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慧:关于《我在探访陈光诚后的遭遇》部分内容的更正和说明

《我在探访陈光诚后的遭遇》中提到张永攀的部分内容没写清楚,给很多关心关注此事的朋友造成了误会,深表歉意,特此更正与解释:

我于2011年2月19日被软禁,3月11日至4月8日被拘留,4月9日-10月8日被监视居住半年,期间家被查抄3次,电脑及通讯设备都被查抄,至今未还,7个月与外界隔绝。近日才与张永攀取得联系,得知北京警察从未就这件事找过他,事实并非我所了解的那样。

当时国保告诉我说是光福大哥说把视屏交给张永攀,把信交给我的(我始终都说不知视频的事),他们说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只是不该把视频发到网上影响不好,被人利用,北京警察已经找了张永攀,他都说了,他自己也意识到被人利用了,现在北京方面已经给他在中关村一家公司给他安排了工作,只是找我了解一下情况,我当时信以为真,因为我手中有光诚这封信的事没几个人知道。根本没想到警察会编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更没想到他们对此事这么关注。

当时又联想到前几天有人向我打探张永攀联系方式时,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他们找我了,我都说了。”就以为他说的“他们”是国保所说的北京警察。

近日联系上永攀才知道我一直误会了他,当时他电话中给我说的“他们找我了”中的“他们”应该是指那些知道我们去东师古的朋友,“我都说了”是指我们约定的对外说;“监控太严没敢过去,只好回来了”,因春节去东师古的计划去之前我和几位朋友说过,当时考虑东师古的恐怖,此去会有危险。回来之后大家询问情况,手中光诚给杨建利先生的信外泄会给他带来伤害,所以我和张永攀商量回来后有人问起就说:“监控太严没敢过去,只好回来了。

和永攀打电话时我处在软禁中,电话中不能多说,他了解到我当时的处境后担心我有危险,建议我写好委托书以备不时之需。

我一直把他当时说的“他们找我了”话中的他们理解为国保口中的北京警察,所以造成对此事的误解。

原先我认为监控陈光诚殴打探访者的行为都是沂南当地少数人所为,临沂市政府和公安不知道,更不会参与。经过此次遭遇我才明白,临沂对陈光诚的事了如指掌,对每个和他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都要彻查,从我被查抄的电脑中找到的联系人他们都要一遍遍审问我,其中很多是我从网上看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出于对他们所做事情的兴趣和人品的尊敬记下他们的联系方式,但从未和他们联系过,任凭我怎么说,他们居然都不信。我之所以把所有审讯时牵扯到的人名字公布出来,只是想提醒大家,我的遭遇可能会降临到每一个关注陈光诚的朋友身上,以便给现在和将来继续去探访光诚的朋友提供一些了解此案做好心理准备的信息。我现在流离失所,上网很困难,不能向每一位涉及到的朋友一一通知,请大家谅解!

探访陈光诚后,临沂公安队伍中一些人居然编造谎言,诱骗我的口供,将我监控居住半年,与外界隔绝7个月,规定不得离开指定的场所,不得会见他人,不得于外界联系,不得接受采访,近日又威胁说:“如果再参与这事随时可以让你再进去”。

我现在才得知永攀到现在还在取保候审中,没有自由,在被关进海淀看守所之前,从未有公安系统的人因为任何事找过他,更觉得可能是我的失误让他受到连累,非常内疚。因为国宝当时告诉我他和其他几位大家熟悉的朋友都是因为关注光诚才失去自由受到迫害的。

很多朋友看到文章后,误解永攀,感觉很对不起他,特此为他澄清!并向他致以深深的歉意!

再次向张永攀和《我在探访陈光诚后的遭遇》中提到名字的朋友们,如果这篇文章给你们带来类似的烦恼,深表歉意!

关注光诚就是关注我们自己!希望更多的朋友加入到关注光诚的行列!

张永攀:关于《刘国慧:我在探访陈光诚后的遭遇》中提到我的内容的几点澄清

1、我对刘国慧大姐的此次遭遇深表同情,对我的东师古之行给她带来的伤害深表歉意,并对她的勇敢致以敬意。

2、刘国慧大姐发表此文之前我从未看到,因后来有朋友看到提到我特告知于我,我方知道此事。作为其中一些事情的当事人,作者描述与事实不符,故作此澄清。

3、我新年期间秘密去过东师古村,但没有进村,探望过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但没有从他手中拿到视频。

4、文章中说“当时我相信了他说的话,觉得可能真是陈光福和张永攀讲了,因为两天前我和张永攀网上说话时他说北京公安找他,他说了,还让我赶紧写份委托书放在可靠的地方。”——我在年后确实和刘国慧大姐有过skype通话,当时主要是为其安全考虑劝其写份律师委托书。但我从未说过”北京公安找我,我说了什么什么“的事情。因为在我被关进海淀看守所之前,从未有公安系统的人因为任何事找过我(与滕彪、唐吉田两次身陷派出所数小时均未涉及具体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