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2011年度凤凰博报名博颁奖晚会于12月22日在北京艾维克酒店举行……]

开场:让我们一起博起吧!

陈书娣:天南海北的博主朋友们,ladies and 乡亲们,你们好!有幸参加今晚的盛会,已经很荡漾了,再来做这个主持站在台上,真是受宠若惊。不过,我一个人来做主持,有点孤单。我想邀请一位博主做我的搭档,好不好?这个搭档,不仅要高大英俊,还要学位高的,有派头的,最好是留过洋的。(在下面博友们强烈呼吁熊培云等都被主持人故意忽视后,继续说)我想到一个人,凤凰网的博主杨恒均博士。大家觉得怎么样?

杨恒均:你们推荐都沒有用,其实他们内定了。不过,既然被忽悠上台了,我得先讲两句,我是被临时叫来的,刚才又用了三句话,我就上来了,连“出场费”都没有来得及敲定。我要先批评一下凤凰网,我手里拿的是凤凰网给我的晚会日程表,以及主持人串词提醒,看看这一行,书娣,你看清楚,这是你们凤凰网写给我的:“二,书娣下台,牵着或者挽着杨上台”,然后是“(下面要带头鼓掌)”,哇——原来不仅仅是CCTV采访时有文字提示,凤凰网也有啊。刚才台下的“五毛”怎么没有带头鼓掌?不过,既然请我上台了,下台就难。书娣,我知道你背了一下午的台词,现在可能没用了,我们不是CCTV,我不会用你们写好的台词的。

陈书娣:请问杨博士,你让我称你杨博,这个“博”是什么意思?

杨恒均:我见到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就说我是“杨博士”,吓唬他们;见到知识人,我就是“杨博客”,让他们惭愧……(看着书娣一脸天真,又怕把把凤凰网搞得“太黄太暴力”,杨博咽下了到嘴边的第三个意思:看到美女,就是杨博……)

陈书娣:好,谢谢杨博。主办方凤凰网博报说了,今天是博主的活动,博主们有特权。今晚,要让博主主持晚会,让博主来给获奖的博主颁奖,当然了,最后免不了让我们的博主们表演节目。

杨恒均:书娣,年轻看上去就是不一样,但不能“too young ,too simple,too na?ve ,凤凰网实在有些抠门,你们可是上市公司啊,又请来我见到过的最厉害的一群博主们聚会,就算舍不得请CCTV的大牌来做主持人,也应该请退休的赵忠祥、倪萍来主持吧;如果请不动宋祖英来助兴,至少可以请于丹老师来给我们讲文化,余秋雨老师给我们朗诵散文吧?你们倒好,让博主自己主持不说,还让我们自己给自己颁奖,连节目也要我们献上,这种自己玩自己、自娱自乐,博主们再厉害,恐怕也博不起来吧?

感言:对2012年的愿景与梦想

(在接受凤凰最有影响力十大博主奖后的发言——你对“2012的愿景与梦想)各位最有影响力的博主们都在我前面讲到了自己对2012年的愿景,也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我还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2012可能不会是世界末日,但2011年却好像被死亡的阴影罩住了。哈维尔刚刚离开我们,却留下了深邃的思想与对民主的追求;乔布斯匆匆而去,给我们留下了Ipad 等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如果他不离开,我们还真不知道如此有创意的东西是出自这样一个人,从这个层面上说,他和哈维尔的死亡是有意义的。

有些死亡则拥有另外一种意义。本拉登被击毙了,他留下了全世界机场的严格安检与挥之不去的恐惧,我特别讨厌他,因为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机场度过的;卡扎菲被他的人民杀死了,留下了茉莉飘香与死前那句“你们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对吗”的哲学问题;金正日也走了,留下了他28岁的儿子与闪现微弱希望的朝鲜……2012年我能有什么愿景与希望?我想说:再多死几个吧!

小结:博客——我们的广场

(各项颁奖结束后的小结)多年前我曾经说过,博客就是广场,当我们所居住的城市的广场越来越大,却不再能容下我们微弱言论的时候,博客成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广场。我们在上面谈天说地、倾诉衷肠,我们呼吁、我们呐喊,我们描绘梦想、追求理想,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任何对博客的评奖,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每一个博主,都应该得到鼓励与奖赏。我想,今天所有的奖项归结为一个奖:对我们各位博主辛劳耕耘、不计报酬、无私奉献的奖,对我们践行言论自由与追寻理想与梦想的奖。谢谢各位!

后记:未来到来的时候,我会干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由门户网举办的博主聚会,不同观点的博主,天南地北的朋友齐聚一堂,感觉是很温馨的,只是我被拉上台做主持人,失去了同更多博主交流的机会,是个小遗憾,我们继续在网上见吧。

晚会结束后,参加了两场聊天,其中一场是和我的三位读者聊。他们一再问我那个老问题,你对一个“公平、法治、民主”的未来有信心吗?我说,非常有信心啊,而且不会太久的。

接下来,我又被问到在“走遍中国”过程中被各地读者重复过的问题:老杨,不许调侃,不许回避,请直白地告诉我们:民主来到中国后,你想干什么?你对自己的未来是怎么打算的?

也许我一直在调侃,也许我一直在回避,但今天晚上,由于比较high,我突然想认真回答这个问题。我说,我还是想讲一个故事,一个我很久很久以前在华盛顿一间社区图书馆里看书时读到的一段文字。后来没有找到出处,但记忆犹新。那段文字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1937年日军大举入侵中国,抗日战争爆发。一位到部队采访的记者看到几位背着包准备离开的青年,拦住他们问,你们干什么去?带头的那位青年人说,我们回家乡发动相亲们,组织部队抗日去!

记者觉出这是好题材,于是继续问道,你们对这场战争怎么看?中国人会把日本人赶出去吗?中国的未来如何?青年人听后微笑着回答:我们一定会赢,我们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那记者看着年轻人充满朝气与激情的脸,很感兴趣地问了一句:那么,中国赢了这场战争后,你们打算干什么?那位领头的年轻人沉吟了一下,表情凝重地说:那时,我们已经死了……

——我当时看到这里,眼睛都湿润了。是的,国家与民族会有光明的未来,前提却是有那么多热血的青年牺牲了自己的未来与生命,看不到光明到来的那一天。抗日战争我们最终是赢了,可有几位抗日的勇士能等到战争胜利的那一刻?

我希望我回答了读者的问题,一个人、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我对未来有信心,但如果没有今日的努力与牺牲,未来也许永远不会到来。对于我这种人,让美好的未来早日到来,就是目标,就是理想。至于未来到来之后干什么,其实并不重要,而且,越是美好的未来,付出的代价越是高。我理想的未来到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为那个未来打拼的人可能都会筋疲力尽、伤痕累累,甚至早就……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希望我的读者与网友今后不用再问我这个问题了。借此机会,衷心地祝贺世界各地的网友圣诞快乐、新年新气象!

杨恒均2011/12/23 北京

(作者博客)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