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 :又逢一年“两会”时

一年一度的“两会”结束了,虽然其形式上因循旧制,但内容和氛围却有些变化,在这变与不变之间,已对中国民众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最明显的变化是,今年两会期间,维稳的力度在加大,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人员都受到了严密监控,他们或被拘留、被软禁,或被喝茶、被旅游,北京的安保措施也比以前严格的多,所有的进京车辆要经过严格的安检,北京的街头不仅有大批巡逻的警察和武警,而且游动着大批的“红袖章”,以防止在京访民制造事端。笔者本人就在抵京的当天被山西的国保警察强制带回。在各个火车站,除了实行购票实名制外,在进站口对每一位旅客及行李都要进行严格的安检,那些安检人员对旅客身体上下乱摸,纯粹是对人格的侵犯与侮辱,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生在这样的一个国度呢?特别是针对各地进京的访民,政府动用了大量的截访人员围追堵截。对于访民们而言,虽然他们自身的问题得不到解决,但是他们互相帮助,互相鼓励,从而得到一些安慰。访民队伍的不断扩大,证明当局的执政能力与纠错能力正在迅速下滑。

王立军出逃为此次的两会放了一个巨大的炮杖,上演了一出红歌下的黑色幽默,所引发的中共剧烈内斗已经延伸到了两会,虽然当局对事情的真相极力隐瞒,但是,权斗的迹象已经显现。

在现存体制下,像王立军与薄熙来那样由亲密无间一夜之间反目成仇的事实并不奇怪,古代的帝王暂且不论,毛泽东与他的亲密战友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的关系与今天的王与薄不是同样的结果吗?暴君斯大林更是将众多的亲密朋友清洗出局,薄熙来在重庆俨然帝王一般,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像王立军那样为虎作伥的人必然落得可悲的下场。他的结局充分证明了极权体制的阴险与残酷。

据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统计,今年出席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中70%是各级党政官员,剩下的30%,大半为大型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有人戏称两会为官商勾结大会一点也不为过。不过来自农民的代表也有,申纪兰便是,而且她已经连续担任了从建国以来到目前的全部十一届人大代表,不过这位国宝级的人大代表宣称她从不与选民交流,也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正是由于申纪兰这样的政治玩偶的滥竽充数,才使得三峡大坝那样劳民伤财,遗害千古的政绩工程在人大表决中获得通过。自从三峡大坝建成后,中国已经爆发了多起百年不遇的自然灾害:汶川地震、南方雪灾、湖北大旱、云南大旱等,所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庞大的坝体不仅破坏了地质结构,而且阻挡了水汽的流通,破坏了生态平衡,中国属大陆性季风气候,由于三峡大坝阻挡了由西南季风带来的印度洋水汽,造成了去年的湖北、江西大旱,鄱阳湖水面缩小了四分之三,又由于大坝对来自东海水汽的阻隔,造成了今年的云南大旱。水电专家出身的李鹏不应该对此不懂。但是,由于他的利欲熏心与好大喜功,力促人大批准了三峡工程计划。因为水电王国是他的家族企业。长江三峡险峻、奇伟,是大自然赐予中华民族的神迹,作家刘白羽在他的散文中有过详细的描述,现如今,这一切已不复存在。

《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是今年两会的重点议题。当局及御用文人对此大加赞赏,称其有了巨大的进步,主要体现在,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新刑诉法,还有对于死刑复核,证据的交叉验证和排除,通过刑讯逼供获得的证据不被采信等等。表面上确有进步。但是对于何为人权,如何保障人权并没有具体规定,中国的现行《宪法》中规定有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的条款,但是因为持不同政见,发表不同言论而被判重刑的大有人在,宪法尚且被视为儿戏,《刑诉法》的空洞条款又有何用?

新的《刑诉法》还规定了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不断扩大打击范围的第73条款,使秘密失踪合法化,扩大了警察权力,对于涉嫌“颠覆政权”的人可以秘密拘捕、不留痕迹,这比黑社会绑票更可恶、更恐怖。由此可见,所谓的进步不过是对中国民众的又一次大忽悠而已。

一个号称法治的国家将治国安邦的法律框架置于恐怖的基础之上,将希望寄托于荒谬之中,其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

又一届两会结束了,维稳工作人员可以长舒一口气,他们紧张而繁重的工作得到减轻。被维稳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上访冤民们可以获得短暂而有限的自由。这样看来,每年的两会就成了高官富商的盛宴、底层民众的梦魇。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