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玉:要以法治渝、以法治薄

选网上徐达内写的《媒体札记:北京、重庆48小时》一文,开章明义道:“对沉迷于帝王将相电视剧的中国亿万城乡父老来说,2012年3月14日下午13时45分之后两天里发生的一切,完全可以用‘宫廷政变’来概括。当今中国最有权势的25人之一(甚至早有言之凿凿的传闻称其将在半年后进入前十之列)--薄熙来,在一场由其下属、前重庆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叛国’而引发的蝴蝶风暴中,未能全身而退,功亏一篑地倒在了进军政治高峰的最后台阶上。”把薄熙来的下台称为“宫廷政变”,似乎未必不当。

我们重读温家宝回答记者的讲话:他说:“王立军事件发生以后,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国际社会也十分关注。我可以告诉大家,中央高度重视,立即责成有关部门进行专门调查。目前调查已经取得进展,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严格依法办理。调查和处理的结果一定会给人民以回答,并且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因此我在《令人叵测的十九个小时》一文中认为:根据温相的这个回答“我们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严格依法办理”,显然是触及到法律刑律问题了,就是说已经不是党内斗争的问题。既然薄熙来参加了两会,估计公布“调查和处理的结果”,显然不是现在,而是以后,最晚要到18大前。这个要“处理”的人,是薄熙来,还是王立军,或者两人兼而有之,要“且听下回分解”。

这就是说,处理薄王的问题,要走法律程序,就是说要以法治渝,以法治薄。

可是十九个小时之后,发布的新闻是“新华社北京3月15日电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张德江同志兼任重庆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于是我们要问:第一,这个“日前”是“哪一日”?第二,作出“中共中央”决定的是指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会,还是政治局常委会?

往前推几天,高 瑜说,政协的首场新闻发布会,赵启正答复路透社记者有关王立军事件的提问:“王立军目前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调查工作也取得了进展。他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他已经请假不出席这次会议。”

人大代表“请假”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真是闻所未闻的新鲜事。人代会还没开,怎么政协发言人就公布了?王立军是接受什么样的调查?哪个部门的调查,这种调查和“双规”有何不同?有无人身自由?调查工作取得哪些进展?人大是如何进行批准手续的?这些才是大会应该向媒体公布的问题。赵启正反而指责媒体“拼图”,则是倒打一耙。

赵启正迫不及待抢答人大发言人才该回答的问题,正好说明高层正面临处理王立军的困境。有说,对王立军事件之所以没有封微博,也是为了试探对各种解决方式的舆论反应。显然易见王立军事件已经引发了十八大权力的又一轮争斗,派系角力正处于胶着状态,因此王立军事件给说法,要拖过两会。还要拖到何时,成了未知数。

赵启正明确肯定了重庆经验,他说:“如果有兴趣,在全国人大开幕的时候,可以采访薄熙来。”这句话倒可以看出高层处理王立军,已经划出了政治底线。(引自高 瑜《胡温收官之年政治仍无协商》)假若薄熙来也是被“宫廷政变”下台,那么,他赴京参加两会岂不是去赴一场“鸿门宴”?

历史的教训值得引以为戒。四人帮的逮捕,华国锋的下台,胡耀邦的下台,赵紫阳的下台,都留下了一个“程序”问题,就是以什么形式、通过什么方式付诸表决的。于是历史就以“宫廷政变”之类的说词表述,造成了历史“合法性”危机。

处理薄熙来问题的第一步是“薄熙来同志不再兼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这不是正常情况下的人事变动,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变动,此时既无外敌纷扰,又无国内动荡,举国举民都在昂首翘望,不只是叫几个人上台下台的问题,因此不能如此“含糊其辞”的向全国人民、向世界舆论报告。

处理薄王问题,按照温家宝的承诺,自然要举行公开的,或半公开的,或秘密的独立司法审理,本人可以自辩,律师可以代辩,最后“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则”,作出判决。因此公开透明地说明做出“决定”的过程,使全党全军全国都了然于心,是举国举世的共同期盼。这就达到温总理的许诺:“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

附带说一下,公审四人帮和林彪反党集团,一方面说明当时的党中央理直气壮,敢于面对如此的大案,但另一方面也存在许多漏洞和遗憾,不能“经受住法律和历史的检验。”假若现在的或十八大选出的党中央能够公审薄王,对于推动中国走上健康的符合世界潮流的法治之路,真是功德无量,那么他们将因此而青史留名。

陈有西大律师说:“当年我们要求王立军要用法律公正的渠道对待我们的律师,保障律师的辩护权。现在他出事了,也希望司法机关公正对待他,这才是理性的法律人的思考。现在这个人在哪里不知道,哪个机关负责调查也不知道;家属不知情,律师不让见,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家说恶有恶报,我觉得这不是正常的报,不应该这样报。我跟一些律师讲过,不管他曾经是什么人,现在他是一个弱者,就该按照法律的秩序来解决。……我们所建立的不是跟谁为敌,我们想建立一种严谨的、理性的法律秩序,这是我们法律人所要遵循的。”(《法律人应理性对待王立军》)

总之,依法解决重庆问题、薄王问题,严格法律程序,应该成为中国实现宪政民主转型的一个样板。

(2012-3-17)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