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艾未未,一个大写的人

2008年的汶川地震,给震区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而那些豆腐渣工程无疑将灾难的程度扩大了不知多少倍,更为可恶的是,当局对此却要刻意隐瞒,以逃避自己应负的责任,企图将造成灾难的人为因素尘封于历史之中。

面对政府如此恶劣的行径,艾未未挺身而出,以个人的力量开始实地调查地震死难者真相,特别是那些死于豆腐渣校舍下的学生。这一举动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恐慌和憎恨,他们雇用黑社会打手将艾未未头部打成重伤,迫使他到德国进行手术治疗。回国以后,艾未未参与了多起维权事件,他对弱势群体的关注与支持,以及他特立独行的行为艺术,赢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和认可。

艾未未参与维权事件的日益增多,迅速扩大了他的影响力,他那孩子般新鲜的感受力,使他对每一事件观察透彻、感觉敏锐。他的毅力、热情和坚定以及行动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都是超乎常人的,他以单人匹马的个人之力与当今世界上最庞大的专制政权展开了搏斗,对于战斗中可能遭遇的危险完全不予理会,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使他拥有了巨大的感召力。

因此,他成为了当局的眼中钉、肉中刺,令当局寝食难安,必欲除之而后快,今年4月,他被秘密绑架,不知被关押在何处,前后达81天,没有理由,没有法律手续,当局的这一卑鄙作法,遭到了国际国内的齐声遣责,鉴于艾未未的巨大声望,在强大的压力下,当局不得不将他释放。

共产党历来迷信枪杆子,现在又迷信金钱的力量,对艾未未政治上无法制服,就想用经济的手段将他置于死地,经过查帐,给他炮制出了1522万元的巨额罚单,企图以此重压使他保持沉默,或者远走海外。

令当局始料未及的是,艾未未被罚的消息激起了民众的义愤,人们发起了向艾未未借款的运动,在11月1日至10日的短短10天之内,就有3万人以借债的名义为艾未未捐款,捐款数额达869万,他们不分地位、职业和年龄,目的只有一个,使艾未未免遭迫害。名为借债,是为了使艾未未避免遭受政府罗织的“非法集资”的罪名。因为捐款已经达到了当局要求的担保金数额,艾未未主动停止接受捐助,如果再延续下去,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援救艾未未的行动中来,因为他们知道,艾未未在为他们伸张正义,支持艾未未就是支持自己。

这一结局好象一记重拳,将当局打得目瞪口呆,从而把一个人与当局的战斗变成了大众对当局的博弈,变成了一场广泛的民众运动。

独裁政权为了控制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压制言论。在中国的现行刑法中有一条“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任何人只要发表对政府不满的言论,都有可能被冠以这一罪名,从而遭受牢狱之灾,为了规避风险,人们只得远离政治,保持沉默,让执政者肆意妄为,掌控一切。艾未未被罚,为民众提供了一个契机,他们可以通过争当艾未未的“债主”而表达他们的政治见解,而当局却对他们无计可施。

我对艺术没有研究,也没有欣赏过艾未未的作品,单从艾未未能够担任“鸟巢”的艺术顾问这一点,就可知道他艺术造诣的深厚。艺术是人类精神的充分体现,作为艺术家的艾未未,本身溶汇着两个特点:感受的特点和独创的特点,再加上他直面真相的勇气,使他拥有了无以伦比的力量和感召力。他有着坚定的理论,成熟的思考,行动上率性而为,他看到中国社会潜在的危险,官僚主义、运作僵化,非常腐败的体系自身没有更新能力。

在他走入中国公众视野之前,他已经有了长期的维权经历。他曾在美国居住了12年,在纽约的时候他就担任过公民记者,参与过反对海湾战争游行、反同性恋歧视游行,地方的维权运动,跟美国的人权协会,民众维权协会有着长期的交往。这些经历,无疑为他在中国的维权活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为艾未未借款无疑是2011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标志性事件,在中国阴暗晦涩的政治生活中画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给人们带来了信心,证明这个民族是有希望的。

对于艾未未,当局已经是黔驴技穷,他们觉得艾未未似乎不是政治人物,却具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以往的一切手段:高智晟式的被失踪,刘晓波式的被关押,钱云会式的被交通肇事,徐武式的被精神病等等,统统没有用,艾未未成了他们打不倒的巨人,也许他们今后还会想出更加阴毒的办法来对付他,再制造新的冤案、错案、假案来整治他,但是人们已不会相信,种种伎俩只能沦为笑柄,不仅不能削弱他的影响,反而更加增添他的光辉。

现在,对于艾未未的影响和功绩作出完整的评价还为时过早,他是上天赐于中国人的礼物,谁都能接近他,他既单纯又复杂,既毫无遮拦又深不可测,既摆脱、摧毁一切桎梏,又永远充满着内在的和谐,合情合理和必要的逻辑,他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大写的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