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柯:薄熙来十八大的去留将是党内争斗的焦点

王立军进入领事馆一事,引来党内争斗的公开化和网络猜测铺天盖地的评议。美国领事馆拒绝了对王立军的保护,是美国政府征询了中国政府高层所做出的决定,美国政府说不定在立军事件的第一时间向正在美国访问的习近平作了通报,美国政府针对有利于哪一方权衡利弊后,于是美国政府作出了拒绝王立军的决定。王立军事件的蒸发,纷纷猜测薄熙来的去留,中央政府采取对两个“模式”进行“双压”来进行和谐。但在这次人大会议上两个“模式”代表人物通过记者会表达了自己要说的话。

广东代表团举行全团会议并向媒体开放。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与广东省长朱小丹在会上均就“改革”问题发表看法。汪洋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在广东充分发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局面已经形成,多种所有制实际上就是有不同的利益取向,现在最需要解决的也是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对执政党和政府机关的影响,在解决利益格局影响改革的问题上,首先是要从执政的党和人民政府头上开刀,只要各级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真正是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而不是代表那些小部分人的利益,那么我们的改革就会往前迈出最关键的步伐。

被问及乌坎事件时,汪洋表示,乌坎的民主选举是按照村民委员会的《组织法》和《广东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进行的,没有任何创新,只是落实过程非常扎实,让这个村子对过去选举中走过场的现象做了纠正。

广东省省长朱小丹称改革“要拿出革自己命的勇气,真正使政府职能归位,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完善广东市场经济体系。” 朱小丹表示,现在政府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这一轮改革就要解决这一问题,真正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改革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阻力,但不改革是最大的危机。革命革到自己的头上对政府是个考验,我们是真改革还是假改革,是口头上说改革还是实际上去促改革,这是一次很大的考验。

两个“模式”从表面上来看,“广东模式”在会场内外占了上优势,但改革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重庆模式”在会议间重庆团迟迟未向媒体开放,并不断引来热议。

“重庆模式”的代表人物薄熙来在这次人大会议上成为人们跟踪的目标。3月9日,薄熙来在重庆厅直接面对部份媒体记者,重庆代表团临时通知召开中外记者会。但只有部分媒体记者被允许进入,数百名中外记者被拒之门外,造成场面混乱。市委书记薄熙来回答记者提问时,首次谈到王立军,称自己〝用人不察〞,但仍坚持〝打黑是必要的〞。有关王立军的问题,他按照一份提前准备好的稿件说,〝他个人很痛心,用人不察〞。薄熙来称重庆在“打黑”是有政法委协调的,工作中涉及重大案件要上报上级,暗示是得到上层的支持,薄熙来在此公开搬出政法委向中央示威。针对薄熙来的记者会,官媒没有进行报道,说明中央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按胡的个性他是想混过去,任期平安过渡交接,想把此事拖到下一任去解决,但事与愿违,薄熙来嘴上说〝不考虑十八大问题,迎接十八大,重庆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众所周知薄熙来是个野心勃勃、杀气腾腾的人,还说失察、很痛心,实际上薄熙来痛心的是没及时把王立军干掉。

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也并不是他薄熙来创造的,是来源于毛泽东的镇反思想。薄熙来以打黑的名义,把自己对立派的社会基础打掉,以此来确立他在重庆的执政地位。把妨碍自己向上爬的王立军干掉,也是采用毛泽东思想屡次干掉身边的人类同。正是胡锦涛平稳过渡、不思进取变革,助长了薄熙来文革思想的回潮,近十年中国的一些利益集团的势力趁机扩张到使整个体系失去平衡的地步。

胡温已无法回避薄熙来的咄咄逼人篡党夺权的欲望架势,大家表面上似乎表了决心,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但胡锦涛仍表现出无所作为的一面。九常委现都是在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都在寻找各自支持的对象,各地方各派系也都谨慎观风向,待价而沽。胡也是孤掌难鸣,温也亮出胡锦涛军委主席的王牌,一方面向各地方各派系显示“党指挥枪”,另一方面寻求各地方各派系给个面子让胡温体面地卸任。然而,各地方各派系头面人物在两会间纷纷出来亮相凑热闹,都在各自的位置上发了言,打了擦边球。

胡锦涛面对诡计多端、善于变脸的薄熙来,胡锦涛显得瞻前顾后,优柔寡断。温也看出胡的势单力薄,不失时机地提出“党指挥枪”。薄在地方势力上毕竟是数一数二的加上薄的利益链,以及薄的同盟军,胡锦涛因而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轻易动用“自下而上”的倒逼力量。
如果胡温退让,就会使得薄熙来入常得逞,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就是为了这一天 。薄熙来入常形成薄与习的搭配,乃是个悲剧,薄与习有着天然的隔阂,这一天然的隔阂就是文革。胡温如何处置薄熙来,薄熙来十八大是去是留拭目以待。留着薄熙来,胡温卸任后心理也不踏实。

2012-3-1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