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左派也要革命了

薄熙来倒台给新老左派造成巨大震撼。

北大教授孔庆东在电视上将薄熙来被免职一事称作“反革命政变”;一位名叫黎阳的评论家发表文章“丢掉幻想,准备革命”;在海内外几家左派网站上,呼唤革命的帖子不少,支持的跟帖更多——此前,早有一些右派鼓吹革命,如今,左派也要革命了。

阅读左派鼓吹革命的文章,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这一次,左派没有再说“再来一次文革”了。看来,左派终于意识到,所谓文革,尽管号称是为了解决“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的问题,但其实,除非中央没出修正主义,除非中央牢牢地掌握在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手里,否则文革根本就搞不起来。以前左派们希望再来一次文革,实际上是希望薄熙来一类人物荣登大位,然后领导人民再来一次文革;现在薄熙来倒台了,文革梦也就破碎了。

现在,左派号召革命,是号召人民“自己救自己”,“从头革命”,“逼上梁山”(重上井冈山)。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看不出有多少可行性和真要干的样子。左派革命家也是口头革命派。

阅读左派鼓吹革命的文章,我们还发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主张革命的右派,不论他们彼此之间在其他问题上有多少分歧,在革命的目标上则是高度一致的。右派认为,革命的目的是结束一党专制,建立自由民主制度。主张革命的左派则不然。左派革命家最大的问题是,他们说不清他们革命的目的是什么,他们说不清他们打算建立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制度。

不少鼓吹革命的左派毫不讳言他们对毛时代的向往,渴望恢复毛时代。然而从毛时代到今天,中国社会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在政治制度上却基本没变。事实上,左派革命家并没有改变现行政治制度的愿望,他们只是想改变人,改变掌权者,让薄熙来这种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取代如今在台上的那些修正主义者资本主义者,重新恢复革命路线。但问题是,伟大领袖如毛泽东,尚且没有办法让他的革命路线在他之后继续下去,人一死,天就变;那么,就算现在把薄熙来送上权力宝座,接下来又怎样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呢?于是,有些左派把目光转向北朝鲜,干脆说,像金氏那样让最高权力世袭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不过,肯附和这种主张的人太少了。可以想象的是,在薄熙来事件的冲击下,左派陷入空前的迷茫,在思想上已经破产。

这就触及到这一类中国左派的最大问题。他们自称代表工农大众,可是他们比任何人都更瞧不起工农大众。因为他们狂热地反对自由民主,敌视普适价值,硬说自由民主这套普适价值只是有利于资产阶级,有利于上层精英,而绝对地不利于工农大众。在他们看来,工农大众根本不配享有自由民主,工农大众命中注定只能“被代表”,被伟大领袖代表。如果中国实行了自由民主,工农大众也有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有了一人一票,那么,工农大众就必然会被资产阶级被上层精英牵着鼻子走,被资产阶级被上层精英所支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永世不得翻身(?!)——这些左派的思维逻辑实在是荒谬得不可理喻,愚不可及。

上面我谈到了中国的左派。严格说来,这种称呼并不准确。中国的所谓左派,如同中国的所谓右派,原本就不是一个整体。粗略地讲,左派有专制左派与自由左派之分,右派也有专制右派与自由右派之分。专制左派既反对经济自由主义,也反对政治自由主义;自由左派,如杨帆言,只反对经济自由主义但不反对(或认同)政治自由主义。专制右派主张经济自由主义但反对政治自由主义,自由右派既主张经济自由主义又主张政治自由主义。显而易见,我上面批评的只是专制左派,也就是通常说的毛派。

五年前,我曾经撰文论述毛派的尴尬。我在文章里提出,“毛派的前景无非两种可能:要么,它继续反自由反民主,这样,它在政治上的地位只会日趋边缘化;要么,它转而支持自由民主,这便意味着毛派将不再是毛派而变成社会民主主义派或民主社会主义派。一直有人断言,在今后的中国,毛派将成为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但是依我看,这一断言是没有根据的”。我以为,薄熙来倒台对毛派的沉重打击以及由此引出的大分化,已经证明了我的上述判断。

(中国人权双周刊)
5