政客考虑自己的利益多,而设身处地地为陈光诚考虑得少,并质疑美国国会法案和希拉里国务卿的发言客观上对改善陈光诚本人的处境未必有利,甚至会导致解决问题的成本加大。

笑蜀的上述文字显然是一种诛心之论,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美国对陈光诚的关注完全是出于对普世价值的尊重和人道主义,没有任何政治和经济目的。在通过其它低调的温和途径已经无法解决陈光诚问题的情况下,不管是推出保护陈光诚法案还是希拉里的讲话,从法律和策略上讲都无可厚非。即使陈光诚真的因为这些而处境更为艰难,那么也不能怪美国,只能怪倒行逆施的中共当局。正如一位姑娘被色狼强奸,你不能怪姑娘长得太漂亮和没有能力阻挡色狼的兽行一样。显然,笑蜀在这一点上不是在为陈光诚和其他人设身处地地考虑问题,而是站在中共的官方立场上对美国指手划脚。

虽然笑蜀参与执笔的《南方周末》“方舟评论”具有很高声誉,但在今年3月,他却被以“休学术假”的名义变相被逐出南方报业集团。笑蜀口口声声称美国对陈光诚事件的处理策略不智,按说,他应该是深谙中共当局心态和懂得如何灵活为人处世的,然而,他这样圆滑的媒体人最终也只能被边缘化,这实在是极大的讽刺。

中共当局在陈光诚事件上的一错再错显示出了胡温狭隘的执政思维,在他们看来,无视民意,继续控制陈光诚和家人或许可以保住他们的面子,但在陈光诚事件真相已经广为人知的今天,他们的死爱面子却需要付出损失中国法制形象乃至国家形象的沉重代价。此时此刻,胡温应该顺应民意,解除对陈光诚和家人的控制,这才是为他们赢得大面子之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