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以“新三民主义”改造中国

时间进入2012年,大家普遍感觉到,中国社会矛盾的积聚已经接近临界点了,各种群体性事件的连续发生,网路上表现出的人民的普遍不满,都已经给中国的未来提出新的目标,那就是一定要进行新的改革。

长期以来,我们都呼吁国内外的有识之士不能把新的改革停留在口号上和情绪性的宣洩上,而是应当提出关于改革的具体的,具有建设性和可行性的政策建议,以利于社会各界进行讨论,尽快凝聚出民间的共识。作为抛砖引玉,我在此提出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以“新三民主义”改造中国。

所谓“新三民主义”,就是:通过土地改革归还农民土地;通过增加国有企业税收和压缩国家行政开支建立国民福利基金,以确保人民可以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通过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和选举这三大政治工程保证每个人作为公民的政治权利。概括起来,就是“还地与农民,还利与人民,还权与公民”。

大家知道,中国的问题,根本还是农村的问题。而今天存在的严重的农村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农村土地产权不明确导致的。正是因为农村土地的产权现在仍由国家控制,才导致了乌坎村事件这样因为基层官员滥权图利导致的纠纷。解决农村的稳定问题,解放农民的生产力,就要在农村地区进行“第二次土地改革”,把土地真正地还给农民。

今天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问题,就是发展模式,还是依靠投资拉动,而不能依赖社会的内需维持成长。症结之一,就是整个社会的福利制度建立不起来,人民在承担住房,医疗,教育和保险四座大山的同时不可能有能力进行消费,换句话说,三十多年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增长的成果,人民没有能够按照比例原则充分分享到。今天的中国,国有企业每年纯利两万亿元,但是上缴给国家的利润只有440亿元,仅仅占全部利润的2.2%。每年的公款吃喝,买车和旅游的费用高达数千亿元。仅仅这两部分资源,如果能够经由提高国企利润上缴比例和压缩行政开支的办法重新分配,足以解决建设福利国家所需的基本经费。

最后,在中国,经济的问题,归根结底是政治的问题。人民普遍不满的腐败问题,实际上是政治权力过分集中在一个政治利益集团手中的结果。解铃还须繫铃人,解决社会矛盾,必须进行政治改革,这已经不仅是民间的呼声,连中共高层也不断有类似的呼吁。我们认为,开放报禁,让人民通过舆论监督制衡利益集团可以有效克服改革阻力;通过体制改革让司法系统能够真正独立,可以纾解部分社会矛盾,并抑制地方政府的滥权行为;通过逐步推展的普选让社会的政治能量能够在有序的范围内激活,这些都是有利于中国的稳定和平转型的。

当然,以上意见只是非常初步的看法,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站出来,以一个公民的立场对于国家发展的未来方向提出具体的主张来。

(自由亚洲电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