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有感于陈卫被判刑

惊闻四川民主人士陈卫被判9年重刑的消息,真是欲哭无泪,愤怒之情难以言表,此案是现代社会的又一奇冤。

陈卫先生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犯罪证据是他在网上发表的四篇政论文章,在中国政府向全世界标榜自已公民拥有言论自由的今天,四川遂宁法院却因陈卫先生发表言论而判其9年重刑,其手段之残暴与怪戾,着实令人发指。

9年徒刑,3287年日日夜夜,对于那些过着养尊处优生活的法官来说是如此轻描淡写,而对于一个失去自由的人是多么漫长,他们在狱中所受的劳苦、折磨与煎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正是因为自由的珍贵,法律才将坐牢作为对人进行惩罚的严厉手段。

笔者本人也曾因宣扬民主思想被关进监牢,虽然没有进过大狱,但在看守所被关押达三年之久,其间所遭受的苦难,令人终生难忘。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关押期间,有一种惩罚叫做“坐板”。所谓“坐板”就是让在押人员坐在床板上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长达四个小时,其间只要有稍微活动,轻者由牢头狱霸拳脚相加,重者由管教警察电警棍伺侯,由于长时间不能动弹,加上牢房阴暗潮湿,过不了多久,屁股上就起了疥疮,奇痒难耐,睡觉时忍不住去挠,由于指甲太长(一个月剪一次)疥疮被迅速传染,很快遍及全身,整个腿、脚、腰部到处是伤,脓血横流,面对此景,管教只给看守所自制的硫磺软膏与增效莲磺医治,由于其收效甚微,难以痊癒,直至今日,身上的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除此之外,在押人员还要经受饥饿的折磨,以及警察的慢骂、体罚等人格侮辱。中国的监狱大同小异,其环境之恶劣,劳动之艰苦、管理之严酷,都是公开的秘密,著名的“湖南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就在坐牢期间被迫害成精神失常。

现在,中国的政治腐败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官民矛盾日益尖锐,为了革除社会弊端,陈卫先生本着为国家和民众负责的精神,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与良方,却遭受如此重刑,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因言治罪对一个国家所造成的影响是灾难性的。清朝康熙末年,戴名世著《南山集》,里面有“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的诗句,被朝廷以为是对他们的讽刺,以谋逆之罪,判除戴名世死刑,并广为株连,大造文字狱,受此案牵连的人数达几百人,此一举动不仅残暴,而且愚蠢,结果是思想被钳制,文化被摧残,民族的创造性被遏杀,结果使清王朝经过短暂康乾盛世之后迅速走向衰落。虽然在道光以后对文化的控制大为松动,但难挽颓势,所谓的天朝大国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陈卫先生对于如此判决,早有预料,“我求仁得仁,无怨无悔”,他认为他的徒刑会比刘贤斌少1年,显得十分从容与淡定,这样的气魄与胸怀,这种源于信仰的大无畏精神,足以令当局惊愕与胆寒。

遂宁司法当局愚蠢地认为,法庭的威势和漫长的徒刑可以使陈卫屈服,同时给其他的异议人士以警示,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也使自己拥有了向主子邀功请赏的资本。殊不知,如此拙劣之举不仅不能挫败陈卫先生的斗志,反而更加坚定了他与专制制度抗争到底的意志和决心,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为他增添了耀眼的光辉,同时在中国恶劣的人权记录上添上一笔,使得中国政府蒙上了抹不掉的耻辱。

对陈卫的重判也表明他们对自己已经失去信心,因为对于不同意见,他们已经没有充分的理由和能力去说服、去辩解,只能采取恐怖手段。对于庭审过程也不准录音、录像、不准媒体报导,这充分说明他们做贼心虚。

佛教讲因果报应,基督教宣扬“最后的审判”,普通百姓说:“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朴素的道理都是促使人心向善,少作恶,但是那些不学无术的法官和警察们却对此不能理解,虽然他们的恶行已经违背了天道与人伦,但他们却浑然不觉。是对他们发出诅咒的时候了,我要在上帝的法庭上提出控告,控告那些对陈卫和刘贤斌处以重刑的主使者,让他们到上帝的审判台前,接受正义的惩罚,我坚信,我的诅咒一定会应验。因为,萨达姆、卡扎菲、金正日都是在他们位高权重,飞黄腾达之时走进地狱的,证明作恶者必遭天遣。

我与陈卫先生素未谋面,只是有过几次电话交流,如今他被判除9年重刑,我无法保持沉默,上帝赋予我敬佩的权力称之为英雄,他的勇气、他的精神、他对民主大业的执着追求,都使他具有了巨大的感召力,他发出了时代的强音,在他身后,一定会有更多的志士仁人参加到维权抗暴、创建民主事业的行列中来,他的行动震憾了执政当局,也使中国的民众看到了希望,他与刘贤斌同样是中国的脊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